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50章 她出国了!

有人说了,当警察就该不顾个人得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洪涛小时候就不太喜欢警察和军人这种职业,每次小孩子在一起玩打仗的时候他都当坏蛋一方,还总是把扮演警察和军人的小朋友打得哇哇大哭。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观念,谁也说不清,要不说他是个怪胎呢。
“哎呀,这是神医吧?你退烧啦!先别动啊,我去问问大夫能不能转到病房去,这破地方太瘆人,不是胳膊腿断了就是挨刀的,不适合养病。”洪涛还是没回答张媛媛的问题,现在他已经不敢随便答题了,尤其是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不弄清她的想法,任何问题都是坑。
“你小子要是性子别这么野,考个警校多好!就冲你这个脑子当警察也不会混得太次。”蒋所脸上的倦意全没了,抓到人只能算是事情的开始,这帮小流氓嘴严着呢,不了解他们底细的人根本就问不出来实情。最终拿不到口供、证据,还得放人,等于白忙活一宿。
“有了孩子你就能娶她吗?现在你都有金月了,就别再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啦。”红扑扑的小脸蛋上突然多了两个黑窟窿,张媛媛居然没睡着,还http://www•hetushu.com说话了。
“彻底完了……没什么可惦记的了,小爷我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恋情算是画上了句号!你是猪啊?发烧还能睡这么香,早知道当初我就不戴套,直接和她有个孩子该多好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洪涛仅有的希望算是一丁丁点都没了,然后当义工的精神头也没了,失魂落魄的走到了张媛媛床边,看着那张红扑扑的小脸蛋,忍不住自言自语了起来。现在他想砍人,但又不敢,如果再不能说几句什么,就真的会憋出病来。
“嘿嘿嘿……人是您给我弄丢了的,我当然得问您了。管所还有往上爬的念头,他肯定不愿意得罪人。您后年就退了,看在咱爷俩相交一场的份上,多少也让我明白明白呗。”
“你刚才可不止打了一针,现在手背上还插着针呢,有什么可怕的?”一说起打针,洪涛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别打岔,我问你呢,如果你和一个女人有了孩子,你就会娶她吗?”张媛媛没理睬洪涛有关救命恩人的言论,翻了一个身,侧躺着把手伸出来握住洪涛放在床上的手,又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和*图*书
“别走,我害怕,我也不想住院,不想老打针,我害怕打针……你问问医生能不能回家住,求求你了……”一听要住院,张媛媛也顾不上扯闲篇了,抓着洪涛手指头不住作揖。
“您就偷着乐吧,我要当了警察还有您和管所的位置?到时候神探洪涛带着个漂亮女警上街这么一溜达,苍蝇都不敢随便出来飞,二环以内所有的派出所全得撤销,您就等着失业吧!嘿嘿嘿嘿……说着就过瘾啊!”
“真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有这份心。可惜啊,她那个干妈是局里出了名的难缠,你碰上她也算是倒了血霉啦!小江去哪儿了我真不清楚,这是市局下的调令,上面没写去向。不过我听说今年初市局搞了一个技侦培训班,说是出国培训高科技侦破手段去了。”
现在好了,有了洪涛的指认,即便不能当直接证据使用,也能顺藤摸瓜去诈唬别人,只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就等于全解决了。
“小江本身就是公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又屡立大功,在领导眼里也是大红人,再加上她干妈的能力,出国进修进修应该不是难事吧?当然了,这只是我自己的瞎猜,就是闲聊天,转和_图_书头再有人问我什么我都不知道。成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先回所里一趟。其他几个受伤的都在别的医院呢,我问问到底有没有肚子上挨刀的。”
刚才在注射室是自己帮她脱的内衣,结果把自己和打针的护士都弄得有点尴尬。她穿的那片小布条根本不用脱就能臀部肌肉注射,啥也盖不住。光小还倒不至于有这么大杀伤力,架不住上面还有个金色丝线编的蝴蝶结,怎么看怎么有点过于嫩了。
“问我事……是问江警官去哪儿了吧?”人老奸马老猾,警察要是老了,那就是又奸又滑的存在。洪涛刚一张嘴还没说问什么呢,他就猜到了。
就算这个培训班一两年就结束,回来之后的江竹意还是原来的江竹意吗?回答是否定的。这种培训班明显就是给市局培养未来中层干部呢,能去的个个都是公安系统里的精英,肯定也不乏男精英。洪涛粗略的拿自己和他们比较了一下,结果就发现如果自己是女的,也不要自己了。
可能是起猛了,也可能是真觉得洪涛可怜,或者是真要退休了不再顾虑太多,蒋所长还真把江竹意的行踪透露给了洪涛。只是说完之后好像又有http://www.hetushu.com点后悔,找了个借口上车溜了,留下两个民警在医院看着。
派出所每个月都有刑事案件侦破指标,你抓一大堆行政拘留的人没用,完不成刑拘数额,就评不上分局的先进派出所。评不上先进奖金就得受影响,这也是很多派出所民警不愿意经办小偷小摸案子的主要原因。不是他们不想为老百姓排忧解难,而是规则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做,否则就会影响他们的收入和升迁。
“不至于吧,为了躲我都躲出国去了……这尼玛市局也是吃饱了撑的,还去国外学习高科技侦破手段。高科技个屁,你先让每个警察拿上一把枪再聊高科技的事儿,草!”蒋所透露的消息听在洪涛耳朵里和没有差不多。国外!太尼玛遥远了,对洪涛来说国外和火星没任何区别。
“你今天干吗来了?我看你这个德性也不像是病了,不会也是和人打架了吧!”蒋所长深知洪涛的嘴有多碎,准备转移话题,想办法把这块滚刀肉赶走。正好看到洪涛一身的土,衣服也褶褶巴巴的,职业病又犯了。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医生说了,再晚送来几个小时你就有生命危险,就算治好了也得留后遗症。你和图书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偷听恩人的心声!”现在洪涛觉得如果能在这张脸上连续来几个勾拳才是最过瘾的,你说这都是什么玩意啊,发着烧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种极品女人怎么都让自己碰见了呢。
要说真把江竹意忘了,那是自己骗自己。每次只要看到警服,洪涛脑子里就会出现江竹意的影子。而且还有一件事儿让他非常纳闷,就是自打江竹意消失之后,自己再也不做那种奇怪的梦了。每次想到梦的问题,还得想起那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官。
我说,呸你丫一脸!谁都是娘生爹养的,谁都有家庭、孩子、媳妇、老人需要供养,凭什么人家就得抛弃个人生活去为别人服务啊?有什么样的制度就会有什么样的警察,制度上的缺失不能怪在基层干警身上。他们没挣那份钱,自然不应该承担这份责任。
“陪别人来看病的。对了,蒋所,我好歹也算是给您提供破案线索了,这可是犯大忌的事儿,让人家知道了还不得和我天天玩命!所以能不能问您一件事儿,您别糊弄我成不?”洪涛不喜欢占小便宜,但也不喜欢吃亏。刚才自己那番话蒋所显然是有所收获,那就不能白说,得有点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