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01章 就是你的!

怪不得自从那次之后张媛媛就经常对自己发火呢,搁谁也得急眼,肚子里怀着个孩子,天天看着孩子父亲在眼前晃悠,但嘴上还不能明说,这种滋味确实很折磨人。从这一点上讲,张媛媛对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为了不破坏自己的生活、避免让金月知道,她居然可以忍到这个时候,人品杠杠的,是条女汉子!
“这和院子有毛关系……咱能别把一堆事儿搅合到一起说不?先一件一件的捋清楚,然后再决定怎么办。”洪涛就不乐意和不讲理的人说话,这要是放到平时早就骂回去了,可这不是平时,还得忍着性子哄。
可惜她的力气不够,暖壶没扔到洪涛后背上,而是落在床边的地上,蹦蹦跳跳的滚到另一张床底下去了,既没有水花飞溅也没破碎。可张媛媛的心碎了,转身趴在床上,把头蒙在被子里放声大哭。
“我该咋办?”这就是第三个问题了,张媛媛是女汉子,知恩图报,自己呢?往左一步就是装孙子,让这位女汉子独自品尝苦酒继续伤心;往右一步就得重蹈江竹意的覆辙,再失去第二个自己珍惜的女人金月。
“……”张媛媛这次没再骂,翻了个身和*图*书给了洪涛一个后背。
“傻逼了!”这是洪涛心里的第一个想法,早知道是这个结果真还不如不问啊。真不知道和装不知道完全是两个概念、两种人性,前者自己可以接受,后者自己无法接受。
“……我先去车里拿电话,告诉她们俩一声,让她们别担心。”一下子要思考这么多问题是需要时间的,如果就这么思考一声不出,张媛媛肯定会觉得自己没良心,会更伤心,索性还是找个借口先给自己争取点时间吧。
“你放心,没人逼我,这种事儿也没人能逼我。我乐意娶你,别人说啥我也不在意。只是有一件事儿你得帮我想想,我该怎么和金月说才能让她别太难受。她的事儿你也知道,好不容易忘了以前,现在我又得再给她补上一刀,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洪涛现在是真看不透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想要什么了,不负责吧,她骂人,负责了,她还不满意。
“孩子就是你的!你个王八蛋喝多了酒就和驴一样,不管不顾,光顾着你自己舒服了,想过后果吗!还有脸问我,你自己干的事儿自己不清楚啊?第二天我膝盖都破了,身上全是淤青,你m•hetushu.com倒好,还惦记着去做什么水疗,怎么不淹死你啊!我说,我说个屁!这让我怎么说?说我怀了你的孩子,然后把金月气跑,让你娶我是吗?我是当小姐卖过,可我也没那么贱,有了孩子算我笨,我生下来自己养着我乐意,管你屁事!现在孩子也没了,我又成了这样,你还逼我,我上辈子欠你的啊!你滚蛋、滚蛋,我不想看见你,呜呜呜……”
“要是我也愿意听你的呢?”张媛媛又提出一个设想。
“假如这些事儿都没发生过,你和金月也不是从小就认识,我和金月同时出现在你生活里,你觉得你愿意娶谁?”看着洪涛这幅视死如归的样子,张媛媛反倒不哭了,用被子把脸擦了擦,手托着腮帮子开始闲聊天。
“你滚蛋,我不认识你,从今往后咱俩就没见过,你去过你的日子,我和丽丽的院子不要了,原价卖给你。”张媛媛这次是真急了,丝毫也不理智,就像一头受伤的母豹子,龇牙咧嘴咆哮着,居然还带出了家乡话的口音。
“我娶媳妇关别人什么事儿?民政局需要家长签字同意才给咱们办手续吗?别废话,你就说乐意不乐意吧!”洪涛和*图*书的混蛋劲儿又上来了,不是不想理智,而是这件事真没法理智思考了,超出了他大脑的处理能力。现在他打算爱谁谁,这也是他无奈时候的常态。
“为什么呢?论长相我们俩也差不多,她比我年轻,但我比她有钱,我也更会挣钱,你难道不喜欢娶一个特别能干的媳妇吗?”张媛媛没生气更没伤心,歪着脑袋和洪涛一项一项的算起了帐。
“我不是要跑,只是这件事儿太突然,你总得给我一个想的时间吧……”现在洪涛彻底麻爪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好在脸皮厚还是管点用的,愣了几秒钟之后他又走回到床边,把被子撩开一个小角,冲着张媛媛那张涕泪横流的脸努力解释着。
“我说咱还有点正事儿没了?你确实很聪明,很能干,有时候能干的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不过人和人相处就和吃饭一样,我就天生不爱吃辣,你就天生不爱吃猪大肠,何必非得通过艰苦磨炼改变对方呢?我点个不放辣椒的、你点个不放大肠的菜不就完了。”
“你要是不嫌我穷懒丑,我娶你!明媒正娶!这不算糊弄了吧?”一咬牙一跺脚,洪涛决定用实际行动帮全世界的男人www.hetushu.com争口气,来个舍身饲鹰、舍生取义什么的。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赌气啊,你可想好了,这是一辈子的事儿。我不是本地户口,我之前的经历你小舅都知道,瞒不住别人。咱们都是成年人,因为赌气就结婚以后的日子能过好吗?你还不天天看着我憋气!”洪涛打算讲理的时候,张媛媛不配合,现在洪涛不讲理了,她又成了有理智的一方。
“我不喜欢太能干的女人,那样会让我天天紧张。我是娶媳妇,是要找一个能和我过没钱日子的女人,不是给企业选CEO呢。和你比起来金月更适合我,和她在一起我没那么累,她也愿意听我的。”一说起金月,洪涛那股子恶狠狠破釜沉舟的劲儿头明显不太足了,刚才说的轻巧,可是该怎么去和金月解释他心里还一点谱儿都没有呢。
“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性,痛快的时候比谁嘴都甜,出了点事儿比谁跑的都快,王八蛋!”可惜洪涛这个反应让正捂着脸痛哭的张媛媛更伤心了,她以为洪涛是找借口躲了,气得抓起床头柜上的暖壶就扔了过来。
“你别把我当金月蒙,你娶我?你们家能答应?”洪涛的这个回答应该是打动了张媛媛http://m•hetushu.com,终于肯翻过身给个正脸了,不过她还觉得不太靠谱。
自己又受罪又受疼,结果罪魁祸首反倒屁事儿没有,还摇头晃脑的给自己讲大道理,这让张媛媛心中的怨气瞬间就爆发了,劈头盖脸给了洪涛一顿王八拳,一边打一边喊,什么女强人、高级白领的风度全没了,此时她就像个坐在马路中间骂街的泼妇,披头散发还露着半个胸脯。
“金月!”反正都豁出去了,洪涛也不再怕话伤人,考虑都没考虑,直接选择了金月。
洪涛又有点烦了,这个女人真是麻烦啊,随时随地都要掌握主动权,真娶了她以后自己的日子可就悲惨了。钱多有个毛用,整天活的不舒心,总不能老冲着钞票乐吧。
这件事儿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她是不是打算用孩子来算计自己已经没法弄清楚了,只要孩子是自己的那就得认,谁让自己酒品太次,喝多了就惹事呢。俗话说的好,猫X带火、狗X带锁、人X好上不好惹,古人真是有生活啊,前两样居然都试过!
“谁再喝酒谁是小娘养的!”这是洪涛心里的第二个想法,事情的大概始末张媛媛说得很清楚,细节自己能想明白,肯定是那天在九华山庄里没干好事儿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