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58章 熟人好办事儿

“那你是怎么问出来的?”张媛媛赶紧回身拦住了要扑上来报仇的丽丽,她也很好奇洪涛到底是怎么问出来的。
“成成成,我先去办事儿,您留步留步!”裴所长这么痛快,洪涛也得痛快点,拉着张媛媛开门就走,至于说人家打算没打算送,这句废话也得说,态度嘛。
洪涛没有张媛媛这么喜出望外,孟津办事儿比小舅舅靠谱多了,他能办的就会办,不能办的也不会不好意思说。所以他能让自己来找个裴所长,就肯定不会为难自己,与其说是两瓶酒两条烟的功劳,不如说是孟津的面子够。否则第一次见面,人家能不能听自己讲完、敢不敢收你礼物都很难讲,派出所所长还缺这点烟酒?
“多大点事儿啊,你还真打算让我请他一顿?我敢请,他好意思去吗?不过也别高兴得太早,人家只管介绍房东给咱们认识,具体怎么谈、谈得下来谈不下来就得靠咱们自己了,去看看再说吧。”
“我也不知道您是什么口味儿,就自己从家里瞎拿了点……这可不是送礼,头一次见面就得麻烦您,这是礼貌。”人家直爽,洪涛可不敢跟着直爽,越是表面上看着直爽的人,有时候心眼越小。该说的话必须说,洪涛也不想省这几句,人都来了,还在乎这么几句客气话?
“哈哈哈哈,看来你和孟队还真是挺熟啊,他连这点事儿都和你讲啦?成,喝不喝到www•hetushu.com时候再说,你先去把事儿办成了比什么都强,替我和孟队问个好啊。”听了洪涛的客套话,裴所笑得更爽快了。会说话的人,几句话就能点出很关键的信息,不会说话的人,墨迹好几天照样让人迷糊。现在这位裴所长已经不怀疑洪涛和孟队的关系了,说起话来也就更随意了,他本身也不像个太讲究的人。
“方家中学的房?他们没用着?”领导嘛,都是抓大放小的,太细节的事情不知道也很正常,裴所长这次有点含糊了。
“应该是没用,我刚去看了,里面空空的,地上都是尘土,看样子空闲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洪涛使劲儿点了点头,还把自己现场勘查的结果汇报了汇报。
“这好办,等我打个电话问问!如果真是他们中学的,还真空着,你想租就租下来,我和他们学校比较熟。”裴所长看洪涛说得这么确切,暂时信了,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拨号。
“是这样,我看上了咱们管片里的一个房子,就是福苑小区门口那个三层小楼,想租下来弄个电脑公司。”裴所长的烟瘾真是大啊,洪涛自己这根烟刚抽了一半儿,他那根已经掐灭了,然后伸手又去摸桌上的烟盒。洪涛见状赶紧起身上前一步,把中华烟又递过去一根,看来他挺喜欢这口儿,干脆连烟盒都放他桌上吧。
“不是那间,是中间靠和_图_书着税务所的那间,我听说产权是方家中学的,房子也是商业用房。”幸亏洪涛找过物业,把这座三层小楼的几个房东都打听清楚了,否则让裴所长这么一说,这件事儿恐怕就黄了。
“哦,小洪是吧,坐坐坐……你们来的还真快啊。说吧,我和孟队是老相识了,你的事儿他大概和我说了说,具体还得你自己讲。”裴所长是个红脸汉子,身材圆鼓鼓的,大脑袋大肚子还是个大嗓门。岁数得有四十多了,比孟津大不少,也不知道他们俩是咋认识的。
“没出息的玩意,把你和我的狠劲儿拿出十分之一,这里你就能横着走了!”洪涛趁机又损了她一句,然后下了车,先没进派出所大门,而是拉着张媛媛去了旁边的一个小卖部。
“我不想进去,在车里等吧!”孙丽丽这个毛病一直都有,就是怕警察,从心里怕,估计当年没少吃亏,哪怕是来找关系的,依旧不愿意离这个强力部门太近。
“裴所长您好,我是孟津的表弟……”进了派出所,问到了裴所长的具体房间,洪涛毫不犹豫的敲了敲门,等里面有人应答之后,推门就走了进去,同时一盒已经打开的中华烟也跟着话一起递了过去。
“呦,你以为是个人去物业公司人家就能告诉你啊!不信你再去试试,看看能问出来不?”对于孙丽丽这种态度,洪涛真不能忍,回头照着她和*图*书脑门就是一下。
“你真是孟津表弟?他可没你懂事儿啊!哈哈哈哈……说吧,听他电话里的意思是你要租房,可是找不到房主?”裴所长说话爽快,收礼也爽快,根本没客气,连提都没提,就把两个袋子忽略了。
“这就成啦?”张媛媛又一次对洪涛刮目相看了,她也有公安口的熟人,可是每次求人都不这么容易,对方不吃你两次喝你两顿是不会轻易撒嘴的。
“这一片是回迁房,肯定有物业公司,谁是房主去物业公司问问不就明白啦,笨!”洪涛得意洋洋的揭开了答案,合算他也没啥诀窍,只是地头熟。
“那可太谢谢您了,改天我叫上孟队咱们好好喝一顿,我听说您起步就是一斤半,到时候您可得手下留情,我和孟队加一起都不够您的最低消费呢。”有熟人就是好办事儿,十分钟不到租房的事儿基本就算定了,下面无非就是房租问题,过去慢慢谈呗。
可能有人要问了,就一个胡同里里的小卖部还有五粮液和中华烟?小卖部老板脑子进水了吧?进这种货得猴年马月才能卖出去啊。
这次洪涛没再买礼物,去找裴所长是求人,来找学校的主管人员谈房子的事儿就不是求人了,这是买卖,不能把姿态放得太低,否则对方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个没啥社会经验的雏儿,那等着自己的就是狮子大开口了。
“成了,你去他们学校找李主任,房子的http://www.hetushu•com事儿归他管。我和他说过了,他就在学校里等着你们,现在就去。”一顿哼哼哈哈之后,裴所长把电话一放,拿起笔来刷刷刷写了一张便签纸递了过来。
“哦,裴所长是吧,得嘞,我这就去!孟哥,他是喜欢抽烟还是喜欢喝酒?别不用啊,我这是为了赚钱,怎么能白用人家呢。再说如果这件事儿办成了,以后他就是我的领导啦,不能怠慢啊!”一秒钟之前还是摇头摆尾的龙,一秒钟之后又变成了点头哈腰的虫,洪涛老觉得张媛媛是千面娇娃,其实他自己的变脸速度也不慢。
十几分钟之后,他和张媛媛各自提着一个装得鼓鼓囊囊的不透明塑料袋走进了派出所的大门。袋子里是两瓶五粮液和两条中华烟,孟津给他介绍的这位所长是又抽烟又喝酒。
不光说,一边说一边还得把袋子口略微打开点朝向裴所长的方向,让人家瞥一眼自己的诚意,顺手再把这两个袋子塞到沙发后面不引人瞩目的地方。这里是单位,万一有个人进来汇报工作啥的,看到了不合适。
很快,洪涛的车就停到了一个大四合院门口,这个院子不是普通民居,因为院门上挂着安定门派出所的大牌子。从福苑小区顺着胡同往西走到头,一拐弯,再走半条胡同就是派出所。还是那句话,胡同串子根本不用问路,脑子里自带地图,比GPS还准!
这个问题问得太没生活常识了。不知道hetushu.com大家仔细观察过没有,但凡是在这种政府强力部门附近,都会有几家并不起眼、但内容极其丰富的小店铺存在,不信自己去看。它们为啥能生存呢?看看洪涛和张媛媛手里提的东西就明白了。
“切,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绝招呢,原来就是去物业啊……”孙丽丽也在支棱着耳朵等着听洪涛的答案,结果是失望再加失望,这个答案太没故事性了。
“简单啊,我就说我是街道刚来的统计干事,头一次下片搞统计数据,让他们多帮忙……滴滴滴、滴滴滴……嘘,别吱声,我先接电话!”洪涛的回答让张媛媛和孙丽丽大眼瞪小眼,全都没话了。这个招儿也就洪涛这样的地头蛇能用,别人谁想的出来啊,她们俩连街道办事处里面什么样都没见过,想出来也装不像。
“你怎么一打听就知道房主了?”张媛媛不知道洪涛在和谁通话,但是内容她听明白了,这是在找人联系房主呢。不过洪涛是怎么打听出来房主是谁的让她很纳闷,当天她在这边把能问的人都问了,连看停车场的老头都问了,也没打听出来房主的详情,怎么洪涛一来,半个小时就解决了呢?这里难道还有什么诀窍?
“哦,那个房子我知道……不过挺麻烦啊,他们家里哥四个正打官司呢,房子到底最终怎么分都没定,现在不好租吧!”不愧是所长,管界里的事儿都门清,洪涛刚一提人家就知道是哪儿了,工作认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