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32章 被抛弃的人群

自己能跳出来这个圈子有自己的原因,也有父母、小舅舅的影响。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需要有人拉他们一把。既然自己知道这种难受劲儿,现在又有这个能力了,干嘛不呢。
可惜在站上想了两天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说辞,索性也不想了,到时候再说吧,实在不成就让费林拿棍子把自己手指头再打断两根。还就不信了,我尼玛住院半个月,你们还能专门给我留着位置?
“我他娘的找个什么说辞不去项目组呢?”下楼开上车,洪涛又犯难了。林强的事儿算解决了,管理软件的事儿也落停了,可这个项目组自己还没逃开啊。一旦变成了朝九晚五的办公室生涯,自己不就傻眼了嘛。
这只是个小插曲,洪涛没事儿就喜欢幻想,蚂蚁打架都能想出一个有鼻子有眼儿的故事来。这也是他放松的一种方式,不管有什么愁事儿,想个故事基本也就睡着了,梦里说不定还能续上。明天一起床,活蹦乱跳又满血复活了,啥事儿都不发愁。
现在他还有正事要干,没工夫去和那个急脾气的司机较劲儿。管理软件最少也得等二个月才能用上,好用不好用还说不准呢,所以这段时间还得靠人来盯和*图*书着。
那不用费林的人还有别人可找吗?这个问题洪涛在站上就已经想清楚了,有!必须有,还不少呢。谁呢?其实也不是别人,就是他认识的那些钓友,再准确点就是住在后海附近的、家里生活条件不是太好的钓友,尤其是像瞎子叔那样,家里有老人孩子,媳妇还下了岗,他自己又挣的不太多的钓友。
“真够黑的,都是同事,他也真下得去手啊。要不我再给你去部里问问,学计算机的又不是他一个,谁也不比他差啊!”看到洪涛拿出来的这份协议,吴导的怀疑立马消失了。他也了解洪涛的性格,这是个钱狠子啊!去旧宫玩牌连顿早饭都蹭,能让他掏出五千多块钱来,要不是为了讨好女朋友,真想不出还有啥原因。
“不会,他在咱单位里半个人缘都没有,你就算真不给他钱,他也不敢闹,上班干私活儿还有理啦!放心,到时候我帮你顶着,闹到老总哪儿去也保你没事儿!”吴导现在是疑虑全无了,他就喜欢和洪涛这种比较直性子的手下共事,懂事、省心、还没威胁,这么好的员工哪儿找去啊,必须保护好!
“对了,她会在哪儿呢?”江竹意这个名字和-图-书已经好久没出现在自己脑子里了,现在突然想起来,洪涛觉得嘴里还是有点苦涩。你说自己这么一个优秀员工,领导都巴不得让自己上进,可江竹意她干妈怎么就那么看不上自己呢?
于是他们严格遵守了约定中的义务,在单位里焕发出极大的热忱,用一双双勤劳的手去创造、用一副副并不强壮的肩去扛、用一只只疲惫的脚板去踩,硬生生把偌大的国家稳住了。如果中间不再折腾十几年,日子还会过得更好。
中国老百姓从古至今都是很好忽悠也很好管理的,几千年的官本位教育让他们变成了工蜂、工蚁,给点活儿干就知足。在这份合约里他们又一次看到了希望,一个让自己家人可以过上幸福生活的希望。
除了苦涩之外,还有一种迷惑。自打江竹意消失之后,自己再也没做过那种梦,难道说她和自己真有心灵感应或者脑电波之类的高级交流?否则解释不通啊?要是真有的话,自己和她会不会是外星人呢?地球人好像没这个功能吧。
“孙贼!你丫挺的急着抢孝帽去啊!还是打算挨头一刀啊!”人家为什么冲自己喊,洪涛看明白了。自己停在右转线上等红灯呢,后面堵了http://m.hetushu•com一大串车。
同时这一亿多快两亿的国企和集体企业员工也把单位当做了自己一生、全家几辈子的依靠,因为他们一无所有,单位就是他们家庭的一部分、就是他们的现在和未来。
没错,就是改造!自己打算尽可能多的改造他们,让他们这种人也能过上正常生活。这种想法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私心,因为自己和他们一样在街头混过,知道那种不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滋味,也知道再这么混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
之所以来这个公司上班,最主要的就是看上了它的工作时间够自由,一周只上两天班,其它五天自己都可以随意支配。没有节假日就没有呗,少给点钱也乐意啊。现在可好,领导推着自己上进,自己总不能给脸不要脸。这尼玛都邪门了,越是不想上进的还越有机会,越是追求上进的还越得不到赏识。
为了不上进洪涛也算是拼了,受点皮肉之苦对他来讲不算啥大事儿了,这也是当年混社会的福利。每个月不去医院外科、骨科麻烦麻烦医生,那就算这个月白活!打赢了也得伤、打输了还得伤,周身上下除了脑袋之外几乎就没有没被缝过针的地方。好不容易两只耳朵还www.hetushu•com算完整,结果还让江竹意给咬掉一块。
“滴滴滴……你他妈会不会开车啊!”洪涛正沉浸在自己编织的科幻故事里呢,旁边突然有人玩了命的按喇叭,然后一辆车擦着自己车头就向右拐了过去,车里的司机还特意摇下窗户冲着自己发表了看法。
“得了吧,我都应他了,再反悔也不合适。而且让他做我也放心,我天天盯着他,二个月不交货一分钱都不给,他还能吃了我!”吴导说的话基本也是场面话,洪涛当然不会认真,还得再把自己平时的做派表现得淋漓尽致一点。刚才是钱狠子,现在是三青子,做戏做全套嘛。
有了金月的提醒,洪涛也不打算再从费林那些人里找帮手了。金月说的很对,这些人单独拿出来还能慢慢改变身上的老毛病,可是让他们凑在一起,那不就和以前一样了嘛,不光不保险,还不利已自己改造他们。
自打有新中国以来,政府就和人民签订了一份约定,大概意思就是你们拥护我、按照我的规则生活,然后我带着你们奔小康、奔富国强民。这也就是国企职工的由来,在八十年代之前全国基本没有私营企业,除了国营企业之外,顶多再加上一个叫大集体的经营模式。
和-图-书和尚不是说过嘛,凡事儿就有因果,自己帮他们就是因也是果。好坏不提,这件事很符合自己的理念,做了能让自己舒服,不做就不舒服呗。
这位脾气比较急,所以特意掰出来骂自己一句。如果要是放在平时洪涛也就忍了,就是自己不对嘛。可是自己正幻想到和江竹意一起如何返回母星,然后带回外星科技在地球上称霸的关键时刻,让他这么一喊,梦醒了!这尼玛未来的地球球长就因为他抢两分钟时间给扼杀在摇篮里了,真不能忍,必须骂回去。
自己这位顶头上司是什么尿性洪涛必然很清楚,想瞒住他还得多下点功夫,比如说让林强给自己写个软件开发协议。一方面是防止他过河拆桥,另一方面就是给自己当挡箭牌用的。自己不光不能表露出同情林强的情绪,还得义愤填膺!
下岗!这个词儿近几年洪涛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很多原本效益还不错的国营企业开始走起了下坡路,破产的破产、倒闭的倒闭、重组的重组、还有很多被外资合资企业收购了。不管企业的结局是什么、国有资产到底去了谁手里,有一个东西是恒久不变的,那就是每次有啥变动、变革,最倒霉的永远是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