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38章 小白兔&毒蛇

“昨天我爸来了,他说让我回家去住,怕影响你……”金月咬着筷子头,说话的声音都快赶上蚊子了,还把头低下让头发尽可能多的挡着脸。
“不过我们在院子里就不用遵守这个规定了吧?按照你刚才说的,你出力了就应该多看对吧?咱们关系这么好,就算白看我们也乐意!”可惜事情没洪涛想的这么顺利,张媛媛马上又补了一句,然后抿着嘴笑了起来。
更郁闷的是这次的岔子又出在了金叔叔身上,自己难道就这么不招家长待见?怎么一到关键时刻,他们就前赴后继的跳出来给自己捣乱呢?
“这还不算生气?你去照照镜子,都快拉成驴脸那么长了。”张媛媛用手比划了一个区间,足有一尺半长。
洪涛婉转的表达了一下对她们俩的期待,这种话即使是关系很近的人也不好直说,太伤自尊了。但不说又不成,毕竟这里不是居民小区,而是胡同。在战略上可以藐视这些闲言碎语,但在战术上还得重视,否则早晚吃亏。
“你这是和谁生气呢?不会是和我吧?”吃完了饭,照例还是洪涛收拾桌子刷碗,金月和孙丽丽先去地下室里盯班。但张媛媛却没走,悄悄的走到了正在hetushu.com刷碗的洪涛身边,探出脑袋望着洪涛的脸。
“自打认识你以来,我听过的难听话比之前十年总和还多,但我一点都不生气,因为你每次都当着我的面说。这次也不例外,说吧。”
“成吧,算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不过我有个事儿得和你说说,可能话有点不好听,你别多心!”但总让张媛媛牵着自己鼻子走,洪涛觉得非常别扭。自己从小就独立惯了,凡事儿都喜欢自己做主,不习惯由别人安排,哪怕这种安排是有利的,也不成!
洪涛这时才发现,披着女强人外皮的张媛媛应该是她诸多变身里最好对付的一个,一旦她进入温柔体贴小女人的状态,自己就更处处受制了。讲理也讲不过、耍二皮脸都不好用了,此时她的武器从身体变成了精神,专找你灵魂里最软弱的地方进行精神鞭挞。
现在让金月到她们院子里住也是个很恰当的解决办法,别看就隔着两道院门,意义就完全不同了。自己和金月又变成了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可以少想一些顾忌,正常的交往下去。
对于这种攻击洪涛也没招儿,她对自己的了解比自己对她多得多,能找准自己的弱和图书点。估计这些天她们俩也没少忽悠金月讲小时候的事情,那不是在听故事呢,而是在侧面研究自己。
“梆梆梆!先吃饭,吃完饭我和你讲。”还没等金月回答和不和洪涛一起回家面对父亲,张媛媛的筷子就敲在了洪涛的碗上,很有家长的风范。
如果在一个空旷的电影院里,只有两个互相不认识的人,距离越远感觉越自然。要是一方非要凑近到另一方一两米之内坐,另一方肯定会感觉到非常别扭,这就是触碰到对方的气泡了。
男女之间,不管是因为什么,只要有了肌肤之亲,关系就会自然而然的拉近。这叫气泡理论,专门有人研究过。说是每个人身体外面都有一个无形的气泡,相当于对不同关系人的容忍程度。
“我今天去了趟朋友家,就住在湖对面,结果他都知道你们俩搬过来住的事儿了,难听的传闻还很多。我琢磨着吧,有你们俩羞花闭月般容颜的作用,也有这些小短裤、小背心的功劳。你看啊,那些说闲话的人啥力都没出,就能整天过眼瘾白看,这让我心里很不平衡,以后能不能别让他们白占便宜了?他们占完你们的便宜还不说你们好,何苦呢。”
http://www.hetushu•com这顿饭吃的真是索然无味了,江竹意没了,老天爷补偿给自己一个金月,可这次还是不太顺利,又出岔子了,这让洪涛很郁闷。
“我生气了吗?”洪涛没去搭理她,继续刷着手里的碗。
按照这个理论推算,自己和张媛媛之间的气泡距离都成负数了,不光不会互相抵触,还会互相吸引。这时候对方身上的感觉、气味不仅不会让你反感,反倒成了一种特殊的符号,变成了一种诱惑。
“你怎么变得和丽丽一样牙尖嘴利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洪涛实在是忍不住了,有一个孙丽丽整天和自己抬杠拌嘴就够了,如果再加上一个张媛媛,那自己基本就没有占便宜的可能了,老得去那个吃亏的。自己可以没朋友、没钱、没工作,女朋友不要都可以,但绝不能少了这张嘴。要是在嘴上被人整天蹂躏,这个日子就算真没法过了。
“真有这么明显……看来我的修养还是不太够啊!”厨房里没镜子,洪涛干脆拿起一个不锈钢盆当镜子照了照,可能是由于弧度的问题吧,脸确实很长。
不管张媛媛是不是在故意在刺激自己,她说的道理确实对。自己和金月之间的关系是和_图_书有点越处越别扭,两个人都尽量装着尊重对方,结果是礼遇有加、激情不足。
“你修养够了我就不敢和你当邻居啦!本来就脸皮厚,再长一颗吃人不吐骨头的心,这人还能要吗?来,给姐姐笑一个,我帮你把她追到手。现在你们俩住在一个院子里比不住在一起还别扭,有时候距离太近了反而不好张嘴,时间拖的太长就更不好张嘴了,知道为什么吗?”
张媛媛此时就有点和洪涛无限拉近距离的意思,一边说话还一边用手帮洪涛整理着衣服领子,既像一个细心的妻子又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反正眼睛里是没了那种使劲儿往你心里钻的光芒。
“所以啊,让她先去我们院里住着,不是在给你添麻烦,而是在帮你呢。昨天她父亲突然出现的时候,赶巧了她正在帮我们俩搬新买的沙发,我就擅作主张的说她一直是我们住在一起,只是为了上班儿近。那个老头也不是糊涂人,不会被三言两语就骗过去,保不齐哪天还会突然出现,要是发现你们俩偷偷住在一起,就算你和他再熟,估计你的小情人也得回家了。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非但不谢我,还甩了一张驴脸给我看,让我多伤心啊……”
张媛媛看来是找和*图*书准了洪涛的命门,对付顺毛驴就得用绕指柔,她在这方面也是行家,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做得那么到位,温柔似水,都快赶上水蒸气了。
“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儿呢,不就是多穿点嘛,还用得着你这么费劲想夸人的词儿?放心吧,一会儿我就和丽丽说,以后出门必须长裙长裤,最多只能露胳膊,成了吧?”响鼓不用重锤,张媛媛听明白了,一点都不在意,居然还帮着自己一起收拾池子里的碗筷,真不明白她是咋想的。
“……”洪涛本来想反抗一下,但是不知道是谁在桌子底下重重的踢了自己一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太熟了呗,一旦张嘴被拒绝,连这份友情都没了,患得患失是天性。”张媛媛说的这个道理洪涛懂,也确实是事实存在,还很普遍。
“金叔叔来了……没事儿,吃完饭我就陪你回家一趟,我亲自和金叔叔说,我有啥可怕影响的!”洪涛还真没想到金叔叔的问题,这个老头挺怪的,任由金月在这里住了几个月都不吱声,更没过问金月辞职的事儿,现在却突然出现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算的。反正自己早晚也得面对他,不如早点去说清楚,估计他也不会反对自己追金月,没理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