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46章 红粉窟

怎么激励人洪涛不太拿手,但怎么逼人洪涛还是很熟练的。这个赌注看着挺容易完成,其实细究起来就是个大坑。难点不在开几家分店上,而是让一个人在两年之内完全脱离开她固有的生活圈、交际圈。通常情况下,除非把她扔到监狱里去,否则会非常非常难。
一碗蹄花汤下肚,洪涛觉得挺幸福。他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虽然黄豆炖猪蹄有点腻,但能有人给自己做饭,别管好吃不好吃,能饭来张口就已经很不错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你还别激我,如果你真能脱离原来的生活圈子,把电脑屋干成一个大事业,别说还穿着衣服,就算光着我也敢出去跑一圈。要不咱俩打个赌吧!两年之内你要是能开十家分店,每家分店都超过五十台电脑,还得个个盈利、管理也得跟上,我就换上女装给你看。不光可以看,还能拍照。”
“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对什么都知道,没事儿你研究高跟鞋干嘛?难不成你也有那种怪癖,喜欢换上女人的衣服?”张媛媛对洪涛的这套理论还是信了,虽然嘴上没说,但有行动,直接把一双高跟拖鞋甩出好几米远,光着脚站在地上,这才开始质www.hetushu.com疑洪涛的学习动机,说得还有鼻子有眼的。
字据最终也没写,张媛媛根本就不是闲着没事儿下来找洪涛闲聊天的,而是奉了金月金娘娘的懿旨下来叫他上去吃宵夜。虽然不再用工作到半夜了,但张媛媛和孙丽丽的作息时间依旧没全改过来,每天不耗到半夜一两点钟睡不着,睡之前多少也得吃点东西。金月这才刚搬过去,就把她们俩的毛病学了过来。古人说的对啊,学好慢学坏快!
“你真见过这样的人?来来来,给我详细讲讲,换上女装有什么可美的?”听到张媛媛对自己的污蔑,洪涛的反应也不正常,非但没否认,还饶有兴趣的放下手里的活儿,拉着张媛媛坐在椅子上,好奇心开始泛滥。
“啊!不会吧,那不成坏了人……他和你说的?”金月听洪涛说过打架的事儿,但都是顺口那么一提,洪涛从来没拿这些东西在她面前炫耀过,甚至很少主动提起。她脑子里的洪涛还是小学生的概念,对他这些年的变化一无所知。
“齐了,就这么定!没想到我洪扒皮也有卖脸的那一天,一张脸换一个院子,值了!”洪涛还真没想到张媛媛和_图_书会下这么重的注,但这可不是骗人也不缺德,愿赌服输嘛,没什么不敢要的。
可是随着那股子安神的精油味道越来越浓郁,两只眼皮就开始打架,靠在孙丽丽饱满的胸前刚享受了一半儿港式头部按摩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气得孙丽丽直接把他的脑袋给扔到了床上。结果愣是没醒,吧唧吧唧嘴、翻了个身,接着睡。
这句话是没让洪涛听见,否则他更不敢离张媛媛太近了。这个女人真是太能算计了,居然暗中找人调查自己,还是在没什么交集的情况下。
今天洪涛算是捞上了,不光有人给做夜宵,还有女技师的浴后按摩。女技师不是别人,就是孙丽丽和张媛媛,金月算学徒。这两位还真专业,港式、泰式、日式混在一起,从头到脚把洪涛揉搓了一个遍,一边做还一边讲解,时不时还让金月亲手试验试验。
“你以为他是什么老实孩子?如果不是家里有人在公安系统罩着,早就不知道蹲多少次局子了,说不定连大学都上不了。我听说有一次他差点把人砍死,幸亏对方也不是啥好东西,最后赔了好几万块钱才没事儿。”张媛媛也把头凑过来借着灯光仔细看了和图书看洪涛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疤,然后开始揭洪涛的短。
“你怎么那么贫啊,快去洗,肯定不是坏事儿!”张媛媛和孙丽丽对洪涛这种口花花没啥不自在的,金月却不能充耳不闻。为了不让洪涛再继续说下去,干脆红着脸揪着胳膊把他推进了卧室。
“换洗衣服我给你拿过来了,就在这里洗吧。今天晚上别干了,宋老板不是说了嘛,我们的电脑要一周左右才能来,有的是时间弄。今天你劳苦功高,洗完澡还有奖励,快去!”但今天晚上的幸福好像还远不止于此,最后一口汤刚入口,孙丽丽就宣布了后面的安排。
“写就写!明天我得去四处转转,打听打听都谁家是私人房产,先挑个好地界!”洪涛也不含糊,把线头一扔,电烙铁一拔,顺手捡起张媛媛踢飞的两只鞋,跟着她一起走了上去。
“我要是输了……我就再给你买个院子,让你什么都不干,整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四处去祸害小姑娘。”洪涛的志向并不是什么秘密,谁问他基本都是这个答案,张媛媛拿出来的赌注真不低。
“我可管不住他,从小他就不听我的,能管住他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他姥爷,一个是m.hetushu.com他父亲。每次他欺负我,我就去告状。”金月对张媛媛布置的任务没什么信心,她的性格本来就不硬,再遇上洪涛这么一个从小就强势的人,别说控制了,能不被控制就不错。
“先别高兴,口说无凭,咱俩上去写个东西,免得到时候有人耍赖!”张媛媛比洪涛还认真,还要拉着洪涛去写字据。
“赌债、嫖资,卖了房子我也不会欠的,这一点你放心,要不我给你写个字据!不过想赌就得有输赢,我输了认罚,那你要是输了呢?”洪涛觉得自己不会输,但不能光自己有赌注。
“洗完澡不会是轮流侍寝吧!我能不能就点金娘娘的牌子啊?虽然哥们壮,那也不能群殴吧!”看着孙丽丽一脸的春风,洪涛还真有点遐想了。不过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别说三个一起上,一对一自己都不见得是张媛媛和孙丽丽其中任何一个的对手,况且还有金月在旁边,赶紧表表忠心吧。
“成啊,我赌了,就是不知道你赌品怎么样!”不知道是张媛媛没发现这个大坑,还是她真的艺高人胆大,居然痛快的答应了,还反将了洪涛一军。
“他就是一头猪,吃饱了就睡!”这一套折腾下来,溜溜有二和-图-书个多小时。刚开始洪涛还觉得挺新鲜,趴在床上左边摸摸、右边捏捏,除了大白腿就是大白腿啊!
“你可真够恶心的,学什么不好学这个。要不哪天我帮你亲自试试?不用你花钱,我帮你买一身女装,里外全新的,再来个头套。化上妆之后咱们姐俩出去溜溜,说不定你穿上女装会变成个美人呢。你看看这腿、这小腰,当个模特保证没问题!嘻嘻嘻嘻……”对于洪涛的好奇心张媛媛很嫌弃,不过很快就有了一个建议,一边说还一边用手在洪涛身上四处乱摸乱捏,就和挑牲口一样。
“他嘴严着呢,问都问不出来。不过我说的肯定是真的,我也有公安系统的朋友,他刚到我那里时,我拐着弯打听过。如果他是老实人,那些小混子会怕他?不过你别害怕,这个坏小子已经老实好几年了,大学毕业之后基本就没怎么惹事。以后你把他盯紧点,不让他再去和那些不靠谱的人瞎混,也就踏实了。”
“小时候我记得他挺瘦的,全身都是骨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肉,捏都捏不动……他身上这么多伤疤不会都是打架伤的吧?”金月跪坐在旁边,伸手捅了捅洪涛的腰,又捏了捏腿,感叹着洪涛那一身贴骨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