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89章 路由器

“这叫胡同,京城文化里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你们早来十年,绝大部分京城人都生活在胡同里。高楼大厦不稀罕,繁华街区你们也见多了,但我保证这里的生活方式是京城特有的,全世界只有一个。马克思,从现在开始,你就可以拿着相机使劲儿拍了,我们下车步行。”洪涛直接把车停在雍和宫门口,然后领着三个老外钻进了胡同。
“图书馆和学校里有,玩游戏要去书店,但没有这么多人……这是免费的吗?”奥康娜走到一排电脑后面,看着屏幕上那些电脑游戏有些吃惊。
搞定了今后的作战方针,洪涛算是踏实了,有三个外国专家当自己的挡箭牌,自己隔三岔五的回趟家不仅不是错误,还是功劳。
“互联网吧……这个名字到挺贴切!墨尔本也有这种互联网吧吗?”洪涛还是头一次听到电脑屋的官方称呼,然后就对国外的类似经营模式有了兴趣。
剩下的事儿就是给小舅舅打电话,让他帮着姥姥采购点食材,再让厨艺最好的大舅回来,晚上弄一桌菜接待客人。然后再给金月打个电话,让她去地安门商场买几套新被褥,家里床和房子都是现成的,有了铺盖进去就能住。
从街口走到姥姥家也就五百米,四个人愣是走了半个多小时,这还得是连拉带拽的催着走,如果洪涛不管,估计到了半夜他们也走不到。什么东西他们都新鲜,围着几辆自行车就能讨论半天,对比对比和德国的自行车有什么结构性不同,再说说双方的优缺点。
“上帝啊,你不光是富人,还是资本家,有这么多台电脑的互联网吧!”奥康娜是爱尔兰后裔,自然是天主教,当她跟着洪涛下到地下室,看到满屋子的电脑和顾客之后,一边在胸口划着十字,一边在眼睛里冒着小星星。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主要是马克思不熟悉中国和_图_书的互联网设置参数,好在他有个弟弟正好在中国电信的上海机房工作,是个爱立信的维护工程师,一通长途打过去好歹算是把问题给解决了。
“这是遗产,算是我太爷爷遗留下来的,我还是穷人。不过我正在想办法致富,来看看我和朋友经营的小生意,应该还不错。”能让洋专家认为自己是富人,洪涛的小虚荣心挺满足,但还不够满足,于是地下室的电脑屋就成了他准备使劲儿显摆显摆的功绩。房子是祖上留下的,说出去也不硬气,买卖可真是自己开的。
而且在这台作为路由器的电脑上还能通过设置路由表的方式随时控制可以连入互联网的电脑数量,做到想让哪台电脑上网就让哪台电脑上网的程度。
“洪,你有没有接入互联网?”马克思的脑回路和他的两个同事很不相同,他是真有点技术男的性格,走到哪儿第一个考虑的就是技术问题。
马克思的相机现在忙得不可开交,一个院门、一个小卖部、一个煤堆、一个白菜堆他们都得轮流合影,有了洪涛这个狗腿子陪着,他们胆子就大了,还敢钻进某个大杂院里探个究竟。
为啥郁闷呢,原因很简单,他的五封邮件只发出去一封,另外四封怎么也出不去了。这个问题他也解决不了,因为这不是设备或者软件故障,而是带宽不够。洪涛这条56K的电话线玩玩国内网还能凑合爬,联通国外网简直是步履蹒跚,能发出去一封已经是祖坟上冒了青烟。
“洪,我觉得我们应该改变一下之前的计划。如果我们三个都住在你家里,是不是太拥挤了。”马克思的酒量还算不错,二两酒下肚依旧能保持清醒的头脑。
“我在利物浦见过专门玩游戏的店,他们叫电子竞技,和你这个差不多。马克思,德国有吗?”阿克约尔对英国挺熟悉,倒是对老家和*图*书有点陌生,可见奥康娜说的话确实靠谱,干这个工作常年就是在世界各地转悠,回家的时间反倒很少了。
“……我的父母也和奥康娜的外婆一样去天堂了,不用抱歉,提起他们并不是什么坏事儿。”洪涛使劲儿琢磨了琢磨,觉得临时把瞎子叔瞎子婶找来冒充自己父母收礼物有点来不及了,只能少坑一次外国友人。
“我们会见到你的父母吗?需要不需要买点礼物?”阿克约尔显然没有马克思实诚,想买礼物就坚决点,哪儿有问主人需要不需要礼物的,这让洪涛回答起来很矛盾嘛。
“洪,我们的车停在那里会不会被拖走?”奥康娜非常认定这个红砖碧瓦的大院子就是皇宫,所以很担心洪涛停车的位置。
不过马克思给洪涛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洪涛可以多申请几根拨号上网的线路,然后通过路由器上的网卡把它们融合到一起,由路由器自动分配线路的流量,这样就可以让更多电脑一起上网。
马克思的办法并不复杂,他先把一台电脑装成了视窗NT服务器,然后再增加一块网卡,打开NT系统里的IP路由功能,对TCP/IP协议进行相应的设置,电脑屋的内网和可以和互联网联通了。
最后就是叮嘱小舅舅和金月,能买贵的就不买便宜的,平时不舍得吃、不舍的用的一律招呼上,吃不完、用不了以后留着自己家用,只要有发票就别含糊。
“必须试试!不过你不需要休息休息吗?会不会耽误明天的工作?”一台电脑的代价洪涛还是付得起的,不过洪涛可不想因此影响了单位的工作,这个黑锅背不动啊。
“一点都不用担心,现在没有皇帝了,这几条街区都是我的地盘,只要我想,把车堵在大门口都没人敢来挪动它。”能吹牛的时候洪涛坚决不会放过,那种把别人说得一愣一愣的感觉很过http://m.hetushu.com瘾,有什么还能比蒙几个从来没来过中国的老外更好玩的事儿呢。
“洪,你的外婆很可爱,小时候我也有外婆,现在她去了天堂。”喝了两杯白酒的奥康娜话比较多,这是喝醉的前兆,如果不是洪涛拦着,大舅一个人能把他们三个全灌趴下。
晚餐是饺子,姥姥说接风饺子送行面,不过按照姥姥的标准,老爷们吃饭之前要先吃菜喝酒,当年姥爷就是这样规定的。不管大舅的手艺到底适合不适合洋专家的口味,反正表面上看他们都吃得挺高兴,饭量比中午还大,也没对和食制表示什么不适应。三个人还执意放弃了叉子和勺子,一起拿起了筷子,万分艰难的往嘴里运送食物。
洪涛很烦这种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的思想,大清朝是没了,可那种操蛋思想一点没减少。不过他也只敢在心里骂,脸上还得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态,向钱主管表明,严总的关怀咱已经记在心里了。
在看过了姥姥家的格局之后,他觉得洪涛家恐怕不足以容纳三个客人一起居住,因为他们个人的气泡比较大,即便是同事之间也要保持个人距离,什么挤一挤凑合一宿的事儿,对他们来讲太难了。
“这种工作对我来说就是休息,非常彻底的休息!来吧,让我们看看马克思的神奇魔术,如果成功了,你晚上要请我喝一杯!”马克思丝毫没有迟疑,边回答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张光盘冲洪涛晃了晃,表情就像个找到了玩具的大孩子,笑容都是从内往外绽放的。
“这就是我的专业,要不要试试?”马克思终于笑了,笑得还很开心,一个劲儿的怂恿洪涛。
“你还会弄路由器?!”洪涛对马克思的这个建议很感兴趣,自己听说过这种技术,但真不会,连林强都玩不转。他学的是计算机,但并不是有关计算机的技术都学,有关通讯互联网这方面就http://m.hetushu.com是弱项。
“马克思,不用担心,我家的空间足够你们住的,一人一间屋子。不过卫生间恐怕就得你和阿克约尔同用了,奥康纳小姐可以有单独的卫生间。”如果再多来两个人洪涛就得抓瞎,现在三间东屋正好能让马克思和阿克约尔住,奥康纳去张媛媛的小院里住西屋,一点都不挤。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但这个老技术男精神头真足,一点要去睡觉的意思都没有,拉着洪涛亲自试了试使用效果,往德国发了一通电子邮件,然后才一脸郁闷的上楼去了。
“哦,洪,你是富人,比你外婆家富有!”当洪涛带着他们进入自己的小院时,奥康娜立刻给洪涛定位到了富人阶层,因为这里的房子明显比姥姥家的高大、漂亮。
下班之后马克思的表现证明了他是个有里有面的好人,因为他没忘了给洪涛的外婆买礼物,虽然只是一瓶酒店商品部里卖的白葡萄酒,但他带动了其他两个不太自觉的人,于是洪涛的姥姥就多了一条丝巾、一个水晶小摆件,主要是洪涛觉得占便宜了,心情大好。
好不容易到了姥姥家,三位洋专家立马又改行成了记者,先是通过洪涛和姥姥、小舅聊各种生活上的小问题,然后就对大舅端上来的各种中餐又拍又问。在获得洪涛允许之后,还特意给大舅炒菜的英姿录了一段像。
“我说不定有办法让这里的所有电脑都能共享互联网,不过我需要一台电脑作为路由器。”马克思摇了摇头,表示不想用互联网,而是提出了一个帮助洪涛实现互联网共享的方案。
“稍等稍等,我先把奥康娜和阿克约尔的房间安排好,他们俩不一定喜欢这些。金月,别躲那么远,过来,咱家来客人啦。”马克思喜欢工作,并不意味着他的两位同伴也喜欢。洪涛把金月叫了过来,然后逼着她把奥康娜和阿克约尔带到房间去。为m.hetushu.com啥叫逼呢,因为不逼着她真不去啊,拿出各种理由搪塞,说白了还是不习惯和外国人近距离接触。
下午的设备清点验收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因为洪涛这个狗腿子当的好,奥康娜乐意为他多解释几句什么东西是干什么的,对应清单上的那一项立刻一清二楚。这样就免去了中外两方一根一根螺丝探讨的必要,也能让中方接收人员更好了解设备的大概结构和今后几天的工作进度,提前做好相应的准备。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能在下班之前完成了当天的进度,把上午聆听领导演讲所耽误的时间补了回来。
“洪涛,严总很满意今天的工作进度,尤其是你和外方人员的沟通工作。他说了,让你先回公司换车,你这辆车接送专家有点陈旧了。”下班的时候,研发部的钱主管凑了上来,向洪涛小声传达了严总的指示,然后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洪涛的肩膀。
“这是皇宫!”开车带着三个洋专家去姥姥家的路上正好路过雍和宫,据说在旅游手册上专门研究过京城的奥康娜开始和两个同伴讲解了,俨然一副姐们来过的派头。
一顿饭吃了二个多小时才结束,简单的说就是宾主尽欢,大家都很高兴。姥姥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和外国人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也问了很多洋专家家乡的生活、家庭之类的问题,觉得很新鲜。小舅舅则是对外国人如何做买卖更感兴趣,看来他有一颗做国际贸易的心。
“免费!资本家怎么会免费,一小时十块钱人民币!”这句话让洪涛非常不爱听,哪儿和哪儿啊就免费。
“草!外国专家就得坐帕萨特,单位员工就只能坐捷达,神马玩意!你们就这么弄吧,看谁给你们真卖力气干活儿,有本事你让外国专家永远别走!”
“我屋里的电脑倒是有互联网,你可以随便用,不过速度很慢,访问国外网站更慢。”洪涛以为马克思要用互联网给家里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