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57章 涛到成功

“这个家伙还挺狡猾,当初他盖房子的时候非要弄个地下室,我还以为他是说着玩的,没想到还真能弄出这么赚钱的生意。可惜我和他合不到一起去,整天就知道捣鼓他那些破玩意,要不就玩游戏钓鱼,还跑去和老头下棋,你要不和他说话他就一整天不搭理你,闷死了。你要说他一句他能顶你两句,气死人!”孙丽丽对于洪涛的任何优点都要抹杀干净,然后换上缺点才舒服。
“等着我啊!”房子看明白了,洪涛向四周巡视了巡视,然后径直向后面的小区里走去。
“不麻烦,真不麻烦……哦,今天值班是吧?那成,这顿饭先记上,改天我再请……真没事儿,别别别,别挂啊,是有点小事儿。您认识不认识东城这边的人,比如说安定门所的。是这样,我想在这边租个房子开分店……嘿嘿嘿,小买卖、小买卖,赚不了几个钱,这不才玩了命的多开嘛。对啊,我看上的这所房子就在安定门所的管界里,房东是学校。您说这公家的事儿,我一个私人小店主去了人家也不爱搭理我啊……对对对,您帮我问问?好好好,我等您电话!”
“哼,敢不叫我挠死他!……不过你说人家会看上咱们吗和_图_书?他小舅可是知道我们以前是做什么的……”孙丽丽一提洪涛立马就全身充满了斗志,可是再往后一想立刻又撒气了。虽然嘴上不说,但当过小姐这件事儿会伴随她的一辈子,是永远也忘不了的痛,不管上岸没上岸。
房子是不错,大开间,一层差不多一百五十平米左右,两段房子的格局基本都一样。三层全租下来的话有点多,不过这不是问题,只要价格好,多点就多点了。问题是这里的房东是谁张媛媛并不清楚,上次她来的时候为了问这里的房东还特意去旁边饭馆里吃了顿饭,结果饭馆里的人只知道左边的房子好像是学校的,哪个学校也不清楚;右边的房子干脆就是不知道产权人是谁。
“喂,是孟大队长吗?……您听我这口气,像需要您捞的样子吗?就是嘛,你弟弟我现在改邪归正了,是正经商人啦。哎,对,听我小舅说了是吧?那就好办了。我呢刚发了笔小财,第一个就想起您来了。以前老麻烦您照顾我,我心里是真过意不去,可惜当时我穷啊,想报答您也有心无力,现在我必须请您一顿,不许不来,不来就是看不起我!”发动了车,把空调打和_图_书开,洪涛先没走,而是拿着张媛媛的电话开始拨号,通了之后就是一顿自来熟,笑的无比奸诈。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去找人打听了吧。这里是他的地盘,还是听他的吧。走,我们去树荫下坐会儿。”张媛媛好像对洪涛的本领更有信心,走到停车场中间一颗高大的杨树下,从包里抽出一包纸巾,把水泥围挡擦了擦,然后侧着腿坐了下来。虽然经过洪涛的劝说,她和孙丽丽都不再穿太暴露的衣服了,但裙子长度依旧堪忧,站着还没事儿,坐下的时候就得采取些技巧了。
“你和他就是天生的对头,你看金月就不像你这么毛躁。对付他这种人不能硬顶,越顶他就越硬,你得软,他也就跟着软了。”张媛媛很理解孙丽丽对洪涛的看法,这两个人属于天生八字不合,见面就掐架,但谁也不往心里去,打完了和好,没过三分钟接着掐。
“不是吹啊,只要我想知道的,就没有知道不了的!我一进小区,群众们就和见到亲人一样,扑上来抢着告诉我……”洪涛把手里的空瓶子还给了孙丽丽,拿过张媛媛的饮料一边喝一边开始吹上了。
“哈哈,你要是当了他舅妈可就有意思了,到时候hetushu•com你猜他是什么表情?会不会叫你舅妈?”张媛媛真没想到孙丽丽还有这份心思,然后立马就想到了辈分问题,表情很精彩。
“……我肯定不会去破坏他和金月的关系,不光不会破坏,还会尽量撮合他们在一起,他们俩很合适。可是感情上的事儿很难讲,有时候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从他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以前没感受过的东西,很吸引我。我只是想和他多待一会儿,可是他对我戒心太重,总怕我算计他。唉,这也是当初落下的病根,现在想转变都难了。”张媛媛没有否认孙丽丽的猜测,只有和孙丽丽在一起她才能完全放松下来,身心都放松。
“你们俩这是冥思什么呢?”突然,一个声音从两个女人身后响起,打破了这份宁静,同时也把两个陷入沉思的女人吓得够呛。
“……要是别人都像他一样能理解我们多好啊……”对于孙丽丽问的这个问题,精明的张媛媛也回答不出来,两个人愣愣的看着停车场里的车辆,陷入了沉默。
“完了完了……掐到我死穴了……妹子,哥马上就没命了,来,死之前让哥香一个。”真疼,所以洪涛打算从张媛媛身上把这个亏找补回来。
“其实我觉得m.hetushu.com他小舅人倒不错,说话也没他这么难听,家里只有他姥姥一个人……”张媛媛说的事儿孙丽丽也解决不了,一说起这个话题她也有了感触,这些话也只能和张媛媛才能说。
“他说的很有道理,电脑屋用不着开在繁华街区。我这些日子特意问过一些来玩的人,他们基本都是听人说起有电脑屋才来的,而且不怕远,也不在乎到底开在什么地方。所以他开业的时候连招牌都不挂,照样顾客盈门。你别看他什么都不在乎,其实他脑子好使的很,有些事情看得比我还清楚。去繁华街区找这么大的房子价格多贵啊,成本就增加了。”张媛媛站在洪涛的角度,给孙丽丽解释了一下开电脑屋应该用什么样的房子。
“他去干吗了?”孙丽丽对洪涛的行动不太理解,旁边饭馆的人都不知道房子主人是谁,难道小区里会有人知道?
“你是鬼啊!怎么跑到我们身后去了!”孙丽丽气得想打洪涛,但她穿着高跟鞋和半步裙,不指望能追上洪涛,干脆把手里拿着的饮料瓶子扔了过去。
“哎呀,你们俩就别闹了,不热啊!”张媛媛连挣扎都没挣扎,就让洪涛在停车场上抱着亲了一下。
“嘿嘿嘿……傻死你,这个小区有两http://www.hetushu.com个门,那边还一个呢。”瓶子没打到洪涛,却让他一把接住了,然后拧开瓶盖,咕咚咕咚把剩下的小半瓶饮料都喝了下去。
“给你,我这儿还有呢,打听到房主了吗?”看到洪涛一脑袋的汗,张媛媛又把自己的饮料递了过去。
“这个房子在胡同里面,来往的人也不太多,你说合适吗?”孙丽丽也以同样的姿势坐了下来,转着脖子向四周看了看,提出了一个疑问。
“你能不能正经点啊,赶紧说正事儿!”孙丽丽撇着嘴照着洪涛腰上就是一把,不光掐,还得拧!
此时的洪涛就像个马屁精,虽然孟津不在眼前,他依旧冲着方向盘点头哈腰还带着满脸的谄媚表情。这样做倒不是他故意的,只有这样才能让语气更真诚,否则蒙不了电话那头的人精。
“姐,你是不是对他真有意思了?我觉得你这些日子有点反常,看他的眼神都不正常。如果你要是真有这个意思,那金月怎么办?我看他对金月还是挺认真的,而且他是个死心眼,很难改变主意吧?”趁着洪涛不在,孙丽丽问出了一个她始终想问的问题。
“嘿嘿嘿……走,先上车,把电话给我用用。”如果张媛媛挣扎,洪涛更高兴,可是她不挣扎就没意思,也就不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