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69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安装设备期间依旧跟着项目组学习,设备调试结束之后还要返回运营部继续值班。理由是自己年轻,未来还长,在肉少狼多的情况下得发扬同志友爱和谦让精神。
在公司增加新项目、新设备这件事儿上郭总表现得太突出了,一旦真的搞出了成绩,严总以后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虽然他不喜欢担责任,但他并不是不喜欢权利啊,哪怕是在这个屁大点的单位中,权利这玩意也是好东西。
要不说领导讲话得认真听、认真记录、一个字儿都不能放过呢,听完了回去还得逐个字的研究分析,因为每个字都是有特殊含义的。
林强没有糊弄自己,第二天下站之前洪涛就接到了专线电话,是郭总打来的。这位领导简单的询问了站上的工作情况之后,用充满沉痛的语气向自己宣布了组织上的决定,自己被项目组流放了。
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越有可能成为倒霉蛋。如果自己毫无斗志,对这个任命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严总就会认为自己抱住了郭总的粗腿。要想打消他的这种判断,自己还得表现得像个啥也没看出来的愣小子,准备去和林强玩命,至少嘴上得这么说www.hetushu.com,实际干不干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您放心,我不会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我还年轻,只要认真做好份内工作,同时加强自身学习,以后总还会有机会的。津贴的事儿我还得谢谢您这么为员工着想,有了这笔钱,以后再去旧宫的时候我的战斗力就更足了。”
“我啊!”洪涛看着眼前这张因为内心激动而有些涨红的老脸,心里五味杂陈。既有可怜、也有不屑、更多的还是悲哀。他以前肯定也像刚刚毕业的林强一样满怀抱负,准备干一番大事业。可好好的人,一进入这种单位,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你看,你幼稚了不是。你是没得罪过人,可你威胁到别人了啊!来来来,坐下听我给你分析分析。现在项目组里年纪最轻的是谁?”魏书福觉得自己的努力没白费,洪涛开始跟着话茬走了,立马精神百倍,和打了鸡血一般,拉着洪涛坐在沙发上开始忽悠。
几个问题一问,魏书福就把洪涛被踢出项目组的幕后真相透露了出来,同时也把他的消息来源暴露了。能开这种会议的人无非就是两位老总、项目组的实际负责hetushu.com人林强、运营部的主管吴道澄、研发部的主管老钱、办公室经理老赵。
郭总这番谈话里就表达了两个中心思想,其一,下放洪涛是组织上的决定,而郭总用沉痛加惋惜的语气说出来,就表达了他的依依不舍之情,同时也表达了这个主意不是他的本意,但个人怎么能抗拒组织决定呢。其二,给洪涛增发补贴则是郭总个人提出来的建议,这里可没用组织决定这个词儿。
“然后呢?”魏书福接着问。
“唉,没辙啊,谁让我是外聘的合同工呢,人家想踩您也踩不动啊,可要想立威总得踩一个,结果肯定是我了呗。不过我也得让他知道知道,踩我也不是这么容易的!等设备一来还指不定是谁学得快呢,到时候我看他那张脸往哪儿放!”
“然后……就该是林组长了吧?”洪涛这下算是真明白了,合算单位里有人看着林强碍眼,嫌他占据了一个副组长的位置,这是要挑拨自己冲上去和林强对垒啊!
不管输赢,只要把局面搞乱,这些人就有机会向林强下手了。看来林强说的没错,就算他想老老实实当好人,别人也不会念他的好儿,不如撕破脸当和-图-书个坏人,还能震慑震慑这些人。
“嗨,领导肯定有领导的考量,其实也不算踢出项目组,设备安装的时候我还跟着,也能学不少东西。上站值班也没什么不好的,这里没人整天盯着我,自由啊!”
大概捋清楚了老魏的派系关系,洪涛心里也有底了。这可不是下面人的互相争斗,搞不好是严总在和郭总在互相掣肘呢,结果连带着下面的人一顿乱套。
“对啊,他好不容易进入了项目组,据说还和你的一句话有关,按说他应该感谢你才对。可这个人心太歪了,生怕你进步太快抢了他的风头,第一个就把你赶出来。这样一来我们这些人恐怕就没机会赶上他啦,毕竟年纪在这儿摆着呢,想学也没精力、没条件喽。”
在这六个人里,林强和郭总可以排除,吴道澄可能性也不大,那能给魏书福这么迅速透露会议内容的人就只有严总、老钱和老赵了。按照洪涛在单位里这些年的观察和分析,严总和老钱的可能性最大,他们俩本身就是一派。
洪涛是听明白了,所以也得赶紧表态。先是对组织决定的坚决服从,再就是对郭总个人提议的无限感激,最后还得带上自己特有的http://www.hetushu.com说话方式,以此说明自己心态很平和,不是赌气,请领导放心,我一直都挂在您的大腿上。
“话是这么说,可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使坏,你肯定是项目组里的骨干成员,郭总和严总都打算重点培养你呢。”魏书福看到洪涛这个不咸不淡的态度,觉得很不过瘾。这件事儿其实和他没什么关系,但如果能把洪涛的真火逗出来,让这个愣小子回单位里和某些人大闹一场,那就和他有关系了。别人倒霉就等于他得利,说不定项目组里的位置还得因此而变动变动呢,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得争取不是。
当然了,为了鼓励和表彰自己在这段工作期间的突出表现,郭总提出了为自己增加一份儿额外津贴,毕竟是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活儿,总不能让优秀员工流汗又流泪嘛。
洪涛赶紧让自己看上去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但还得装出一种很无所谓的表情,这时候要是开心的笑出来,自己这位值班的搭档指不定回单位里怎么编排自己呢。
“小洪,他们把你踢出项目组啦!啧啧啧,你说怎么能这么干呢,这也太不公平啦。论学历你也不比谁差、论工作经验你虽然来的时间不长,可进和图书步是有目共睹的啊!论实际操作能力更是极强,另外你还能用外语交流,这样的人居然不放在最合适的工作岗位上,太令人心寒啦。”洪涛的电话刚放下,魏书福就凑了过来,一脸惋惜、激愤的发表了他对这件事儿的看法。
谁都不是傻子啊,以后自己还得夹着尾巴做人,身边一个个的全是人精。所以就更不能钻进办公室待着去了,还是上站值班清静,好歹这里只有两个人,斗争没那么激烈,自己还能应付得过来。
“给我使坏?不会吧,我没得罪过人啊!”洪涛都服了,你说自己一个劲儿的躲,你们还一个劲儿的追,就不能让自己老老实实每周混完这三十六个小时吗,为啥现在的人都这样呢?
另外还有一件事儿让洪涛深深叹了一口气,单位里的人事关系简直就是盘根错节啊。魏书福人在站上,可单位里的一举一动他居然都能了如指掌,还是同步的,由此可见其他人是个什么状态。
在这两个中心思想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那才是领导真正想说但又不能明说的,人家已经把大粗腿伸过来,你小子抱上就是自己人,看不见或者装看不见,那就是异己了,抱还是不抱,你自己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