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35章 我不是善人

最终瞎子叔也没说成,但也没说不成。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也知道家里的情况,上有老下有小,自己又没地方找辙多挣钱,媳妇乐意去就去吧。
如果不是瞎子婶追出来解释,洪涛还真忘了一个事儿,就是先给瞎子婶拿一千块钱工资。刚才两口子在屋里吵什么自己都听见了,明着给钱瞎子叔依旧不会要,现在正好,曲线救国了。为了让瞎子婶有个台阶下,洪涛是东拉西扯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反正把你说糊涂了算。
这点尴尬根本影响不了洪涛的心情,不过他看着瞎子婶这么小心翼翼的和自己说话,心里确实不是滋味儿。给国家当了半辈子工人,老了老了还得低眉顺眼的和一个小辈儿应付,这算是有尊严的活着吗?恐怕在工厂领导那儿她也没这么低过头,工人是工厂的主人,可是突然间,主人咋都混到这个份儿上了呢?
“嘿嘿嘿……我这是善意的谎言,不算骗人。我是真想让您和大蝈蝈媳妇去我哪儿上班,别的不说,用别人我哪儿有用熟人放心啊。我哪儿都是挺贵的设备,您说找几个不摸底的人来,等我下班一回家,说不定都给搬空了。我这可真不是要救济瞎子叔,那是国家http://www.hetushu.com该干的事儿,咱算哪根葱啊,犯不着去充那个大头,您说是不?”
“你刚才蒙你瞎子叔了吧?大蝈蝈两口子都在医院里看着老爷子呢,一天多没回家了,你这也是刚下班,哪儿碰见的大蝈蝈媳妇?婶子明白你的意思,这事儿也是好事儿,如果你真想让大蝈蝈媳妇也一起去,我帮你盯着,她一回来我就帮你问问。”
现在自己不能说发达了吧,多少也比他们过得好,有能力拉一把必须报这份恩。再说了,雇谁不是雇啊,这个工作又没什么难的,捎带手的好事,不做白不做。
“小涛,婶子跟你一起走,我去买点醋。明天婶子包饺子,你一个人也别瞎折腾隔了,过来一起吃。”刚出了瞎子叔的院子,身后就传来了瞎子婶的喊声。
有时候吧,骗老实人要比骗聪明人还难,洪涛这个瞎话就被瞎子婶戳破了。不过她没当着别人让洪涛下不来台,而是事后提醒了一下。
“不光嫂子去,我和大蝈蝈他媳妇也说好了,让她和嫂子一起做伴儿去,互相也有个照应。”犹豫就是好兆头,洪涛明白瞎子叔为什么这么难点头,他不是怕自己会亏待和图书瞎子婶,而是怕丢人。
大家都是街坊、朋友的关系,突然变成职工与老板的关系了,他一时半会儿还适应不了。但人有从众心理,洪涛想给瞎子叔创造一个台阶下。
“肯定的,等我结婚的时候,咱就不去什么饭店了,让大蝈蝈给我弄个流水席,附近街坊都来,咱们溜溜吃他个三四天的。”不用瞎子婶嘱咐洪涛也会认真的,他连自己的婚礼都安排好了,必须和别人不一样,怎么折腾怎么来。还是那句话,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件能由自己说了算的事儿,必须由着自己性子来。
瞎子婶刚才拿钱的手不像是在拿着一沓子纸,而是像拿着一块火炭,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逼着她不能撒手,就这么活生生的忍着,那股子强烈的灼烧感甚至连洪涛自己都能感觉到。钱啊,真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不会吧!这不成后海一景啦!”可惜洪涛的多愁善感还没酝酿完整呢,小眼睛突然又眯了起来,站在桥上冲着自己家的方向张望着。
大蝈蝈是外号,他本人姓郭,叫什么洪涛还真不知道,由于有个圆鼓鼓的啤酒肚,胳膊腿还挺细,远看很像一只蝈蝈,所以大家都这么称呼他。别看在一起低头不见http://m.hetushu.com抬头见的当了十多年邻居,连瞎子叔的大名洪涛也叫不上来。
“你也别怪你瞎子叔,这事儿也不怪他,更不怪国家,都是命啊。本来我还合计着和大蝈蝈媳妇去鼓楼前面摆个小吃摊呢,一晚上多少也能挣点,可是你瞎子叔不让,他怕我身体累垮了。现在有你帮着,家里的日子总算能对付过去了,婶子还得谢谢你。”
“对了,一说剥削我到想起来了,萍萍的校服钱不能拖,大人忍一忍成,可孩子没法忍啊,会让她在学校里抬不起头的。这可不是我借您的,是您下个月的工资,拿着吧,先别和瞎子叔说,等明天上班之后就说是预支的工资,先让萍萍把衣服钱交上。”
“这回不是闹着玩了吧?你岁数也不小了,是该考虑考虑找个媳妇啦!”洪涛这个借口理由很充分,瞎子婶不再劝了。
“瞎子叔反对的没错,您白天得伺候老人孩子,晚上还得熬夜去摆摊,先不说能不能赚钱,就算能,赚的钱够不够瞧病的?您还和我说谢谢就太见外了,我不是说了嘛,我是资本家,您是被资本家剥削的劳苦大众。”
不管洪涛怎么说,瞎子婶也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情份归情份,道理归道www.hetushu•com理,不能黑不提白不提的就这么过去了。
“大蝈蝈媳妇也去!那我也去,又不是外人,小涛还能亏待了我啊!”还没等瞎子叔想通,瞎子婶就忍不住了。她是持家过日子的人,多一千块钱和少一千块钱对她来说完全是两种日子,现在闺女的校服钱都快交不上了,光要脸也没用啊。老爷们的脸值钱,她一个妇道人家不怕丢人,再说有了别的邻居也一起去,这也不算丢人。
“明天一早我就到……放心吧……”瞎子婶手里攥着一沓钱,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憋了半天,小声说了一句,转身走了。
“现在我不是一个人啦,我女朋友就住在旁边的院子里,有人给我做饭。”如果要放在以前,别人稍微一让,洪涛立马就顺着杆爬。一个人吃饭很麻烦,炒多了费时费力吃不了,吃饭的时间还没做饭的时间长呢;炒少了又太单调,所以能去别人家里蹭饭洪涛坚决不会客气。
“唉……老和尚啊,你说我这算不算是行善呢?从此之后,瞎子叔就当不成我的钓友了,他是我员工的丈夫,恐怕说话都要留三分。怪不得大家都不愿意当好人呢,合算当好人就没啥好处,光是麻烦!”
洪涛和大蝈蝈不是钓友,但人家有hetushu•com恩于自己。当年自己和别人在外面结了仇,半夜回家被堵在了银锭桥上,眼看就要倒霉,多亏他起夜发现了,二话不说抄着家里的菜刀就冲了出来,这才惊动了街坊让自己有夺路而逃的机会,否则这顿打就挨坐实了。
“您说这学校也缺德,穿什么校服啊,我没穿过校服不照样上大学嘛!就算穿校服,这个钱也应该由国家出,哪儿有让孩子自己家出钱的,这不是强买强卖嘛!”
大蝈蝈是个学校里的厨子,手艺还不错,前些年附近的人家结婚都会找他帮厨。他媳妇和瞎子婶在一个厂上班,当然也也一起下岗了,家里同样是上有老下有小,光靠他那点死工资生活同样过得紧巴巴的。
看着瞎子婶的背影,洪涛拍了拍身边银锭桥的石头扶手,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他还是头一次尝到帮助人之后的苦涩滋味儿,而且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清楚为啥会这么苦涩。
以前自己没机会报答他,逢年过节提着礼物拜年可以,但只限于水果和点心匣子,给多了都失礼,更别提直接给钱了,当压岁钱给孩子超过了十块人家也不收。
找好了一个满意的员工,洪涛心满意足的辞别了瞎子叔一家,准备再顺路去大蝈蝈家接着用这招儿去忽悠大蝈蝈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