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41章 歧视?

可惜暴力的威慑力并不持久,张媛媛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一把推掉洪涛的脚,然后指着洪涛的鼻子就是一顿数落。一边数落一边把各种表情像配图一样展现了出来,意思全是一个,鄙视!
“我懒得理你!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去外面耍威风!别看你在家门口耀武扬威的没人搭理你,那是没人愿意正眼看你。哪天要是赶上一个狠角色,不用太大,就算是卫建华那个级别的,你小子也是干瞪眼的份儿!干嘛?我就说了,我看不起你,你是个废物!明天我就搬家!”
保不齐哪次就说了重话,一旦撕破脸不光朋友没得做,买卖也就散了,得不偿失。可又不能不搭理她的请求,毕竟她帮过自己,还不是小忙,这个情份必须还上。
“嘿!刚说完服了就不听话了是不?我就说最后一次,坐这儿!”啥叫碾压性优势,这就是。洪涛撇着嘴,丝毫不以欺负一个女人为耻,反倒感觉很得意。
“咱俩的关系很微妙,你之前帮了我很多,远比我帮你的多。至于你为何这么做,我不多问,我权当是情分。另外咱俩还有私情,不管是不是喝多了、抽多了、糊涂了,毕竟事实上我们有过,而且给我的感受还不错,嘿嘿嘿……”刚说了几句话正经事儿,洪涛又忍不住开始跑题了。
“我没太听清楚,你是在求饶吗?”洪涛左手停止了在她脚心的搔痒,但右手还没停,和*图*书让张媛媛略微能把话说清楚点。
“电脑屋你不打算入股了?”看到张媛媛战战兢兢的坐下了,洪涛很嚣张的把脚搭到了她的大腿上,看到她没什么反应,乐了。怪不得老有男人打媳妇呢,暴力这个玩意有时候确实挺管用的,十多分钟之前那个威风八面、算无遗策的女强人,现在直接变成了唯唯诺诺的受气包。
只要洪涛想开了,能刺激到他的人和事情基本没有,这才叫真正的脸皮厚。张媛媛逼着自己要入股电脑屋,洪涛差点被说服,但考虑到自己和她之间的性格差异太大,在一起合作肯定会经常产生今天这样的冲突。
这个事儿必须要说清楚,免得以后麻烦。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就不是,还是那句话,谁来都一样,男女也一样。国家都号召男女平等多少年了,合算一有便宜可占,立马就说女人能顶半边天,一有麻烦,瞬间就还是弱女子,凭什么啊!
“你看得起看不起我都无所谓,如果因为某个人看不起我就改变自己,那我这辈子就有的忙了。你有你的生活目标,我有我的,最完美的状态就是谁也别干涉谁,可惜这种情况很难达到。你刚才说的那套东西我想了想,确实有道理,不过我还是不想干。但我不拦着你干,不光不拦着我还帮着你干,这样够仗义了吧?”
张媛媛眼神里的内容洪涛看懂了,但也仅仅是懂,既不生气,http://m•hetushu•com也不想争口气。别说是个朋友,就算金月、江竹意也这么看自己,自己也不会因为她们而改变。除非自己真的想变了,否则谁看也没用。
“是是是……求饶求饶,我认输……啊!别挠了,我快喘不过来气了!我道歉、我服了、饶了我吧……”即便洪涛的刑罚减少了一半儿,张媛媛依旧忍不住在笑,看来她对痒还是很敏感的。为了让洪涛停止这种折磨手段,她只能求饶,还得特别诚恳。
“真的服了?不会是打算敷衍我放你起来吧?我可警告你,只要我想折磨你,你就算拉上丽丽和金月都跑不掉,到时候她们俩也只能是被关在门外干着急的份儿。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可就不这么客气了。你说我要是弄点肉虫子、蟑螂、毛毛虫、蚂蚁、土鳖什么的放到你身上、衣服里、头发里,让它们代替我的手,你觉得更喜欢哪种?”
“怎么说着说着电脑屋的事儿,又和歧视连起来了。你一向比丽丽理智的多,咱能不弄这种伤情份的戏码不?这件事儿和歧视不歧视没关系,你坐好了听我解释,这么搂搂抱抱的我都没心思去想正经事儿了。”洪涛当然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拉回来按在沙发上接着说,不说清楚不许走!
“你帮我干?干什么?”这回该轮到张媛媛糊涂了,她是真没听明白洪涛的意思。
光嘴上说服气了洪涛觉得还不太保险,必须和_图_书让她有点怕的。既然她不怕讲理,那咱就来不讲理的。其实这门技术比讲理还容易,自己小时候也没少干,驾轻就熟。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宁可给自己扶持起来一个竞争对手,也不愿意和我一起干!你拍拍良心,我害过你吗?口口声声说不会看不起我们,到头来你比谁都歧视!既然你不想和我们有过多干系,那我也就不强求了。电脑屋我们不会碰的,你放心吧。”
“……干嘛啊?我服了还不成吗!”张媛媛没想到洪涛会用这种方式对付自己,讲理、耍心眼、斗经验、比脸皮,自己都不怕,但玩暴力真不成,抵抗的本事都没有。
“……”张媛媛略微评估了一下目前的局面,觉得跑是肯定跑不掉,呼救也没啥希望,如果不想继续受折磨,听话是最符合自己利益的选择。
“干电脑屋啊!娱乐城的事儿丽丽和我说了,我对你的看法是两个字儿,佩服!拿得起来放得下,没全掉进钱眼里去,在这件事儿上我不得不说一句,以前我对你有误解,现在服了!”洪涛一边说,一边伸出一根大拇指,向张媛媛表示称赞。
“你也别咒我,我不是说了嘛,我还有百分之六十责任呢,总比提上裤子不认账的强多了吧!咱俩既是朋友,又比朋友深了一层,所以我还真得负点责,你发展好了对我总是好处多于害处的。我想了一个办法,你看成不成。这个电脑屋还是我自己干,旁边不http://www.hetushu.com是还有一间地下室吗?我帮你再开一个。咱们俩既然是邻居,那做买卖也挨着做,挺好,我还能帮你一起照看照看。等你觉得有把握了,就去外面扩张、占领市场,把地下室再还给我。需要我帮忙出力的时候我依旧全力帮忙,如何?”
“你就……我惹不起你,我躲着你!”刚被解开了双手,张媛媛就连滚带爬的从洪涛身上逃开,一直逃到沙发另一头,这才揉着自己的手腕,想指责一下洪涛的暴力倾向。但刚开个头,就觉得这里不太安全,干脆起身往门外跑去。
“对、对不起……哈哈呜呜……饶了、饶了我吧……再也……呜呜呜……不敢啦……”完了,张媛媛再能忍也扛不住了,终于断断续续的发出了求饶声。
“你要求我也不负责啊!就算把交警叫来,这件事儿我也不是全责,顶多算百分之五十……我大度点,百分之六十吧!”张媛媛是啥表情洪涛看在眼里,但和没看见差不多,无视了。
可惜好心往往得不到好报,就算是张媛媛这样开通的人,照样认为洪涛这是在找借口避嫌,然后就真的急了,或者说是伤了自尊,带着一脸不断滴落的水珠儿,起身就往外走。
“站住!回来,老老实实坐在这!”谁承想洪涛还不依不饶,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说话的腔调真有点当大爷的味道。
“我没要求你负责……”张媛媛听到洪涛又提起那晚的事儿,而且还当面称赞,居然和图书有点扭捏了,即便是很轻微的表情,洪涛也能感觉出来。
“是不想入了,还是不敢入了?”洪涛还不满足,继续追问。
“真服了,你快别说了,太恶心……以后你是大爷,我是小丫鬟,再也不敢顶嘴了,大爷您就饶了我吧!”洪涛光说了说,张媛媛的皮肤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肉眼清晰可见。看来她不光怕痒痒,还怕虫子。
“你这是自己找苦头,可别怪我下手狠。我就纳闷了,你为什么总想试探我的底线呢?我有什么东西值得你算计?”掌握了张媛媛的两个致命弱点,洪涛也就不怕她敷衍自己了,别的东西不好找,各种小虫子后海边上多得是。
“那个女警官真是明智,早就该离开你!”此时张媛媛的表情才叫咬牙切齿,混蛋已经不足以涵盖洪涛在她心里的形象,具体用啥词形容一时还想不出来,只能用江竹意来解恨。
“不入了……”张媛媛瘪了瘪嘴,违心的摇了摇头。
“哎呀!还敢骂人!你果真是巾帼英雄,面对敌人的酷刑坚贞不屈,破口大骂。好,我就成全你,让你当一次真英雄!”张媛媛越骂洪涛越高兴,打算看看她到底能忍多久,干脆把在肋骨上弹琴的手也抽了出来,忽而挠挠她的脖子、忽而挠挠她的腋下、忽而轻搔大腿内侧,反正只要是人体上容易痒的地方都试一遍。另一只手继续有条不紊的在她左右脚心上来回轻搔,忽左忽右,坚决不让她预判到下次该轮到哪只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