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94章 未来老丈人

“那好,听你的,全要了!明天你带着公章和支票去签合同。今晚还得让你受受累,先别回家,把电脑配置单给我列出来,明天我让老宋去找商家谈配件价格。这次咱们一口气采购三百台电脑,必须要让厂商参与赞助,正好把咱们以后的合作厂商也定下来。”女强人就是女强人,张媛媛听了洪涛的屁话,一点都没迟疑,拍板了。
“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你还记着,小时候不骂你的家长几乎没有,除了你姥爷之外,我就没听见过有家长夸你!”金月此刻倒成了开导的一方,对于洪涛这种患得患失的表现她觉得挺幸福,如果自己的男朋友根本不把自己家人当回事儿,那才是不幸了。
“如果让你开电脑屋,你会选哪个?”张媛媛丝毫不理睬洪涛的滑头举动,步步紧逼。
“爸,那都是什么年月的事儿了!”见到自己的父亲不松口,最紧张的不是洪涛而是金月。原本她和洪涛说好了,回家来和老头商量的时候她不说话,但这时终于忍不住了。
“你小子从小就专门欺负金月,三天两头把她弄哭了,合算长大了也不能放过,打算欺负她一辈子!”没想到老头不上当和图书,开始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这还用问,银子大大滴!不过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们俩的夫妻店,主要是金月负责经营,我不是还得上班嘛。咱不能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以后金月主要负责家里的生意,我负责上班,不管社会如何变动,总有一个能挣钱的,这样稳当,您说呢。”既然老头不搭茬,那洪涛就算他同意了。聊点别的也挺好,挑老人家爱听的说说,让他舒心舒心,说不定就松口了呢。
“你弄的游戏屋挣钱啦?”老头如果再年轻十岁,估计洪涛就是被赶出去的命运,可惜他现在光有脾气没中气了,洪涛虽然烦人却也不让他发自内心的讨厌,这口气勉强能忍下来。
“你说你爸会不会不同意?我小时候他可没少骂我!”跟着金月回家的路上,洪涛变成了忐忑不安的人,这和他前两天劝金月带着自己一起回家的模样大相径庭。
“你们就嘬吧,早晚有一天把小宝箱折腾空了,还得靠我养着!”洪涛的百炼钢也敌不住绕指柔,嘴里虽然还在嘀嘀咕咕,但屁股已经坐下来,准备老老实实干活儿。
“就是,好汉不提当年勇和图书,以前的成绩您就别提了,咱们重新打鼓另开张,一切从新来过呗。”洪涛一听金月的口气有点急,赶紧冲她挤了挤眼睛,让她闭嘴。和老人谈事儿就不能急,慢慢磨,总得给长辈留足了面子,哪怕让他骂两句也没事儿,岁数大必须沾点便宜。
“金叔叔……我想娶金月当媳妇,她也同意了,我姥姥也觉得金月不错,您看您是不是就从善如流了吧……”其实金月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洪涛的紧张只限于进门之前,等他见到金叔叔之后,连句客套话都没说,直接就下达了最后通牒。说得老头都愣了,他恐怕也是头一次听到如此直白的求婚措辞,还带着点威胁的意思。
现在张媛媛已经找到了对付洪涛的最佳方式,就是不和他吵、不和他闹、更不能威胁、胁迫、逼迫,只需要把理由说出来,然后给他一个重要的工作,好像离开他就不能活一样,他就立马不折腾了。
反正他弟弟又不打算一辈子都在中国扎根,估计住上个一年半载就得滚蛋。通过前些日子和三个洋专家的接触,洪涛觉得自己和老外倒是能比较愉快的相处,他们的思维模式更接近自己,www.hetushu.com也没那么多家长里短的废话和屁事。
“如果你弟弟不吸毒、不酗酒、没有特别性取向,可以让他租住在我家里,房租就收一半,但是家务也得负责一半儿。新年快乐!”这是洪涛给马克思的回信,自己没处给他弟弟找类似的院子,但可以让他弟弟当个房客。
“我觉得吧,各有各的优缺点,要不我带你去看看?”都不想背锅了,洪涛自然不会再有自己的主张,小太极拳耍得无比熟练。
“当初干电脑屋也是你随口一说,这不是挺好的嘛。这些天我算了算,这家店每天的平均营业额都在八千块左右,一个月就是二十五万,扣除房租、工资、水电费和税款,利润还剩至少二十万。”
“愿意!愿意!别想那么多了,我爸不会拿你怎么样的!”金月也不清楚洪涛怎么突然变性子了,不过她的性格比较温和,好奇心也没那么重,现在洪涛就是她的唯一,这个愿意还真不是随口敷衍。
一九九八年就在忙忙碌碌中悄悄的过去了,新年那一天洪涛在卫星站的电脑上收到了三封来自异国的贺岁邮件,马克思、阿克约尔、奥康娜居然还没忘了他这个免费导游。除和*图*书了新年问候之外,马克思还有事儿让洪涛帮忙,他的弟弟明年要从上海来京城的电信公司工作,想让洪涛帮着租一个小院子作为住所。因为他本人很喜欢洪涛的小院,不喜欢住在公寓或者酒店里,连带着也向他弟弟推荐了这种京城里的特色住所。
“你都快三十了,办事儿就不能稳当点儿,怎么老这么毛糙呢!”老头看了看洪涛,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感觉到洪涛不是在开玩笑,但这种没头没脑没铺垫的话还是让他不太适应,没法接茬。
“这么算起来一家店只需要三个月就能完全收回投资,趁着大家还都没看到这个行业的暴利,我当然要多吃几口独食了,说不定再过几个月更多的电脑屋就会出现,到时候你还想这么容易去赚钱就没机会了。来吧,乖啊,赶紧把配置清单写出来,我去给你买排骨炖上。”
“那我就全选了呗,闲了置忙了用,也不浪费……”想逼自己表态那是不可能的,滑头不让耍我还会耍无赖,就是不说你能拿我咋滴!
“别再稳当啦,我都等了一年了,如果不是金月怕您反对夏天我就来了。我姥姥让我给您带句话儿,想请您今年春节去我姥姥家热和*图*书闹热闹,顺便聊聊两家结亲的事儿。您看啊,我家的房子也装修好了,过两天我们就去买辆小车开。现在咱也是有车有房有存款的人了,身体又没残疾,您还犹豫啥啊!”只要第一句话说出口,洪涛就什么心理负担都没了,而且有了金月那句话给自己打底儿,怕个毛!
“也对啊,我娶的是你,又不是娶金叔叔,他同意不同意只是个礼貌问题,我怕个毛啊!你再和我说一次,如果金叔叔不同意,你愿意不愿意嫁给我?”洪涛以前还真不是这么絮絮叨叨的人,这不是让江竹意的干妈给搞怕了嘛,一碰到女朋友家长的事儿他就有点神经质。
“等等!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什么就全要了?这又不是菜市场里买搓堆儿的黄瓜,一下就扔进去几百万,太冒进了吧!”这不是拍板,简直是照着洪涛心脏上踹了一脚,高血压差点给踹出来。
除了忙活张媛媛的新分店之外,洪涛还有一件大事需要去做,他准备跟金月回她家去正式见见未来的老丈人。自己家这边早就把金月当成了未来的媳妇,金叔叔虽然也不是陌生人,可娶人家女儿总不能黑不提白不提吧,从世交到翁婿关系的转变,也得有点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