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60章 潜规则

“这就好办了,我约他出来他肯定放心,地方你找,最好别在城区里,人多眼杂。时间嘛……今天是周日,明天我得值班,后天还得去局里开会,要不就下周三四怎么样?到时候我作陪,你们好好灌灌这个老小子,只要让他在席上吐了口,那就别想缩回去,只要一分钱房租他也得办!这个包票我敢打!”裴所长一拍巴掌,觉得这件事儿有点眉目了,洪涛这顿酒也没白请,至少在孟津面前不算太没面子。
“咱们不亏,如果没有裴所长出面,那位李主任是不会痛痛快快跟着咱们出去的。这种人我见多了,既想吃荤腥又怕惹麻烦,轻易不会和陌生人有什么出格的事儿。所以啊,这顿酒必须喝,到时候还得感谢裴所长。”看到洪涛还是不笑,张媛媛干脆伸出手捏着洪涛的脸弄出一个笑模样,耐心的给洪涛解释着里面的窍门。
“笑不出来啊,早知道如此,何必再喝这顿酒呢……”洪涛活动了活动脸上的肌肉,都让酒精弄得麻木了。
“小洪啊,不是裴叔不帮你,而是李主任这个人不太好斗。在学校里他的根子不软,校长都得让他三分,学校后勤方面的事儿一直都是他负责,从来也不让别人插手,我估计就算找到区教育局,为了这点事儿上面也不好说什。”
“不用等啦,今天我就给您一个送大礼的机会。走,咱们到上面说去,这下面不让抽烟。”孟津就算说出来洪涛也不在www•hetushu.com意,但这句送礼的话正好说倒点子上了,赶紧咬住别撒嘴。
“孟哥好!洪涛经常提起您帮他的事儿。”金月比孙丽丽强多了,还知道以主人的身份陪客人说说话。
他一到酒桌上立刻就精神焕发,各种各样的劝酒词层出不穷,基本也不怎吃菜,小杯子举起来的频率和心跳差不多,也没吃菜的时间。
那最后一条路就只有依靠张媛媛了,要不就别想在房租上降太多,估计合同也不会签太长时间。这种价格不低、租期不长的合同根本没经济价值。
借着酒劲儿,洪涛冲旁边的一个路人推销起张媛媛来了,一边说还一边捏着张媛媛嘴,让对方看清楚牙口。张媛媛还挺配合,不光把嘴张开了,还扭了扭腰,展现了一下身材。
“不过我和他因为拆迁的事儿倒是接触过几次,他这个人嘛就一个爱好,逛歌厅!你看看在这两方面能不能想想办法,我当个担保的还是没问题。”裴所长人确实不错,大概试出了张媛媛和洪涛的酒量之后,也就没玩了命的喝,当第五瓶酒见底的时候他放下了杯子,开始说正事儿了。
“这边还有!都是你开的?”孟津没想到刚看到的地下室只是一半儿,另一半照样还是满满当当一屋子人。
洪涛则充当敲锣边的,挥舞着小锤子抽不冷子就给裴所长一下,以分散他的攻击力,减少点张媛媛身上的压力。孟津还真能说到http://m.hetushu.com做到,他是两边都不帮,还两边都害,一会儿跟着裴所一头,一会儿跟着洪涛一派,目的只有一个,看热闹,如果能让三个人都喝趴下他才高兴呢。
“能不能带个帮手?我一个人肯定没戏啊!”喝酒洪涛倒是不怕,虽然不喜欢,但在社会上混这种场面离不开。不过裴所的酒量都挂在脸上了,自己还真不是对手,如果还没喝到一半儿自己就趴下了,效果肯定也不太好。
酒喝美了,事儿也办妥了,孟津这个唯一还能开车的人自然要先送客人走,洪涛和张媛媛本来就做好了躺着回去的准备,根本没敢开车来,现在还能扶着墙走,已经算超额完成任务了。
“哇!原来我还值这么多钱啊?假如有一天有人拿一百万……不,五百万换你不再搭理我了,你换不换?”张媛媛的关注点好像并不全在房子上面,说着说着就开始跑偏。
“这是我对象,金月。来,金月,叫孟哥,这是真哥,别的都是假的!”介绍完孙丽丽,还得把金月也拉过来介绍介绍,而且是重点介绍。
“今天不是周末嘛,人稍微多了点。您往这边走,还有一屋子人呢。”洪涛嘴上说的客气,可是脸上的表情很不高兴。来看看就来看看吧,还穿着警服,这不是成心来捣乱的嘛!
“要不把咱们的房子租出去,然后补贴那边的租金吧,不就十几万快钱嘛,只要他能把租期签长点,和图书这点钱我觉得也不亏。”洪涛还是不想走这一步,怎么想怎么别扭。
“学校是区里的单位,和所里没有统属关系,我也没什么可以拿住他们的事儿,大家就是有事互相商量。租房这个事儿我只能帮你垫个话,估计也起不了多少作用,毕竟那是人家单位里的工作,我不能直接插手。”
“这么多人?”刚跟着洪涛进入地下室,孟津就有点晕了,一屋子的年轻人,都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盯着电脑屏幕使劲儿呢。他这个着装的警察下来,几乎没人搭理,连抬眼皮看一眼的都很少。要说是洪涛故意找来凑数的吧,看着真不像,从十几岁到三四十岁的人都有。
酒是喝得不错,第二天洪涛带着张媛媛一起去了顺风海鲜酒家,汇同孟津和裴所长向一箱子五粮液发起了总攻。事实证明多亏带着张媛媛来,否则光靠自己真对付不了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
“孟哥……您先坐,我去给您拿饮料。”让洪涛抓个正着儿,孙丽丽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过来,脸上挤出大便干燥般的笑容,然后又躲开了。
“洪哥哥、洪哥哥……别拉着你的驴脸了,给我笑一个。”出了酒楼的大门,两个人站在街边等出租车,张媛媛很自然的挽着洪涛的胳膊,仰着脸看,然后笑嘻嘻的逗洪涛。
“这事儿好办,裴所以前也是老刑警,我们俩住一个宿舍。你要求他办事儿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陪他喝酒,喝痛快了事就办了。”听完和_图_书了洪涛的请求,孟津没有拒绝,如果洪涛真能踏踏实实做买卖,他倒是求之不得。
“合资!我自己哪儿有那么大本事,这不就是靠着祖辈的房子蹭点钱花嘛!丽丽,你躲啥?别怕,过来叫孟哥,这是咱们的保护神!”是不是自己开的,这个问题没法隐瞒,营业执照上都是别人名字,一看就明白。但是正要往门口溜的孙丽丽不能放过,哪儿能看到警察就溜号啊,这也太怂了。
“呵呵呵呵,姑娘真会说话,他能夸我?他不骂我就不错啦。你可得看好这个家伙,别让他出去四处惹事,老老实实在店里待着多好。今天我来的时候他没提前和我打招呼,赶明儿等你们办事时我再把礼补上。”孟津看了看金月,又看了看洪涛,嘴上没说,但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一切,觉得洪涛配不上金月呗。
张媛媛这次也没法再装了,这是为她办事,总不能眼看着洪涛被打得落花流水,于是也把压箱底的功夫拿了出来,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你找理由罚我三杯,我就得找借口让你连饮,一男一女算是卯上了,谁也不示弱。
“五百万?哪儿用的了这么多啊,把中间那个百字去掉我就知足了。哎,哥们,拿五万块钱来给我,然后她归你了,要不要?”让张媛媛这么一搅合,洪涛也顾不上郁闷了。他原本就是喜欢说笑的性格,现在有人自诩价值五百万,必须打击打击。
想什么办法呢?其实洪涛自己也没啥办法,只能接着去m.hetushu.com求孟津,或者说是让孟津再去请哪位裴所长帮忙。孟津来的挺快,他一直都不太相信洪涛能干什么买卖,这次正好来看看。如果洪涛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就必须得管管了,不能看着这个孩子把家败了。
“……歌厅我倒是有认识人,要不就找个时间把李主任约出来,我找个度假村咱们一起去休闲休闲如何?”裴所长的话洪涛听明白了,也绝望了。这时张媛媛在桌子下面用脚踢了踢自己的腿,洪涛看了她一眼,很违心的同意了她的选择。
“随意,人越多越热闹。不过别把我算上啊,我中立,两边都不帮!”孟津这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先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裴所长能把李主任唯一的喜好点出来,说明他还是比较了解这位主任的。人家话里说得很清楚,不是不想帮而是帮不上。找校长没戏,到了区里如果不是特别亲近的关系也没戏。既然裴所长都说没戏了,洪涛基本也就断了这个念想儿。
“有病!没酒量就少喝,出来散德性!”这位牵着一条狗的男人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让洪涛这么一问有点迷糊,然后就觉得受到了侮辱,再看了看洪涛和张媛媛的模样,知道碰上了两个醉鬼,也没纠缠,小声骂了一句匆匆离开了。
“那就下周四吧,咱们周四下午走,周五上午回来怎么样?”张媛媛生怕洪涛借着酒劲儿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此刻他那张脸已经又变成驴脸了,还煞白煞白的,赶紧自己接上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