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08章 好久不见

张媛媛的回答很干脆,不光小金库一分都不给留,连工资都给收缴了。在如何看住、守住一个男人的技能上,她显然也是九段高手。
“打住,别再往外拿了!这都是你的钱,给你买钻戒还是用我的钱比较好。”洪涛是服了,这个女人的行事风格太怪异,还拿住了自己的小辫子,和她斗自己没有胜利的希望。
看归看,最终张媛媛一件首饰也没买,她也不太喜欢戴首饰。但她也没空手而归,买了一大堆金条,说是要放家里存着当硬通货。
“留个屁!男人手里就不能有钱,有钱了早晚变坏!以后工资也得上交给金月,我会和她说每个月给你点零花钱,再有不够的来我这儿拿。钱就在抽屉里,拿多少都成,家里有金月,外面有我,你还有什么地方用钱不能让我们俩知道吗?”
这时候金月也开学了,一周要去上四天课,正好赶上金叔叔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正式回到工作岗位,忙着修缮劳动人民文化宫里的古建筑。金月还得时不时开车去送老爹上下班,干脆就不怎么回来住了,只有周末才来和洪涛聚聚。
黄金这个东西好像有特殊魔力,看着一堆hetushu.com黄灿灿的金属放在床上,洪涛只是觉得挺好看的,但在张媛媛眼里就变成了速效春药,瞬间就媚眼如丝,黏糊着洪涛又在床上纠缠了起来。
“嘻嘻嘻……阿姨说的没错,昨天来的是他的正房,是老大,我是小的。目前就我们两个,以后他要是再带别的女人来您这儿买钻戒,就按顺序往下排,小三、小四,哈哈哈哈……”有时候洪涛都怀疑张媛媛有间歇性精神病,别人觉得为难的事儿她却觉得好玩,笑得真是开心。
“哪儿还有你的钱,到我手里就都是我的,我穿这件大衣瘦不瘦?”洪涛的提议等于白说,张媛媛套上一件红色的羊绒大衣,在镜子前面扭来扭去,总觉得不太合适。
“你把这么多钱放家里不怕被人惦记上啊!”箱子里全是一捆一捆的百元大钞,差不多有三十万。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胡同口外面就有银行,却弄这么多现金放在家里。
“小伙子,我这儿还有两支差不多成色的,要不都给你留着?”挑完了钻戒,趁着张媛媛袖头去看旁边柜台的机会,售货员凑了过来,小声给洪涛提了一个建http://m.hetushu•com议。
“合算你刚才哭着喊着买钻戒都是骗我的,就不怕老这样以后我就不相信你了!”看着那张跟了自己好几年的存折被张媛媛的小手拿走塞进了抽屉,洪涛往床上一躺,觉得自己也有点浑身不太舒服。
这下可苦了孙丽丽,她是两边跑,一边得把两个院子都照顾起来,一边还得管理着鑫月和京诚公司三个正在营业的电脑屋。张媛媛去医院复查说是恢复的挺好,可洪涛和孙丽丽一致认为她还不适合进入工作状态,每天只能在电脑前面帮着算算账,还不能坐太长时间。
“给我留点吧……万一我要是有点急事儿呢……”小金库啊,这可都是自己的心头肉,是每个月赖皮赖脸、省吃俭用、四处抠出来的。这里除了工资之外还有兑换美元没花完的结余,都存在一张存折上,十多万呢。
“谁说我骗你了,钻戒当然要买,还得比金月的大!给,把钱装你包里,出去花钱付账的还是你,不会让你难堪的。”简单的化了化妆,张媛媛从衣柜里提出一个密码箱扔到了洪涛的肚子上,自己开始穿衣服。
“你都一百二十多斤了,www.hetushu•com还想穿出以前的样子肯定不成啦!”洪涛的情绪不高,谁丢了十几万也不会高兴,嘴里说出来的话自然就不怎么好听。
“喂,汪哥,您这又是揽到什么大活儿了吧,一年多都没声了。”突然有一天洪涛的呼机上显示出一个熟悉的号码,汪健新。自打从三元娱乐城离开之后,这两人只和自己见过一次面,然后就再也没音信了。
“这是何苦呢,非给我看这个,要看就多看点,这点也不够我起歹意的啊。你就是疑心病太重,如果让你变成一个穷人,说不定会更快乐点。”洪涛的理解也挺独特,他觉得张媛媛这是故意的,就是专门给自己看,想看看自己的反应。
“阿姨,做人要厚道点……”洪涛真想把手里的饮料瓶子扔她脸上,你说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连这点眼光都没有呢?不过这时候千万不能发火,甚至连难听话都不能讲,不能让张媛媛觉得自己很勉强,那样她还得多心。
“你的贼心眼也不少,咱俩谁也别说谁,想要多是吧?来,再给你一个!”张媛媛也没否认洪涛的猜测,又从衣柜里提出一个同样的密码箱。
“除了你和丽丽谁知道我在www.hetushu.com这里?如果你们俩要算计我,那就算我活该。没了你们俩我活着也没意思了,到时候麻烦你们给我一刀,别让我再活在世上受罪。”张媛媛的回答挺与众不同,骨子里有自信也有悲凉。她确实除了丽丽之外一个朋友都没有,估计家里人和她关系也不亲近,就算不是孤家寡人也差不多了。
“我陪你再去逛逛,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索性逛痛快,今天你是娘娘,我就是跟班拎包的。”为了阻止张媛媛再说出什么逆天的废话,洪涛抓起钻戒的发票证书和盒子,拉着张媛媛赶紧离开了柜台。那位售货员阿姨正和旁边另一位售货员小声耳语着什么,虽然没回头看,也能觉出后背上有几道激光在扫来扫去。
真是一大堆,九十六块钱一克,二百克一根,柜台里一共就九根,全让她给包圆了,还饶上好几根十克、二十克的工艺金条。当时她的状态已经分不清是投资还是买着玩了,反正眼珠子里都是金黄色的,洪涛不得不回家给她取了一次钱。
要是再把这点钱也上交喽,那自己可就真两手空空了,以后除了每个月的工资之外,再想花钱就得向别人张手要。别人啥感觉自己管不着m.hetushu.com,可是手心向上的日子很难受。远的不说,当年自己老爹不就是这样嘛,兜里除了点烟钱干净极了,想买本书都得和母亲申请。
可能是在屋里憋闷的太久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张媛媛有点不把洪涛包里的钱花光不收兵的意思,每个柜台她都有充足的消费欲望。而且她还说了,这次是洪涛花钱给她买东西,所以不算违反之前的花费约定。
正月底,洪涛再次忙了起来,三家新店几乎同时进入了设备安装阶段,就算有古欣带着三个技术最熟练的网管帮忙,三百台机器也是个很愁人的事儿,光是压网线、布网线、布电源线、安装插座这些小活儿三五天就干不完。
时隔一天又一次来到同一个商场的同一个柜台,还是买同一样东西,这让那位五十多岁的女售货员很诧异。洪涛身边换了一个女人,可是亲昵劲儿比昨天有增无减,婚戒这个玩意还有轮着买的?而张媛媛的表现更让她纳闷了,显然这个女人知道洪涛昨天带着别的女人来买了婚戒,她非但不生气,还挑的挺高兴,每次都要和昨天洪涛买的那枚婚戒比一比,然后选了一个同样一克拉的钻戒,但品级稍微好一点,价格当然也贵几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