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05章 孰轻孰重

“不太可能了,她去了国外进修,我估计回来最少也得是个处级干部。就算她干妈死了,我们俩也没什么可能再走到一起去。你明白处级干部的意义不?如果想再上一步,婚姻是个很关键的因素,嫁给我只能给她拖后腿。如果你是她,你会选我这个拖后腿的人吗?”洪涛有点明白张媛媛问这个问题的初衷了,她还真是个心眼很不错的人,不光不逼着自己娶她,还想为金月扫清障碍。
“你光知道我们不容易,可是你真没见过女人的惨。我们俩的事儿有我的责任不全怪你,在这件事儿上唯一没责任的就是金月,我总不能再去害她了。不光不能害,我还得保护她不让你祸害!你可能会说你不会害金月,我也相信你是真这么想的,可是有的事儿根本不是你能计划好的,比如说我!要是下次你碰上一个更狠的女人,你觉得她还会放过你一次吗?”这时的张媛媛才应该是本来面目,不装傻、不撒娇、不太感性,满满都是理智。
“没事儿,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就算我每天都去学雷锋,认识我的人也不会说我是雷锋。只要不让金月知道,又能让你好过点,我就当次雷锋吧。这个债是我自己借的,两边都得还上,亏欠了谁都不好。”
“没有!我可不敢惹她,我怕她半夜把我骟了!”这可真是洪涛的心里话,孙丽丽这个女人太彪悍,她不像张媛媛这么理和-图-书智,甚至比江竹意还狠,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再漂亮也不敢碰。
“要不是你老提起她,我应该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别老神经兮兮的,你要是心里难受那我干脆还是娶你吧,我可不想当李甲。”洪涛是真受不了张媛媛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状态,他宁可快刀斩乱麻,哪怕疼点也比整天腻腻歪歪强。
“我也没那么不禁诱惑吧……咱俩这是太偶然了,你看我和丽丽整天闹,不是也没事儿嘛。”洪涛觉得张媛媛过于高估自己的魅力了,活了二十多年,除了她之外,自己一次倒贴的情况也没碰上。还别说倒贴,自己往上贴能成功的例子都没几次。
可是孙丽丽不一样,那个姑娘是长了一个女人身体的真汉子,敢爱敢恨,一言不合就敢和你玩命的主儿,丝毫不考虑后果,真是豁得出去啊。洪涛就怕这样的人,因为在这样的人面前他这点社会经验和一大堆歪理邪说都不管用了。人家根本不给你忽悠的机会,上来就是硬碰硬。
“还真不太怕,你再怎么生气也有理智,她不一样。俗话不是说了嘛,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我可不想惹个不要命的女人,那我就真得自杀去了。”这话也是真的,洪涛还真不怕张媛媛,他只是不愿意和她费脑子费神整天算计着玩,真要算计起来,指不定谁算计得过谁呢。
“好歹我也算孩子父亲和_图_书,即便他没了你也不能这么绝情吧,咱俩不应该是一头的吗?”洪涛很不理解张媛媛的心态,金月和她应该是天然敌人啊,怎么现在成战友了?
“说你胖你就喘!还雷锋呢,你就是个马蜂,下面也长了一根毒针!要我说啊,你其实就是个流氓,从来也不是好人,所以你就别拿好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了,继续当你的流氓吧。你要是变成好人,我还不敢接近你了呢。都说女人喜欢坏蛋,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一个满身冒坏水的流氓了呢?”
既然说起孙丽丽了,洪涛心里就有一肚子话想说,这几天他过得并不舒服。虽然张媛媛这颗大地雷暂时不会爆炸了,可是他却没感到庆幸,相反心里负担更重了,有好几次都想和金月把这件事儿说清楚,可是真怕她受不了。一般来讲是个正常女人都会受不了,不能用张媛媛的反应推测别人,她在这方面的神经坚韧程度超级好,这也算是职业病吧。
“我说你不着急去找她呢,原来早就知道找不到了!我可警告你,就算她会来找你,你也不许把金月扔了,否则到时候我们三个一起折腾你,让你天天不得安宁。”张媛媛对洪涛的回答挺满意,在她看来江竹意和洪涛确实也没什么希望了。当官的她见多了,男女都有,在他们眼里,一切都是为了上位服务的,洪涛显然不符合这种要求,和_图_书甚至是对立面。
“你放心,我也没杜十娘那么傻!继续按,我问你点事儿。”看到洪涛又要失去耐心,张媛媛也不闹了,往床上一趴,语气又恢复成了日常的样子。
虽然她还不能有房事,但是一个从当红小姐走过来的大妈咪头子,满足男人需求的办法肯定不止一种,而用这种方式减压更是极其有效的。
“这件事儿我不是说了嘛,不怪你,怪我,是我主动接近你的,原因我也说了。就算你可怜我,再帮我一次,我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有时候看不到你我会很难受,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下去。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逼你,咱们就当没这回事吧……”
“那你就不怕我?”
“我这个人并不太好相处,身上的坏毛病也不少,你们也没和我斤斤计较,大多数时候还会让着我,其实我心里也明白。只是咱俩现在成了这种关系让我有点别扭,这些天我见到金月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话了,总觉得她眼神里在嘲笑我。”
说心里话这件事儿吧,得赶时候,碰巧了大家会很迫切的想说,到底什么时候能碰巧呢?很难量化出一个标准来,现在洪涛和张媛媛就进入了这种状态,开始了很真诚的交流。
“哈哈哈哈哈……我真想不到你还有怕的人,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听了洪涛对孙丽丽的评价,张媛媛笑得把床都抖动起来了,看来洪涛是说对了。
“…http://www•hetushu.com…那你不许骗我!等我身体恢复好了,身材也不一定就比那个警察差,到时候人家也可以陪你啊,你把她忘了好不好?”转眼间张媛媛又开始撒娇了,缩在洪涛怀里一脸的委屈。
这可不是她的发明,人类历史上处处可见这样的例子。很多男人包括很多上位者,身边为啥都有N多女人的身影?他们只是为了炫耀吗?只是为了生理上那点需要吗?减压应该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需求,必不可少的。性是一种身体、情绪的调节剂,通过一大串化学反应,居然能影响人的思维,真尼玛神奇。
“怎么着,你还打着丽丽的主意!”现在的张媛媛比以前敏感了好多,好像洪涛身边的每个女人,除了她和金月之外,都是潜在威胁。
说真话是说真话,可是看到洪涛越说负担越沉重,张媛媛又变了,翻过身抱着洪涛开始调情,手也不老实了起来。如果她要是想勾引男人了,没几个能拒腐蚀永不沾的,很快两个人就滚到了一起。
“你如果听我的,就别和她说,瞒她一辈子。有时候女人就得骗,有些事说了反而不如不说。你其实是个心软的人,只是外面套着一层硬壳。和你亲近的人相处时,你这层硬壳就没了,一旦有了事情,难受的还是你自己。”
在金月和张媛媛之间洪涛更偏向于金月,但那种偏向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感,一种要保护什么的意识。如果去除一切道德只和_图_书谈本性,好像金月的比重就没那么高了。具体谁重谁清,洪涛还真衡量不出来,可越是纠结,他越觉得自己人品操蛋,比以前四处惹是生非还操蛋。
和张媛媛的事情基本也就这样了,洪涛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能让自己两头圆满,缺德就缺德吧,反正缺德事儿自己也没少干。张媛媛说的也对,自己本来就不是啥好人,道德标准稍微低一低也符合自己的本质,该说瞎话的时候还得说。
至于金月,那只能是隐瞒了,唯一能补偿她的就是自己多陪陪她,然后尽快把婚事办了,让她彻底安心。结婚之后尽量对她再好点,哪怕天天洗衣服做饭刷碗打扫屋子自己全包了呢,也认了。
“假如有一天那个女警察突然出现了,而且她还没结婚,你怎么办?”
“废话,哪儿有什么都不怕的人啊。对你们俩我是心怀感激的,和你们相处的这些日子我觉得自己很快乐。平时咱们互相挤兑着玩,有时候也有矛盾,但那些事儿都不会隔在咱们中间变成大矛盾,俗话讲这叫投脾气。”
“其实以前在娱乐城的时候我还真想过去接近你,不过那时候你太强势了,我只是在脑子里想想罢了。后来有了机会,即便我能拒绝,也没有选择拒绝,不能说是你主动勾引我,我也算是潜意识里愿意被你勾引。你说我这样算不算道德败坏啊?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这要放十年前,我这种行为不就是耍流氓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