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91章 死板?

“你看,马克思和阿克约尔都尊重我的决定……”洪涛的目的达到了,笑得很猥琐。有了这番交谈,以后几天自己就能随时让他们早来半个小时了,他们也没法再用上班时间的理由敷衍自己,这才是重点。
从今天开始,设备进入了实质安装阶段,说实话,确实很枯燥,尤其是跟着德国工程师干活儿,那必须是枯燥加枯燥。这些德国人上班的时候不说笑、不偷懒、也不赶进度,既没热情也没激情,和机器人一样,老是一个节奏。
“早上班会有奖励吗?”奥康娜很会察言观色,她看出来洪涛是故意早上班,但并不清楚真正用意,很自然想到了钱。
“如果有一天你去我的家乡做客,我是不是也能这么对待你!”奥康娜被同伴出卖了,卖得还很干净,明知道洪涛这是在耍花招,但就是没辙,真有点生气了。
洪涛这种性格散漫的人很不习惯和德国工程师一起配合工作,但还得紧跟在屁股后面给他们当翻译。其实也而不是他翻译,马克思和阿克约尔一般都先和奥康娜交流,然后再由奥康娜小声告诉洪涛,这样就能让洪涛别去面对那些英语夹在着德语还特别专业的词汇,多少也算是回报洪涛的免费导游和热情招待。谁说欧洲人就不讲人情啊,他们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要不说洪涛贼呢,利用早点排队的说辞迫使三个洋专家早起,然后再利用早点铺里乱糟糟的环境逼得他和图书们不得不草草吃完,让洪涛顺势拉上了站。此时离九点还有四十分钟呢,甚至比送项目组上站的车还早到了十多分钟,让特意跟着项目组上站准备突击检查洪涛一下的严总很是不得劲儿。
“不不不,你们是客人,要入乡随俗。就像你们常说的,身在罗马时、行如罗马人。在中国人之间,很多事情是不能明说的,那样很伤感情。要用眼睛去看、用脑子去想、用灵魂去体会,唯独不能用嘴说。”
洪涛这张嘴连中国人都不饶,更别说碰上外国人了,让外国人指责自己行为失当是坚决不可以滴,就算真的失当了,也得找出理由让自己变成对的。什么理由呢?入乡随俗这个成语太贴切了,英语里也有差不多意思的谚语,可以让洪涛站住理。
怎么说呢,德国机械设备,尤其是精密仪器之所以享誉全世界,其中很大程度和他们的这种文化有关。按照马克思的解释,在德国有很多小工厂,他们几代人只做一种东西,比如说著名的德国刀具,其中有很多品牌都是规模不大的家庭工厂出产的。他们几辈子只做一种刀,不求能卖出去多少,只求每把卖出去的刀都不会被客人找回来退换货。
“那我就试试!”说别的洪涛都没啥兴趣,尝试新工具还真让他心动了。
而且这套工具和这套设备都是有编号一一对应的,也就是说,编号10007的工具,决不能用http://m.hetushu.com在编号10008的设备上,哪怕这两套设备一模一样。
最让人难受的就是他们死板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就连看上去最有可能不认真的阿克约尔也变得毫不留情了,每个螺丝都要由他按照型号、对照说明书一一分配,然后再盯着你用特制的扳手拧好。
“你为什么和别人不太一样,他们都很包容,愿意尊重我们的习惯,你不觉得这样做不太礼貌吗?”奥康娜的性格有点像孙丽丽,很在意嘴上的胜负,不甘心让洪涛占上风,准备不讲理了。
“当然不,但我可以用慕尼黑的白肠啤酒招待你。”马克思没洪涛这么坏,或者根本没在想这些事儿,拿着厚厚的设备资料随口答了一句,就直接奔装设备的箱子那边去了,不再听洪涛与奥康娜耍嘴皮子。
“我会记住这句话的!”估计此时奥康娜心里想的和张媛媛差不多,都想一脚踢死眼前这个皮笑肉不笑的玩意。
这个设计有什么用呢?放在中国基本就是没用,谁尼玛拧螺丝还计算好圈数拧啊,全凭手感,劲儿大点的人就拧六圈、劲儿小点的人拧四圈半,这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了,就算想计算螺丝圈数也不可能实现,因为镙扣和螺丝没那么精细,多半圈少半圈谁在意呢。
为啥德国设备都贵,洪涛算是明白了,除了质量高、精密之外,他们简直就是强买强卖。每个包装箱里都有一套电动工具、一套手动工具和图书、一套测量工具和一套劳保用具。只要是这套设备上能用到的,哪怕只用一次,也必须有一件专用的工具。
但死板的德国人认为机器上的螺丝必须计算好各种参数,然后用最合适的力量固定好,松了不成,紧了也不成。说明书上会不厌其烦的注明了每根螺丝对应的圈数,还特意设计出来这种专用扳手,让你想多拧半圈都不成。当然了,如果没有马克思他们三个人盯着,项目组的人肯定会用普通扳手把这些螺丝拧好的,说不定也能用十几年不出故障。
“我觉得很公平,洪先生外婆家的饺子很好吃,我还能在他的网络咖啡屋免费给家里发电子邮件,他还答应带我去京城最大的电脑市场转转,这值得早起半个小时,阿克约尔,你说呢?”马克思听懂了奥康纳和洪涛的对话,率先发表了看法。
“如果中午还能去吃肉卷,我觉得早起一点点时间也没有关系。”阿克约尔的立场很便宜,京酱肉丝足矣。
“你不像个技术人员,更像公司管理层……或者说是政客。如果你能直接和我们提出来,我想我们会更高兴接受的。”奥康娜对洪涛的评价更高,虽然她这句话并不是褒义的,可以当褒义听。
“那当然,到时候你就算让我半夜起床吃早餐我也没意见,嘿嘿嘿……”洪涛不觉得自己有生之年会去墨尔本做客,就算是真去旅游也有旅行社安排行程,不会去打扰奥康娜,所以回答的很干脆。
http://www.hetushu.com申请ISDN线路的事情张媛媛会跟进,奥士凯集团的问题交给小舅舅,洪涛既没精力也没时间去做这些事儿。第二天一早带着三个洋专家在银锭桥头吃了一顿包子炒肝之后,就得开着车往卫星站上狂奔。如果自己预料没错的话,今天必然有人盯着自己上站的时间,只要不比林强早,小闲话必然还得说起来。
“这尼玛就是蒙钱呢,光这几套工具手套什么的就得万八千块钱吧?还得是美元!”当翻译并不能占用洪涛嘴的太多资源,他还有闲工夫和林强嘀咕几句。
“怎么说呢,按照我们中国的习惯,员工不该比领导上班晚,这算是一种对权利的尊重。你们可以不遵守这个规则,但是我得遵守,所以你们也得跟着我早起。因为咱们是利益共同体,我这个免费导游属于朋友帮忙,你们也应该对朋友有点回报,这很公平。”自己的小心思被奥康娜看破了,但洪涛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反倒振振有词,说得就像奥康娜欠自己的。
这种扳手很怪,有点像套筒扳手,但是在手柄中间有个小仪表。这个仪表干嘛用的呢?它就是一个计数器,把上面的数字调成五,扳手就会固定住螺丝转五圈,然后里面的咬齿便松开了,就算你继续转,也无法拧动螺丝,只是空转而已。
“其实他们才是歧视你,平等的前提是互相尊重。如果有一天我去马克思家做客,强行要求马克思按照中国的规则招待我,马克http://m.hetushu.com思你会高兴吗?”这三个人里奥康娜话最多,也最牙尖嘴利,马克思最不喜欢说话,所以洪涛非得把他拉进来,让他和奥康娜作对。
“没办法,以前就发生过进口设备用国产螺丝最终出故障的先例,还不止一次。这也不是专门针对我们,大的设备制造公司一般都这样,只不过德国人更认真一些罢了。想不想上手试试?这种扳手你恐怕还是第一次用吧?”
这个理论在中国就行不通,如果一把菜刀都能用几十年,菜刀厂还不倒闭?但德国人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把他们的工厂做大,爷爷走一小步、父亲接着走,父亲往前拱了拱、儿子跟上,几十年上百年的专注于一种设备的制造,精益求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然后人家的工厂非但没倒闭,反倒成了世界第一,挣钱挣到手软。而我们的工厂跟着潮流不停的改变思路,什么赚钱就做什么,到头来一样拿手的产品都没有,不光没赚到钱反倒倒闭了。
这里面的原理洪涛还没来得及去想,不过他打算以后有机会必须去世界各地转转,看看别人到底是怎么活、怎么工作,然后才能回过头来评判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或者说两者都没错。
林强对洪涛把外国专家哄舒服的事儿并不记恨,他是项目组负责人,只要设备安装顺利完成,本身就是大功一件,谁也抹不掉的功劳。洋专家配合的越好对他就越有利,这点道理还是懂的,所以对洪涛的态度依旧和以前一样心怀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