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53章 差距

洪涛这次真是闷了,在人力这个问题上不服不成啊,孙丽丽和张媛媛手里都有充足的人力资源,还真是又便宜、又听话、又勤快、又踏实。如果不是张媛媛为了完全脱离原来生活圈子,不想让家乡的人知道自己在京城到底干什么、住在哪儿,她一个电话估计就得来上百人。
“师傅,就安三万的吧,钱直接给您得了,发票哪天您想起来随便给我来一张就成,我也没地方报销去,就是入账用。”想明白了这里的弯弯绕,洪涛也就知道该装哪种了。为了怕夜长梦多,干脆直接抱着钱跑到了供电局工程车边上,先交了钱你总不能再变了吧。
啥叫艺高人胆大?洪涛就喜欢这种有挑战性的活儿。不就是调个电表嘛,分分钟拿下。铅封和铅封钳子平安里电子配件市场就有卖的,百十块钱就搞定,你想要什么规格就有什么规格,保证一模一样,说不定供电局的铅封和钳子也是同一个厂家出的呢。退磁改锥自己就有好几把,那是摆弄无线电必备的工具,连买都不用买。
“太仗义了,如果能把他们的培训工作也免掉,哥哥我就更欣慰了。”对于张媛媛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屁http://www.hetushu•com话,洪涛予以了坚决的回击。别看孙丽丽这些老乡卖相不错,但他们都是驴粪蛋外面光,还不能单独值班,需要和费林他们打散了一起值班,用老员工带着学习。因为他们里面百分百没有一个会用电脑的,甚至连见过的都没有,一切都要从头来。
“我没你这么小心眼,以后他们每天不光要打扫我这边,你那边也一起弄。怎么样,姐姐待你不薄吧?”对于洪涛的这番表态,张媛媛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好像又找回点了当初在娱乐城里指挥洪涛干这干那的感觉。感觉一好,心态就变了,昨天还洪哥哥,现在又成姐姐我了。
其次是室内陈设,京诚公司这边的电脑屋里有正规收银台和吧台,各种饮料、小吃码了好几层,都明码标价。吧台旁边还有两个大沙发和两个小茶几,这是休息区,不管是玩累了、排队等座的都可以在休息区里小憩。室内的墙壁上还有孙丽丽弄来的相框和假油画,挂上是有点显档次。
从变压器上直接下来的线,入户到自己这里之后只有一块电表,收电费也是抄表员来这里抄,表上是多少度数就收多少电和*图*书费。如果这两块电表转得慢了,那用电度数就少了,也就少交钱了。这玩意还没地方查去,因为自己这两块表上面并没总表,这台变压器也肯定不是专门给自己家预备的,附近很多电都是它负责供应,到底差在哪儿了谁说的清啊,也没人去查这个玩意。
到底多慢合适呢?你得把负载全打开,看着表算一下单位时间里走的度数,觉得用电多了就再松一点、太少了就稍微拧紧点,最终做到可以偷一部分电、也别太显眼的程度。
九月初,张媛媛和孙丽丽的京诚科技有限公司终于挂牌营业了。和洪涛的鑫月电脑科技有限公司比起来,虽然都叫科技有限公司,但感觉完全不同。
首先就是招牌,京诚公司的招牌八米多长、一米五高,威风凛凛的站在屋顶上,晚上霓虹灯一亮,别说南岸了,站在前海都能看见,还得是每个字儿认得真真儿的。鑫月公司的招牌和洪涛差不多高,一块木板子上刻着公司名称,刷了两遍清漆就算完事儿了。这还是大姨夫单位的木匠给弄的,没要钱,否则洪涛连招牌都不打算挂,有灯箱上电脑屋三个字就足够了。
其实洪涛并不特别看重和-图-书偷电这个属性,就算玩了命的偷,一个月也就省个千八百的,够不上两天流水钱。假如这要是偷个人的,他才懒得去费劲儿呢,但能占公家便宜就得另说了。
再看看员工。费林、唐晶、古欣、两位婶子往哪儿一站,高矮胖瘦男女老少啥样都有,属于杂牌中的战斗机。孙丽丽手下则是清一水的年轻小伙子和小姑娘,都穿着统一的工服,上面清清楚楚印着公司名称,胸口还挂着工牌。
这两种方法各有各的优缺点,第一种方法简单,能自己安插座的人就能弄,也没什么危险。不过它被发现的可能性也非常大,只要查表员稍微认真一点,打开看看接线盒里的情况,就全露馅了。这要是被抓住,罚款就可老鼻子了,十万八万都保不齐,你还别想不给,不给就断你的电,看你服不服!
洪涛这边的电脑屋用四个字就能形容,四白落地!墙上啥也没有,收银台倒是又一个,但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摆上,想喝饮料、吃零食自己冷柜里找去,卖多少钱问吧台。这倒不是洪涛懒,而是他根本没有艺术细胞,看着多好的画都觉得是涂鸦,想弄也弄不出来。
那电表能随便调快调慢吗http://m•hetushu•com?答案是肯定的,还不止一种方法。最简单的就是把电表下面的接线柱搭钩拧松,让它和电极接触不紧密,这样电表的转速就会变慢。
“样子货!白给我都不要,用着不放心!”什么叫死鸭子肉烂嘴不烂?洪涛就是!看着这些小姑娘小伙子把京诚公司上上下下收拾得一尘不染,躺地上打几个滚身上都不带沾土的,他满眼都是羡慕,嘴里却是嫉妒。
最后就是人员,管理层就别说了,张媛媛和孙丽丽换上一身套装,妆别画太浓,说是国贸大厦里的金领也没人质疑。洪涛整天就是沙滩裤、圆领衫,玩游戏急眼了直接光膀子,就算给他穿上一身西服也不像白领,总觉得像刚从澡堂子搓完澡出来穿错衣服了。也就金月还算稳稳重重,像个公司管理者的样子。
第二种方法很隐蔽,带着三百八十伏的电,谁没事去拆电表玩,就算拆开了,也不能确定就是有人动过手脚,说不定是电表出厂的时候没调好呢。反正百分百是不会把责任弄到自己头上,顶多是怀疑。但这个办法复杂还危险,三百八十伏的电啊,还得带电操作,这要是玩不好来一下,小命儿说不定就没了。
这些员工都是孙hetushu•com丽丽从家乡叫上来挣钱的老乡,按照她的说法,以前回家带人上来还得像做贼一样偷偷联系,现在不用了,一个电话打回去,分分钟叫来几十个,还都是年轻人,又听话又肯干,稍微懒点的都不要。
“你和我斤斤计较我不在意,来,看看吧,我可是真的对你不薄!”张媛媛没在嘴上占到便宜,又从大班台的抽屉里拿出个小本子扔到洪涛面前。
还有一种方法就比较专业了,它需要稍微了解一点电表的构造原理和三种工具。具体做法就是把电表的铅封打开,然后把电表外壳拆了,再用退磁改锥把电表里面的磁极拧一拧,就和拧家里的水龙头一个道理。调节好之后还得用铅封重新把电表封上。
别说一个月还有千八百便宜可占,就算只有一分钱他也不想放过,这才叫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而且占了还一点都不觉得理亏,上行下效嘛,不这么干才是不对滴。
然后就是功能,京诚公司这边不光有地下室的电脑屋,楼上的房子里还有一个办公室,张媛媛和孙丽丽每天就在这里办公。巨大的大班台和老板椅一来就是两套,分别放在了两个总经理办公室里。另外还有员工更衣室、会议室什么的,弄得挺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