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25章 麻烦不断

“哎哎哎……胡叔,您先慢着,听我说一句!我今天真的是买卖新开业,我开了一个电脑公司,那些哥们是我叫来捧场的。老几位,咱可不能昧着良心乱讲话,您们说说,今天他们干啥不该干的没有?没有吧,难道说坐一起玩玩游戏也不成?这也犯法犯规啦!”洪涛可不想自己手腕子上挨一下砸,那滋味不好受,而且砸了还是白砸。赶紧一翻腕子抓住了胡警官的手腕,不让他把手铐砸上。
“你这儿都聚众了,还想干啥?你是打算重出江湖一统江山啊,还是打算振臂一呼群情激昂啊?这次又是打算和谁干?你想干什么我管不了,但别在我管片里搞事儿啊,有本事你去王府井聚会去,我保证给你鼓掌!”胡警官没让洪涛纳闷的表情唬住,这个小子太能装了。地下室里那些人自己大部分都见过,没一个是省油的灯。据说还有不少以前的老混子和洪涛吃饭去了,要是这么算的话,附近十几个混子团伙基本都凑齐了,这尼玛就太可恨了。
别看洪涛说的很不要脸,但这群人还就吃这套。说什么的都有,但就是没有再举着烟冒的了,实在想抽的都上楼了,剩下的把烟头一踩,接着和电脑较劲儿,眼珠子都是红的。别说不让抽烟了,今天就算不吃饭也得接着干,打架不怵你,打游戏咱也得压你一头,这事关自己的脸面!
“让你说跑了……别太急,慢慢来,不是谁都和你hetushu.com一样没皮没脸。你去忙吧,我们俩帮你当说客去,这也该吃午饭了。”张媛媛冲楼上努了努嘴,很有经验的指出了洪涛的失误之处。
为啥这么做呢,很简单,维稳。这些人不犯法不犯罪,直接抓起来影响不好。但他们又是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每个人都对社会有很大仇视,所以还不能放任不管。京城里可容不得出事儿,一旦在关键时刻失控,那就是很大的政治事件。所以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想出了这么一个招儿,只需要花点小钱,就能把这些不稳定因素扼杀在摇篮里,太值了。
“胡叔,看您说的,开买卖还得去派出所报备啊!我又不开特行。不信您下去看,我的执照都申请下来了,工商局发的,还有税务登记证呢。注册资金几十万,白纸黑字大红章,这我还能作假!”
“张姐说的对,要是这么乱哄哄的,我来了肯定不玩,坐一会都难受。”这次金月也没再向着洪涛,她本来就不喜欢闻烟的味道,洪涛抽还能忍,这么多人一起抽,她都快熏吐了。
“哎,我未婚妻呢?”禁烟行动胜利完成,洪涛一回头,刚想向金月表表功,可惜人没了,只有张媛媛和孙丽丽还站在原地。
“你开电脑公司!我怎么不知道?”胡警官觉得洪涛说的好像不是假话,但又不能确定,房子上是挂着一个电脑屋的牌子,可这玩意啥也说明m.hetushu.com不了。这小子鬼主意最多,他要想糊弄谁,一准儿弄得和真的一样,自己也不是没吃过他的亏。
“嘿嘿嘿……张总出马肯定一个顶俩……孙娘娘一个顶三!午饭你们自己吃吧,我去外面喝点。几年不见的老哥们了,喝一顿少一顿。”张媛媛说的很对,洪涛也觉得自己确实也有点急了。好在还不严重,有张媛媛和孙丽丽在,金月就不会和自己真闹别扭的。
“洪小二,你这样可不成,抽烟没关系,但也得稍微注意点。你看我脚上,都快成烟灰缸了。而且他们这么大呼小叫的,正经人来了谁能坐得住,难道你以后光接待他们了?”张媛媛轻易不提什么要求,但这次她很生气,游戏玩不痛快不说,脚上和拖鞋上还都弄脏了。
“嘿!你是喝美了啊,大热天的折腾我一趟!得,今儿你得给我一个说法,到底想干嘛?刚老实两年你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马上就要到十一了,要不我给你弄趟免费旅游!”洪涛走过来的时候,旁边的几位老街坊就开始往后退,他话还没说完,胡警官的手就抓住了他的胳膊,表情很严肃,说话也很不客气,还有些威胁的意思。
“什么意思?我干嘛了?什么就免费旅游啊!”听到免费旅游这个词儿,洪涛的酒立马就醒了一半儿。这玩意可不是啥好事儿,谁上了免费旅游的名单谁就等着倒霉吧。
“胡叔,今天您值班?正好,和图书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您侄子我开了个小买卖,是不是该给我包个红包啊……”两个警察洪涛都认识,其中一个就是这里的片儿警胡警官。也没想他来这里干嘛,洪涛直接凑了过去,嘴里说着便宜话。
具体的说就是每个派出所都有一个名单,上面的名字都是管界里那些既不犯法但又很不老实的居民。每到逢年过节或者有重大活动的时候,这些人就会被派出所用强制手段请去外地旅游。随便找个景区,把你往旅馆里一扔,有专人陪着,吃喝玩都包,但就是不许回京。
这顿酒一直喝到了下午四点多,如果没有费林和唐晶帮自己挡着,今天估计就得被抬回来。好不容易把这些来捧场的人送走,晃晃悠悠的往回走,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一辆警用三轮摩托停在路边,两个警察正在和几个街坊邻居说着什么。
啥叫免费旅游呢?其实说是旅游,但并不是自愿的,而是政府强制。免费倒是真的,不要钱,还管吃管住。
“嗨,我说你别就这么说啊,多得罪人。规矩要慢慢立,明天你在墙上贴上点告示,然后在楼梯间里给他们弄个抽烟的地方,再说不迟!”一看洪涛立马就要去禁烟,孙丽丽一把拉住了他,提出了另一个建议。
“嫂子,恭喜啊!”
“嘿嘿嘿……胡叔,消消气,您老误会啦!我说各位,我不招你们你们这是要往死里黑我啊?咱们街里街坊的有什么事儿不能和-图-书直接和我说,用得着麻烦胡警官大热天跑一趟嘛?你们说这大饭点儿的,晚上在你们谁家吃啊!”洪涛听明白了,自己招来这些混子捧场,结果把街坊邻居吓到了。人家不敢或者是找不到自己,政治觉悟比较高的估计就报了警。胡警官也是犯了经验主义错误,一看下面那些人,就认为自己要犯老毛病。
这玩意确实好玩,里面的小人做的和真的一样,以前玩的街机和这个一比,简直就是垃圾。人和电脑打赢了不算本事,人和人隔着电脑对战才有意思。赢了的就和追着别人砍了一条街那样痛快、涨脸;输了的就和让人揍了一顿似的那么窝心、憋气。反正不管输赢,这场战争还得继续下去!
“没错!确实不能抽了,我立马就让他们掐了!”要光是张媛媛说说,洪涛还得考虑考虑,可是金月也提出了强烈抗议,这就必须重视,必须有行动!从小就疼她,不许别人欺负,现在都把她当媳妇了,虽然还没挑明,但自己媳妇肯定不能让外人欺负,这件事儿没商量!
“掐了!掐了!你他妈打仗和屎一样,连累我一起倒霉,还有脸抽烟呢!换人,我不和丫挺的一头了!”
“你别来这一套啊,怎么着,还想打击报复啊!走吧,和我走一趟,今天这个事儿你是没跑了,管所知道了也饶不了你!”胡警官一看洪涛还这么嚣张,更生气了,从腰带上拿出铐子就要往洪涛手腕子上砸。
洪涛很想嘲笑一hetushu.com下这位太自以为是的老警察,不过为了以后减少麻烦还是忍了吧。县官不如现管,得罪了他自己没啥好果子吃。恨就恨自己吧,谁让自己名声太臭呢,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大家就往坏处想。
当然了,这些人里并没有太多真正的坏人,很多都是因为民事纠纷最终和当地政府部门闹得不可开交。比如说拆迁补偿问题、工作单位待遇问题、邻里关系问题等等,五花八门。别看可以去免费旅游,但终归都是政府不愿意看到的人,所以上了这个名单,以后你干啥都不会太顺利,甚至会被故意刁难。
“我操!教授,你这可是无照驾驶啊!”
“哥几个、哥几个!先听我说一句啊。各位来给我捧场,我是万分感谢,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以后大家来玩就是看得起我,一律七折!不过我还有个事儿得求求哥几个,我未婚妻她怀孕了,闻不得烟味儿。以后她还得帮我盯着这里,为了让我能有个健康的儿子,麻烦哥几个忍忍吧。我明天就在楼梯间里摆个沙发,抽烟去上面抽如何?”这就是洪涛禁烟的方式,简单粗暴有人情,唯独没有脸皮,不光他不要脸,连金月的也一起舍了。
“等不及了,没看我们月月都快被熏吐了嘛,以后她得天天盯着这里,没了她谁帮我啊!没事儿,看我的,我一句话就让他们乖乖门口抽去。”洪涛还来劲儿了,非要立刻发出禁烟令,连孙丽丽的劝告都不听,背着手走到了两排电脑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