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54章 近墨者黑

其实还真不是,自己和她就像同极性的磁铁,再怎么往一起凑合都没有吸引力。她帮自己收拾家只是她表达谢意的一种方式,这个女人外表看上去浑身都是刺,其实内心很单纯,和人交往也没什么太多手段,你对她好,她就对你好,对你好的唯一标准就是帮你干活!就这么简单!
“什么知识值这么多钱啊!”处处受制就容易让人着急,一着急就容易说出不太严谨的话,洪涛现在就被张媛媛挤兑的有点恼羞成怒了。“你以前不是天天说你肚子里的知识多值钱、多金贵嘛,怎么现在又不值钱啦?你告诉我一个准谱,你的知识到底值钱不值钱?以后别三天两头老变好不好?”张媛媛显得很委屈,可是她眼睛里的光芒却显示着她内心很高兴。
转眼夏天就过去了,孩子们开学了,电脑屋的生意也没前两月那么火红了,稍微有点降温。洪涛对此到没什么担忧,暑假期间学生来玩的人多,这些孩子们又爱诈唬,整天就显得比较热闹,其实对收入影响并不大,毕竟孩子手里没几个钱,有时候好http://m.hetushu.com几个人凑钱玩一个小时过过瘾就得在一边看着了。
“她让你不抽你就不抽了,怎么到我办公室里你一根接着一根的!”看到洪涛在别的女人面前如此顺服,张媛媛争强好胜的劲头儿又上来了。
“我晚上还约了人打游戏,你们自己吃吧!”她越是笑得甜美,洪涛心里就越抽抽,这明显是鸿门宴啊,指不定又要算计自己什么呢。古人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别给脸不要脸啊!让你吃就赶紧过去,哪儿这么多废话啊!老娘我大热天的专门给你炖排骨补身体,你还不给脸是不是!”不过这顿饭想躲也是很难的,孙丽丽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双手一插腰,清脆的嗓音就回荡在后海北岸了。
“……好男不跟女斗!”完了,这次是真被人家抓到话把儿了。洪涛既不能说知识不值钱,也不能说值钱,干脆不说了,我不和你聊了,不继续让你在嘴上占我便宜了,我走还不成吗!
“哎哎哎……娘娘您息怒、息怒,我洗个澡马上就过去吃!”泼和_图_书妇啊!这个女人住了没几个月,好的没学会,叉腰骂大街的本事都是日渐熟练。洪涛真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儿让街坊邻居都出来看热闹,只好改为赔笑,找个借口能溜就溜。
其实看看营业额就能明白,八月份和九月初几天的收入基本没什么太大差别,稍稍有点下降。这种幅度洪涛觉得在可容忍范围之内,什么行业都有旺季和淡季,总不能要求全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爆满、排队,买卖太冷清不好,太火爆也不好,稳定才是关键。
“我就喜欢瞎搅合的,一潭死水多没意思。开电脑屋的事儿暂时我还离不开你,但我也不想白用你,又舍不得给你太多工资,只能用股份糊弄了。等以后我找到懂技术、能信赖的人,就你这点股份还不是分分钟让我踢出去。”张媛媛现在的嘴也越来越损了,同样一件事儿换种说法就能让别人听着稍微舒服点,但是到了洪涛这里,她非用最难听的词汇。
“情哥哥……晚上去我家吃饭吧,我给你炖了排骨……”这天刚下班,车还没停稳,孙丽丽就扭http://m.hetushu.com着小腰堵在了车门外面,满面甜笑的向洪涛发出了邀请。
“嘿嘿嘿……不抽了、不抽了……”一到金月面前,洪涛浑身的刺儿立马就没了,或者说全趴下了。
“我乐意!金月,快过来听听,你张姐在这儿挑拨咱俩的关系呢,亏你还整天张姐长张姐短的!”挑事儿好办啊,那就互相挑呗,看谁能挑动谁。
“张姐累一天了,刚回来,谁像你整天除了玩就是玩。你怎么又在屋里抽烟?洗手去准备吃饭!”金月在这三个女人里最像居家过日子的人,系着围裙、盘着头,端着一盘菜走进来,还没等洪涛上去献殷勤,就先挨了一顿说。
“技术股!你不是说知识很值钱嘛,这些股份就是知识钱,如果你觉得不够还可以加。”可惜洪涛的企图再次落空了,张媛媛一句话就把购买股份的路也堵上了。
“我要是娶了你,别说后海北岸,连北海后门那一片都得是咱们公母俩的天下!”对于孙丽丽的彪悍洪涛是深有体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真不敢把她逗急了。
不过张媛媛对这件事的看法http://www•hetushu.com好像又和自己不太一样,月初这几天她没事儿就趴在办公室里算账,还问过自己两家电脑屋挨着是不是影响生意。自己当然没给她好脸,前几天刚从她那里吃了亏,现在正好找补回去。至于两家电脑屋挨着是否会互相影响的问题,自己大概想了想,得出一个答案之后也就忘了,根本没当回事儿。
“……那成,股份就股份吧,不过这些股份我得掏钱,总不能白要吧?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张媛媛说的也对,亲兄弟明算账。她不想欠自己太多人情,有了这些股份可能心里舒服点呗。既然她坚持要给,自己也不能玩了命的不要,不对,不是要,是买!
“去我屋里洗,包给我,换洗衣服我帮你拿!”可惜想溜都溜不了,孙丽丽对洪涛这些招数已经领教过了,吃亏上当就一次,万不能次次都好用。
“主席他老人家说的没错,阶级敌人总是想反攻倒算!你就不能踏踏实实自己干,非拉上我有什么用啊。你去周围和街坊邻居打听打听,论搅合谁有哥哥我厉害,你就不怕将来我把你的买卖搅合黄了!”本子http://www•hetushu.com里夹着一张京诚公司的股东登记表,上面的内容挺简单,就是三名股东的投资额度和占股比例。张媛媛和孙丽丽各自投资二十二万伍仟,各自占有京诚公司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而自己的大名也在上面呢,占股份百分之十。
常言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现在自己家里每周的卫生都是孙丽丽过来打扫,衣服也是她帮着洗,就连内衣裤她都管,自己家里什么东西放到哪儿了她比自己都清楚,如果是不熟悉的外人见到,肯定以为她是自己媳妇呢。
“金月,你就傻吧,她们俩说请我吃饭,结果你累死累活的做饭,正主儿倒躺在这里装死!”可惜有时候自己这张嘴不太受大脑控制,看到不平事儿就想说说。
说是请自己吃饭,其实桌子上只有一砂锅炖排骨,在厨房里忙活的只有金月一个人,张媛媛穿得挺整齐躺在沙发上撂平,一看就是刚从外面回来不久。也不知道她这些日子在干什么勾当,经常会出去一天半天的,回来之后就揉着脚喊累。洪涛也不好过多打探别人的隐私,这个女人可不像孙丽丽那么好对付,还是少惹她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