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65章 又是酒醉后

“嘿嘿嘿……还是我聪明吧,我有地下室,不怕你干妈了!”洪涛的两只眼都快睁不开了,可仍旧努力留着一条缝,向四面看了看,估计啥也没看见,不过他挺高兴。
“咦?你不是出国了嘛,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被张媛媛抢走了酒瓶子,洪涛晃晃悠悠的半天才把眼神对好了焦圈,然后突然笑了,指着张媛媛傻傻的问。
“我刚从月亮上下来,看嫦娥去了!”张媛媛对洪涛目前的状态太熟悉了,她这辈子见得最多的就是醉鬼,每天不见上几个就不算上班。
“恩,你想我不想……”没有外套的阻隔,洪涛的手很容易从丝绸汗衫的扣子中间钻了进去,当摸到热乎乎的身体时他总算平静了下来,脑袋也出溜到了张媛媛的大腿上。
她脸上的妆已经花了,外面的衣服倒还算整齐,可是全部内衣包括袜子都塞在包里,不是不想穿而是不能穿了,没一件是完整的。
“我来帮你,别急、别急,这里是地下室,谁也不会来的……”眼睁睁看着两粒衬衫扣子划着弧线飞了出去,张媛媛用力抱住了洪涛的腰,在他耳边小声安慰着,这才让他稍微平静了一会儿。趁着这点功夫,张媛媛迅速褪和图书下裤子扔的远远的,以免让他抓到又得遭殃,然后开始帮他把腿子脱掉,也扔远一点。
打网球肯定是不成了,先别说打,能不能站直了不倒都是问题。游泳、水疗什么的也不成,出溜到水下面淹死咋办。按摩保健也没法做,这位看见谁都打招呼,完全进入了忘我状态,会不会拉着按摩师当金月很难讲。干嘛去呢?正好看到有歌厅,得,这里自己熟悉,还是进去找个包房先醒醒酒吧。
“你个害人精啊,想折腾是吧?成,我陪你折腾!哎呀,这边,那里是厨房!”现在张媛媛才知道洪涛有多大劲儿,他那只手和大钳子一样捏得自己胳膊生疼。既然他要疯那就疯疯吧,平时也难得疯一次。前几天刚疯了半次,显然是没疯够。
“对对对,不穿衣服了,这里是我的新家,就是按照当初咱俩商量的样子盖的,还有地下室呢。对,我们去地下室,你干妈来了也找到不到我们。”衣服这个词儿洪涛听到了,然后就开始动手在张媛媛胸前找扣子,划拉了好几下啥也没找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晃悠着站起来,拉着张媛媛就走。
这里的歌厅挺大,但是客人不多。想想也是,http://m.hetushu.com跑了几十公里到城外,谁还来歌厅里玩,想去歌厅城里多得是。人少更好,张媛媛随便要了一间包房,然后拖着正和领位小姐聊人生的洪涛踉踉跄跄下了楼,顺着昏暗的通道走进了最里面的一间包房。
按照洪涛的表现,已经是真醉了,这时候根本认不清人,也听不见别人说话,脑子里都是自己的想法。和这种人聊天特别省事,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有声就成。
“泡一壶浓茶,再给我一大杯牛奶,多加糖……不叫的话别来打搅!”等服务员把最低消费的红酒、洋酒、果盘、小吃上完,张媛媛跟到了门口,和服务员交代了几句,顺手塞了二百块钱到她兜里。
“哎呦,活祖宗,别喝啦!”交代完了服务员,张媛媛在通道里深呼吸了几下,努力让自己也昏沉沉的脑子清醒清醒,这才重新推开房门,立马看到洪涛正举着一瓶红酒对嘴吹呢,小半瓶已经没了。
“想,天天想……进来吧!”洪涛的手准确的抓到了目标,这让张媛媛浑身一软,但门外响起的敲门声让她不得不重新打起一点精神,尽量坐正身体。
“乖、乖,这里就是地下室,你看,和图书多黑啊。”张媛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算是把下盘极度不稳的洪涛重新拉回到沙发上,然后抱着他的脑袋像哄孩子一样小声哄着。
“别闹,你把我衣服都弄脏了,明天怎么见人啊!”张媛媛努力想推开洪涛的脑袋,他嘴上还有红酒呢,全都蹭自己衣服上了。可惜真推不动,他的一双手就和铁箍一样箍得死死的。
“您放心,晚上客人不多,我和领位说一声,再来客人安排他们去另一侧的房间。”服务员笑的很甜,这笔小费是意外之财,态度必须好。
这个衣钩设计得太用心了,它就在门的小窗户上面,平时看上去不明显,也不会遮挡窗户,符合公安局的要求。但只要拿一件衣服往上一挂,把三个挂钩都用上,那这个小窗户就和没有一样了。这还不算完,临走之前她还把屋里的灯调到了最暗,然后才像影子一样从门缝里溜了出去。
“成啦,你喝太多了,看看,眼珠子都红了,回去泡泡澡睡觉吧啊,别折腾了。”张媛媛也喝了不少,走路直打晃,哪还有力气打球。
被抬着的人就是洪涛,他在包房里疯了一个多小时,差点没把张媛媛折腾哭,连着爆发了两次才算老实,昏睡了和图书过去。张媛媛还得忍着一身的疲惫帮他套上裤子,这才叫人帮着抬他回小院。
“你不就喜欢疼嘛,看我怎么收拾你,让你不声不响的跑!”张媛媛这一巴掌并没让洪涛清醒,反倒让他进入了野兽状态,龇牙咧嘴的爬起来,直接把张媛媛按倒在沙发上,两只手一分,原本还连着两颗扣子的上衣就完全分开了。
半夜时分,从歌厅里走出一行人,三个穿着黑马甲的吧员正费劲的抬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后面还跟着张媛媛。此时的她一脸红晕,那种红和喝酒的红区别很大,不是满脸通红,而是脸蛋、脑门最红,四周越来越淡。
“你是偷偷跑出来的吧?来来来,快让我抱抱,我可想你了……”果然,洪涛根本没对嫦娥是谁表示疑问,而是一把抱住了张媛媛,把脸拱在她胸前来回的蹭。
“对,这个给领位,茶水先不急,牛奶快一点。”张媛媛拍了拍服务员的肩旁,对她的理解能力很满意,然后又拿出一百块钱让她带给领位。在这种地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职责,少了领位那一份儿也不成。
“那、那不成,钱都花了凭什么不打?打!必须打!把预定的项目都玩完,否则谁也不许回去睡觉!”和-图-书窝囊了一晚上、赔笑了一晚上、又灌了一肚子酒,洪涛并不觉得冤枉,但得发泄发泄。张媛媛是谁?估计他现在已经忘了一半儿,不由分说抓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走,咱俩去网球场!”好不容易把裴所喝美了,他挺着大肚子扶着美华走了,洪涛肚子里就和着火了一样。说晕吧,也不太晕,精神头还挺足,拉着张媛媛还要去打网球。
“牛奶和茶……”服务员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看到衬衫前襟已经被崩开的张媛媛和一只手钻进别人衣服里的洪涛之后,抿嘴一笑,把一杯牛奶和一壶茶放到了茶几上,捡起地上的上衣走到门边,把上衣挂了上去。
“唉,她和你一样,聪明的不是地方。嘶,别咬,疼!”张媛媛对这个服务员的平价很高,可惜她和怀里这个家伙一样,都错了。怀了这个正在用嘴品尝自己的家伙是认错了人,她是判断错了客人的处境。可惜现在说啥也没用了,他不光是在尝,还用牙齿咬。
“别揪、别揪,我帮你解……”得知自己已经身处地下室了,洪涛倒是不折腾了,不过他的手也没闲着,一直在张媛媛身上来回摸。张媛媛实在是拗不过他,干脆自己把外套脱了,免得最终被撕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