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03章 谁包谁?

“你这不是逼着我包二奶嘛,那都是官员和富人玩的戏码,我这点家底玩不起啊!”张媛媛这个要求很出乎洪涛意外,这就和当初她借给自己钱买房一样,基本算是倒贴了。可问题是她为什么要倒贴给自己呢?她想要什么自己必须弄清楚,否则后患无穷。
“死罪免了,活罪当然不能免!我可以不让你娶我,但是你得对我再好点,直到我有了下一个孩子再说。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这也是你欠我的,必须偿还!”果然,世界上就没有白吃的午餐,前面刚给了一颗糖豆,后面大棒子就举起来了。
“唉,我对你这么好,你却处处提防着我,这也是命啊。咱们俩就是天生的对头,每次都得是一方把一方打趴下才能正常交流。幸亏我不想嫁给你,否则以后天天就等着打架吧,搞不好还得离婚,何苦呢。”
“上来陪我躺会儿,我喜欢你搂着我……把衣服脱了,你一身都是土,脏死了。”其实张媛媛的脾气和洪涛骨子里很像,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只是男女有别,表达方式也不同罢了。看到洪涛真服软了,她也就不再折腾他,拍了拍身边的床。
“你成心气我是不是?让你上来就上来,哪儿那么多废话啊!”这句话立刻让张媛媛怒不可遏,一伸手揪住了洪涛的耳朵,直接把他提上了床。
至于她为什么非缠住自己不撒手,洪涛也问了,张媛http://www.hetushu.com媛的回答是她觉得舒服,不是那方面的舒服,而是全方位的舒服。她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可是身边不能老没有男人,别的男人她严重不放心,洪涛恰好属于无欲无求、不太贪心的男人,她也就不操心费力的再去找别人了。
“你是不是嫌弃我,要是你就赶紧滚!”上床脱了衣服,洪涛还是不太适应和一个刚刚做完手术的病人太亲热,尤其是躺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床上,总有一种太平间的感觉,缩手缩脚的比较拘谨,然后又遭到了张媛媛呵斥。
这一晚上两个人基本没怎么睡,叽叽咕咕的说了很多,大部分都是打情骂俏,少部分也有干货。实际上张媛媛早就发现她自己怀孕了,所以才在一号店的三楼上后加了一个很隐蔽的套间,就是打算以后带孩子用的,顺便还不耽误她的工作。
“你就别再试探我了,咱别的本事没有,说话算数保证能做到。我说娶你就娶你,金月那边我自己去和她坦白,但愿她能别太恨我,真不是我故意坑她,这都是命啊!”听了张媛媛的这番喃喃自语,洪涛并没喜出望外,主要是他不信。怀里抱着一条美女蛇,轻信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哪怕她已经受伤了,但毒性恐怕会更强。
“说实话,我很害怕嫁人,怕受不了以后吵架时被自己丈夫指责我以前当过小姐,就算是和-图-书你也一样。我想我还是自己过一辈子吧,能有个孩子陪着我也不错,可惜老天爷还不给我。你能答应娶我已经让我很高兴了,至少我没看错人,但我的回答是不嫁,是我拒绝你了,我看不上你!又懒又贫又坏,脾气还不好,我才不想去受你的气。”
“反正我是和你说了,这件事儿别告诉丽丽,当然也不能和金月说。你该带她回家就带,该谈婚论嫁就谈,她也是个苦命的姑娘,上一次找了个不靠谱的男人,以为到你这儿能幸福。可惜啊,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洪涛不信,张媛媛也不玩命解释,接着自说自话,一边说还一边在洪涛身上四处摸那些伤疤玩。黑暗里两颗眼珠黑白分明,忽闪忽闪的格外诡异。
“没事,以后咱们再生一个,起名字的权利给你,除了喂奶之外剩下活儿我全包了。”顺毛驴不是白叫的,张媛媛一软,洪涛跟着也软了,他又不太会哄人,只能尽量找好听的说,还得是自己能做到的。
“它你比诚实多了……”两个人抱着聊天对放松精神挺有益处,反正洪涛现在是不像刚才那么焦虑了。不过精神一放松也有副作用,就是对怀里这具身体起了生理反应。尽管使劲儿告诉大脑她不能碰,可是大脑很顽固,就是不听。结果被张媛媛发现了,然后一把抓了个现行。
等张媛媛再次说话的时候,洪涛从她声音里就能听出哭的m•hetushu•com效果很明显,因为那些悲伤、痛苦、哀怨的感觉全没了。这一招简直是太神奇了,眼泪还有消毒精神的作用吗?此时洪涛也想哭一个试试,自己也有很多悲伤、哀怨啊,可是怎么挤眼泪都不出来,太废物啦!
“嘿嘿嘿……这是本能,和思想无关。”脸皮厚就有这点好处,除了弱点攻击之外,其它小打小闹基本全免疫。
“医生说至少一个月不能同床!”洪涛的脑子也有点短路了,他以为张媛媛有啥想法,赶紧好言相劝。
张媛媛不愧美女蛇的评价,真是毒啊,只要一张嘴必须招招致命,咬全是人性弱点,让你明知道是坑还得捏着鼻子往里跳。否则怎么叫人性弱点呢,都那么好克服,也就不算弱点了。
“当然疼,给你挖下一块肉你试试!不过我心里更疼,那是我的孩子,我还指望他以后能给我养老送终呢,就这么没了……”洪涛态度一好,张媛媛的眼泪又下来了,这次虽然流的少,但比嚎啕大哭更让人看了心疼,因为是真哭,那种无声的哭。
另外她在亚运村附近还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是用以前傍家给的房产换的,除了她之外连孙丽丽都不知道,现在是除了她和自己之外,谁也不知道。那套房子就是她准备待产时住的,这一切她已经设计得很周到了,甚至连保姆都找好了,可惜让几根野鸡毛给打乱了,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
www•hetushu.com“我没说让你包养我我也不想当二奶,我是要包你当我的小情人,还不会影响你的家庭,等你把帐还清了我就给你自由。别打算和我讲条件,这是底线,好好用你那个不太傻的脑袋想想,是去再伤害金月一遍好呢,还是神不知鬼不觉两边都不得罪好。”
“而且你也不是真的喜欢我,脑子里全是那个女警察,还是让金月这个傻丫头去受罪吧,我可不当杜十娘。”这一哭就是十分钟起步,中间起来喝了半杯水,躺下接着哭。
“如果孩子还活着,我本来打算春节就借口回家出去自己住的,雇个保姆把孩子生下来,养大一点再和你说。我不指望你能娶我,只是想感受一下家庭生活的滋味。到时候你肯定已经和金月结婚了,说不定你们也有了孩子,有时间你过来看看我和孩子就挺好。”
“你就这么放过了我这个强健杀人的凶手?我怎么觉得有点不踏实啊,这不像你的风格。”洪涛勉强算是信了,可危机感一点没减少,反倒更多了。张媛媛办事都是想好之后才出手,一来就是一套,一招跟着一招,一招比一招厉害。现在她说得这么好听,逻辑上讲应该是在迷惑自己,好准备下一招能达到最佳效果。
“让我哭一会,不许说话。”张媛媛比洪涛动作大多了,一头扎进他怀里,开始用眼泪给洪涛洗澡,估计还有鼻涕。洪涛也不敢吱声,只能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hetushu.com另一只手把她抱紧点。
“我真有那么招人喜欢?这一点我怎么一直都没感觉出来呢?你不是说我又懒又坏又不是东西嘛,干嘛不找个更合适的情人呢?”这笔交易洪涛不敢也不能拒绝,与面对金月说出事实真相、然后让她伤心欲绝相比,给张媛媛当个情人真不算难事儿,就算去伺候一个五十岁老太太洪涛也能忍几年。
“我、我不是怕伤着你嘛……”可能是内疚感太多了,挨点骂反倒不觉得难受。洪涛陪着笑,小心翼翼的用手从张媛媛脖子下面穿过去,把这具熟悉而又陌生的身体轻轻搂在怀里。
“和你刚才对我的评价一样,你身体好,这方面让我很满意啊!”张媛媛的口气突然变得恶狠狠起来,一边说一边使劲儿一攥。
“嘶……你也太小心眼了吧,还带找后账的!”洪涛明白了,她这是变着法儿的报复自己呢,怪自己刚才没说特别喜欢她,只说了她在哪方面不错。女人啊,全都是口是心非的玩意,嘴上让你说实话,实际上还是喜欢听假话,现在就是肉疼的教训,是真疼!
不过他还是想努力试试能不能打消张媛媛的这个念头,因为他还有一件事儿没告诉张媛媛,就是方主任说这次流产对她身体器官伤害太大,再怀孕的机会很小,就算怀上了也很可能保不住,会习惯性流产。如果按照张媛媛的条件,她必须得再怀孕才能罢休,那自己岂不是要给她当一辈子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