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18章 要想人不知

“你不是跑步去了吗?这刚几分钟,你不会是跑到银锭桥吃完早饭就回来了吧?那还不如不跑呢,根本达不到目的,光长饭量了。”现在洪涛已经不太怕被孙丽丽看到了,当然了,能不看见更好。
“等她睡醒了你再去问,是不是有事儿还得由她和你说,我不能乱说。对了,我问你,她以前除了喝酒之外,也会去抽那玩意吗?”洪涛干脆搂着孙丽丽把她拖到了院子里,又爆了一个料。
“你知道我要娶她,还来勾引我,这也太狠了吧,我得罪你了?”听了张媛媛的话,洪涛觉得有个逻辑上的问题。
“去我哪儿坐会儿吧,你总不能光着上身回去吧?来,别怕,她又不吃人……”按照洪涛的意思,把张媛媛送到院子里就成了,自己这个模样要是让孙丽丽看见,啥都不用说她就会猜到。可是张媛媛非拉着自己不撒手,还邀请自己进屋,难道她折腾了半宿还不满足!
“……估计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被踢出娱乐城了。原本说是拿钱让我创业,后来又说先算入股,现在干脆改成股份制了。我算了算,手里的股份只有百分之十五不到。合算我累死累活的把买卖干火了,他们直接来捡现成的,给我几个钱打发我滚蛋。活该啊,每次伤我、害我的都是男人,我居然还相信男人,你说我是不是活该!”
“你真打算去地下室自杀?”搂就搂吧,拍拍也无妨,如果真能救人一命和_图_书,就算让自己累死在她床上也得做啊,总不能看着她去上吊吧。可问题是她到底是不是有这个打算,光听说和看表情真分辨不出来,这个女人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了,各种风格之间可以无缝切换。
“饶命……我是自己人,百分百站在你这边,你不能当螳螂啊,交配完了就吃我!”张媛媛一激动,洪涛也得跟着义愤填膺,因为自己的命根子还被她攥着呢,现在已经感觉到指甲的尖利程度了。
孙丽丽好像确实不在家,一回到张媛媛的屋里,她直接把拖鞋一踢,圆领衫一脱,连身上的土都不掸,就扑到了床上。这还不算完,还得让洪涛躺她边上,搂着她一起睡,不光得搂着,还得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拍后背。
“你说现在外面的人会不会看到咱俩?”几分钟之后,洪涛和张媛媛从地下室的楼梯走了上去,蹑手蹑脚的进了门脸房。这时太阳已经出来了,正好斜着照到了门脸房的大玻璃上,站在里面往外看,就好像整座房子都是透明的一样。
“你说我是母螳螂!还交配,真难听……不过刚才你确实像牲口,嘻嘻嘻……放心,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忘了这件事儿吧,以后我也不会骚扰你。谢谢你,你救了我一命。下来的时候我本来是想看看这里能不能上吊的,我不会水,怕淹死太难受,没想到你还在这里。刚才我很享受,你让我感觉到活hetushu•com着也还不错,所以我不想死了。走吧,丽丽估计已经出门了。”
“嘘……她刚睡着,昨天下班你没和她一起回来?”洪涛赶紧用身体挡住了孙丽丽,看见自己没事儿,但不能看张媛媛现在的模样。
两秒钟之前还在咬牙切齿的张媛媛听了洪涛的解释,忽然又乐了。笑了没几声马上又停了,把脸贴在洪涛胸口上,抚摸着他的后背,喃喃自语起来。说的内容很吓人,但口气很轻松。还没等洪涛反应过来,她又一把推开了洪涛的身体,率先打开门走了出去。
“再不勾引就没机会了,现在你还算单身,难道非让我以后去勾引有妇之夫?”张媛媛的回答好像也挺有逻辑的。
“你等等,我去给你拿件衣服……”洪涛反倒被她看得不自然了,赶紧把自己的短裤套上,然后拿起那团衣服看了看,确实没法穿了。
“我回家吃去,对了,这件事儿别去我家瞎嚷嚷啊,金月知道了也于事无补!”海鲜粥很想喝,但孙丽丽的问题很不想回答,洪涛决定还是去喝金月的面条汤比较合适。
“我熬了海鲜粥,你先吃点吧。对了,她怎么会和你在一起,你们在哪儿待了半宿?你身上这些土是哪儿来的?”孙丽丽也看出洪涛的精神有点萎靡,刚想关心关心,又发现了异常,还想接着问。
“我说你牲口你还不乐意,看看,衣服都扯成这样了,让我怎么出去!”就www.hetushu.com在洪涛还处于蒙圈状态时,刚出门的张媛媛又把一团东西扔到了洪涛脸上,气哼哼的叉着腰站在那里,全身上下除了拖鞋之外啥都没有,却挺胸抬头的像是平时穿着套装的样子。
“螳螂交配完了会互相吃掉?”张媛媛估计还没少抽,精神上都有点错乱了,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
“你冲我喊也没用,我没当过哈巴狗、也没摘过月亮、更没哭穷。她半宿没睡,情绪很低落,先别打搅,让她睡会儿你再去问。我比她还惨,我是一天一宿没睡觉了,现在能允许我这个倒霉的男人先去吃早饭不?”激情过去了、担心也没了,倦意立马就袭了上来。一想起今天还得给那些电脑做系统,洪涛浑身都有要散架的感觉。
“姓王的准又欺负她了!这个王八蛋,让他拿钱的时候就推三阻四,现在生意好了立刻就凑过来肯定没憋好屁。你说你们男人怎么都这么不是东西啊!追的时候和哈巴狗一样,要星星不给月亮,过两年玩腻了连借点钱都哭穷。合算我们女人就活该倒霉是吗!”
“你管呢!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会在张姐屋里?”孙丽丽没吃洪涛这一套,不光问,还要推门。
“你不光喝酒,是不是还抽了?遇到什么难事儿了让你如此失态,你不是一直不愿意有人在娱乐城里弄这个东西嘛。”和张媛媛在这方面讲理是徒劳的,也怪自己意志不坚定,人家一勾引你就上啊http://www•hetushu•com
西边的小院布局和洪涛家差不多,也是五间北房、二间西房,二间东房,其中一间改成了门洞和影壁。但院子里就不是草地了,而是用方砖铺设的地面,只在中间有两米见方的一块土地,里面种着几颗葡萄藤,已经把葡萄架爬满了,架子下面还有一个圆形的石桌和四个石鼓。
“没有啊,她那位王总来了,说是要谈正经事儿,我就去和别人吃夜宵了,回来的时候她屋子里黑着灯,我以为她先到家了呢。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孙丽丽让洪涛问愣了,又要去推门。
“怎么样,没你想象的那么乱吧?你还得帮我一个忙,来,躺下……躺吧,脏了丽丽会洗,不脏她也整天洗。对了,改天你去帮她买个你家那样带烘干的洗衣机,我们转了好几个商店居然没找到。你等我睡着了再走,我怕突然一个人又会瞎想。我说你是木头的啊,拍拍我,我睡不着你就走不了!”
张媛媛和孙丽丽都住在北屋,西面两间是张媛媛的,东面两间是孙丽丽的,中间是门厅加客厅。想进入卧室,必须得穿过门厅,但孙丽丽到底出没出去跑步谁也不确定,她的屋子拉着窗帘,看不到里面。
迟疑了片刻,张媛媛还是把让她如此疯狂的原因说了出来,也没指望洪涛能帮忙,这件事儿恐怕没人能帮得了她,只是为了说出来让心里舒服舒服。不过说到后面,她的情绪又上来了,不光咬牙切齿,手上还有动www.hetushu.com作。
“不是互相,是母螳螂吃掉公螳螂,为了补充营养繁育后代。我从小就吃素,没啥营养,你要吃也得找个肉乎点的。”洪涛真不敢再刺激她了,只能尽量打岔,分散她的注意力。
“哎呦我的姑奶奶啊,知道外面能看见,您就别往窗户跟前凑了。”即便是贴了膜的玻璃,在如此强烈的阳光照射下也不可能完全隔绝外面的视线,要是站的太近还是会被看到的。张媛媛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坏了,只穿了一件洪涛的圆领衫,露着大半个肩膀还故意站到了窗户前面。
“刚才有,现在没了!嘘,别说话,困死了……再拍拍,别停!”张媛媛回答得很轻松,就像在说去不去逛街一样。
“你干嘛呢!”刚把屋门关上,身后就传来了孙丽丽的质问。
可是是真折腾累了,不一会儿张媛媛就开始了有节奏的呼吸,洪涛没敢立刻走,生怕把她再弄醒。强忍着自己也不住打架的眼皮,又拍了几分钟,确定她真的睡着了,这才慢慢抽出胳膊,拿起毛巾被给她盖上,再拿起自己的圆领衫穿上,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哎哎哎,你等等我,我也去你家吃早饭,等我端着粥……”什么叫八卦精神?这就是,你不告诉我我就跟着你!
看来孙丽丽还真是了解张媛媛,洪涛只透露了这么一个信息,她居然就能把整件事儿猜得八九不离十。可惜她越明白洪涛越倒霉,现在没别人在场,洪涛不得不充当起了所有男人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