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67章 更年期的她

“我觉得应该差不多吧……你看啊,我父亲就是这种人,愿意过与世无争的清净生活。我虽然比他活份了不少,但骨子里其实也是一脉相传。孩子从小跟着父母长大,必然会受父母的影响,一般来讲受父亲的影响应该更多些。而一个人童年受到的影响最深刻,很多习惯一辈子都改不掉。”洪涛还真是有问必答,开始从教育学的角度讲解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准确的说是张媛媛把回车电脑公司收购了,她入资六十万成了大老板。公司的业务依旧由宋老板主管,她只派过去两个员工当做自己的代言人。这两个人洪涛很熟,就是原来娱乐城里洗浴中心的收款玲子和她老公,那个瘦猴厨师。
自己天天玩电脑,去中关村比去厕所还勤快,可就是没看到这些挣钱的道道。她刚接触这个行业不到三个月,立马就看到了,不光看到,还有行动,这就是天赋啊。
“嗨!你又来了不是!咱能不提那件事儿了不?小月月整天管你叫姐姐,你这个姐姐却整天在背后给她使绊儿,这么干有点太不仗义吧!再说了,那件事儿都过去好久了,我刚要忘你就提一遍,你是成心找不痛快吧!我看你是皮肉又痒痒了,要不哥哥我给你松松骨吧。”洪涛对这个问题很敏感,擦边球都不能提,一提就急。
“你就那么肯定你会和金月生孩子?不是别人?”张媛媛的嘴角露出一m•hetushu•com丝笑容,又问了一个问题。
“那要是不让你孩子和你在一起生活呢?”张媛媛听得挺认真,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不光听,还提问。
这件事儿洪涛更不担心了,反正是李主任去盖章,他现在绝对不敢食言,否则不光自己饶不了他,裴所长也得和他没完。这不是耍人玩呢嘛,耍别人无所谓,耍国家强力机构的基层一把手,这是嘬死啊!
可是接下来的事儿就让洪涛有点咧嘴了,趁着新房子装修的一个多月时间,张媛媛跑了好几趟中关村,也不知道是怎么把宋老板给说活泛了,两个人居然干起了合伙买卖。
这两个人合算是张媛媛的发小,是张媛媛把她们从老家弄出来的,之后就一直跟着她在各个场子里奔波,算是她的嫡系,仅次于孙丽丽的亲密程度。
回到城里的第二天洪涛就和张媛媛一起去了学校,当一个装着烟和钱的袋子放到了李主任的办公桌下,一份已经拟好的合同也适时的出现在办公桌上。四层八百平米的商业用房原则上属于京诚科技有限公司了,租期五年。至于五年之后咋办,合同上注明了京诚公司有优先承租权。
“干嘛不和我一起生活啊!虽然我不太喜欢孩子,那顶多是不打算要孩子,如果不小心有了,也不能扔给别人养啊!就算我答应金月也不会答应,你这个问题不成立!”这次和_图_书洪涛没正面回答张媛媛的问题,因为他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本身就不合理,当然无法继续讨论其合理性。
其实洪涛也不是太担心租期的问题,只要这种规则不变,换谁上来还不都是一回事儿,李主任不在了还有张主任、刘主任,大不了再去九华山庄一次嘛,芳芳不对口还有薇薇、晶晶,总有一款适合的。
这个女人越来越怪了,吃饭开始挑食,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的,连她钟爱的高跟鞋都换了,全都换成了中跟的。更让自己恨得牙根痒痒的是她居然戒烟了,说不抽就不抽,不光她不抽,孙丽丽也不许抽,整个院子里就不能有烟的存在,连烟灰缸都扔进了后海。
洪涛也没反对,这两天张媛媛一直不搭理自己,如果再因为这点事儿拌嘴,那还得冷战。不喝就不喝吧,估计在九华山庄那天夜里喝多了的自己也没少麻烦她。她说自己是爬着回来的,搞不好是她把自己弄回来的,因为在她洗完澡穿着浴袍的时候,自己看到了她膝盖上的伤,很大一块,都破皮了。
“我问过老宋了,如果可以成批量订购电脑配件,很多厂家是会给返点的,有些新厂商还会为了广告效应提供更高的优惠额度。如果按照咱们的速度开店,差不多三个月就会有一百台机器的采购量,这个规模在中关村的零售商家里也算很大了,完全可以和厂家谈这些优惠政策www.hetushu.com,让他们给我们公司定制专门的配件,不仅价格低,性能还要更好,附加条件是我们以后的每家店都采用他们生产的配件。”
“我不是和你讲过吗,我是拼出来的,有机会就会咬住不放,失败了也不怕!再说了,万一失败了不还有你在,你总不会看着我和丽丽饿死吧?”张媛媛的回答很干脆,还拉了一个垫背的。
当天晚上小院里又飘出了排骨香,为了庆祝京诚公司的第二家电脑屋即将破土动工,孙丽丽和金月又弄了一大桌子菜,饭厅就在张媛媛小院的葡萄架下,四个人挑灯夜战,来了个一扫光。不过饭桌上张媛媛宣布了一条规矩,谁都能喝酒,唯独洪涛不成,连啤酒都不给,只能喝饮料。
比起她们俩的决心和毅力,洪涛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挺废物的,每次戒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忍了几天不抽烟之后,又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开导自己,然后接着抽,而且抽的更多了,像是要把之前的损失补回来。
当然了,这份房租合同不是最终约定,它上面还缺点东西,需要拿到区教育局的房管处加盖一个公章,然后才算万事大吉。
张媛媛没被洪涛的威胁吓住,拿起桌上的皮包,脱掉脚上的拖鞋换上了高跟鞋,然后扭着小腰走了,把洪涛一个人扔在办公室里发呆。
“哼,不说就不说,不过你得问问你自己是不是真能忘掉那个人。要我是小月和*图*书月,可不想嫁一个脑子里整天想着别的女人的男人。我这不是在害她,而是在帮她,我要帮她问问清楚,你忘了吗?你不用着急回答我,回答了也是口不对心,慢慢想想吧。我可没工夫和你磨牙了,老宋还等着我去见厂家代表呢。”
“你管得着吗!整天琢磨别人累不累!”看着张媛媛的背影,洪涛小声的嘀咕着。
“你是不把你这点钱折腾光不甘心啊……你说的都对,可是这个摊子也铺的太大了吧?我听着怎么有点晕啊,您是打算冲着集团公司快步前进啦?”张媛媛说的事儿洪涛打心眼里佩服,一点错误都没有,她把握市场和感觉商机的能力比自己敏感十倍都不止。
就冲这一点,洪涛觉得也不该和她斗气。女人嘛,脾气都怪,该让着就让着,吃点亏也不掉肉,更何况愿意拖死狗一样把自己拖回屋的女人。
“成吧,这事儿听你的。你看啊,我其实也有优点,如果你没买这个院子,现在就没这么粗底气了吧。就算你在外面全输光了,回来还有个小院呢,把这排门脸房租出去,啥也不用干照样能吃饱喝足,时不时还能下顿馆子解解馋。以后别老说我是混吃等死的废物了,废物也有废物的用处。”当垫背的洪涛也认了,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这么过日子也没错,各有各的好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唉……你怎么就这么赖呢!你说如果你有了孩子,将来长大了会不会http://m•hetushu•com也像你一个德性?”面对洪涛的回答张媛媛也无奈了,这种讨论两个人进行过不止一次,最终还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不过这次张媛媛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
“这是个很好的活广告,在家用电脑厂商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候肯定有厂家会乐意的,说不定还会有好几家竞争,由我们挑他们。这笔钱我不赚也会有别人去赚,所以干嘛不我自己赚了呢!”
现在娱乐城换老总了,他们夫妻俩立马就受到了排挤,搁谁也不会留着这么两个前老总的死忠在单位里,还占着很重要的位置。于是这两位摇身一变又成了电脑公司的出纳和业务,洪涛有点想象不出来一个厨子卖电脑该是什么模样,会不会在滚烫的CPU上烤肉片?
洪涛到不是不想把租期签长点,但教育局有明文规定,像这种学校的外租房屋,合同期限最多就是五年。这还是李主任在区教委房管处里有哥们,否则五年都拿不下来,顶多三年。
面对洪涛的询问,张媛媛拿出一大堆资料和分析报告,说得头头是道,真看不出两个月之前她还是个仅仅能用电脑打字、连硬盘和软盘都分不清的半电脑盲。她的商业头脑是天生的,可这种拼命学习的毅力却是后天养成的。
可问题是像她这么搞,投入的资金量也是成倍的往上翻,就算以前攒了不少小宝箱,可那都是她后半辈子的生活依仗,全扔进去的话,就不怕有个闪失吗?做买卖敢说没有万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