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10章 OICQ

金月倒是挺踏实,该上学上学、该回来和洪涛渡周末一天都不会少,她好像对这种非常规律的生活更适应。做生意虽然来钱快,但没有什么规律可言,所以她不太喜欢。
“要脸就没零花钱了,我用oicq的号码和你换成吧?我有一个三个六的号码,换给你,五十块钱!”男人无钱腰就软,放在以前输五十块钱都不带正眼看的,可现在不成了,每个月就这么点零花钱,花光了就得和金月要,就好像自己多能花一样,能省必须省。
“选头像了吗?不好看我可不要!”孙丽丽对洪涛拿出来的筹码真动心了,跟着洪涛一起回屋验看交换物的成色,不一会就美滋滋的出了屋,看样子是换到手了,而且很满意。
其实占便宜的还是她,或者说叫双赢。表面上看,洪涛是占便宜的,因为白得了五十台电脑,还能继续使用孙丽丽统一培训出来的服务员和网管,连带着经营管理规则也保留了下来,不用自己再去费心费力管理,大家都知道该干什么。
“合算我爸妈不是爸妈啦!”对于洪涛这种过于自私的行为,孙丽丽表示出了极大的愤慨。
“除了我爸妈!”洪m.hetushu.com涛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大嘴巴,要骂也远点骂啊,怎么当着自己父母安息的地方说这些呢。
鑫月电脑屋也发生了点小变化,张媛媛还是把京诚公司撤走了。办公室全都搬到了一号店的三楼上,连带着小蜜蜂科技公司也一并搬了过去。原本京诚电脑屋的五十台电脑全并入了鑫月电脑屋,用张媛媛的话讲,这是要把整个地下室还给洪涛,不占他的便宜。
“……”这次孙丽丽一声都没吭,只是用手捅了捅洪涛的胳膊,然后冲院子东北角那棵石榴树努了努嘴。
OICQ是啥玩意?号码还值钱?
既然孙丽丽肯花钱买号码,洪涛觉得其他人也有买的可能,没见电话号码、寻呼机号码里面都人愿意花钱选号的嘛。当然了,五十块钱是贵了点,除了孙丽丽这种小富婆估计没人会要,但十块钱洪涛觉得还是有人会考虑的。
“这个办法倒是能来点小钱钱啊……对,我干脆卖号得了!”把自己好不容易凑巧申请到的OICQ靓号卖了,拿着五张皱皱巴巴的十块钱,洪涛觉得自己很委屈。可是形势逼人,不管金月还是张媛媛,自己www.hetushu.com都不好去收回金融自主权,只能去想点别的办法挣外块。正经事儿让自己想可能有点困难,但歪招一想就来一个。
“养孩子有个屁用!小时候百般呵护,上学了劳心费神,老了老了还得去给他们奔命,傻逼才要孩子!”洪涛觉得汪健新和吴逸夫这辈子活得很不值,年轻的时候为了娶媳妇拼搏,中年了为了孩子奔命,老了老了也不能闲着,还得为了孩子的将来发挥余热,合算就没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同时也为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里又少了两个而感到郁闷,借着酒劲儿开骂了。
三月底,京诚公司的二号店、三号店、四号店同时开业,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坐在张媛媛办公室的电脑前,看着账目上统计出来的每天收入,洪涛真有点羡慕嫉妒,这简直实在抢钱啊!四家店每天的流水四万多块,比自己预估的还要高一大截,根本不用三四个才能保本,顶多两个月就进入纯利阶段了。而且开的店越多,盈利的周期的越短,规模效益啊。
没有了孙丽丽的小院和电脑屋,简直就是劳动力的黑洞,光是每周一次的打扫卫生就能把洪涛这个大老爷和*图*书们累死,也不知道以前孙丽丽一个人是怎么做到每周两次的,还能捎带手做饭洗衣服。
“那再把你爸妈刨出去……”当面骂人家父母洪涛觉得是不太合适,那就再在白名单上加两个人吧。
“你小舅舅呢?”孙丽丽这是成心欺负洪涛喝多了脑子不灵光。
“……你还有正事没有了?把刚才赢我的钱给我,那是我的零花钱!”就算喝多了洪涛也能算过账来,照孙丽丽这么算,自己的白名单多厚也不够写的。干脆不说这件事儿了,另一件事儿更重要,刚才孙丽丽一卷三,其中还有自己五十多块钱呢。
“金月和张姐呢?”孙丽丽比洪涛博爱多了,还是不满足。
不干不知道,活儿太多了。也就是有了切身体会,洪涛才咬着牙坚持了下来,一点没叫苦,就算张媛媛和孙丽丽有时候早回家,他也绝对不说半个累字。让她们多休息会儿吧,自己和金月再忙,也没她们俩这么忙。
申请号码自己有优势啊,古欣、费林、唐晶都可以在当班的时候帮自己弄几个,自己没事儿的时候也可以申请,积少成多没准就能碰上靓号,然后再让他们利用工作之便推销出去,这不就www.hetushu•com是小钱钱嘛。
只要朋友们在线,他们的头像就是彩色的,不在线就是灰暗的,每个号码都能在几十个头像里自由选一个。刚才自己卖给孙丽丽的号码,就是尾数连着三个六的,头像也是个蓝头发的美女,所以她才会给自己五十块钱。那玩意是随机申请的,除了上网费之外一分钱不花。
“她们俩的也不算!”洪涛又赦免了四个人。
其实这个东西就是后来的腾讯QQ,过完春节之后,一号店那边的顾客突然有不少人玩上了一种叫OICQ的通讯软件,它有一个小企鹅的标志,可以在网上像聊天室一样和人聊天,但比聊天室又功能强大一些,有自己固定的好友,还能把聊天记录保存下来。
实质上张媛媛等于是把孙丽丽解脱了出去,完全投入到了新店的管理上。一个孙丽丽真比几十万块钱金贵,以前还没觉得,等到洪涛自己开始管理鑫月电脑屋、并且还得照看两个小院时,立刻就明白了。
用吴逸夫的话讲,这辈子说不定就是最后一次在四合院里露天玩麻将了,以前没感觉到这有什么特别的,可现在要离开故乡,美国虽好,可惜到了那边就得接着给洋人卖命,不和图书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也没准这把老骨头就扔到了异国他乡,能多过过瘾就多玩会。
但也仅仅是羡慕,没有嫉妒更没有恨。即便是面对如此大的财富洪涛依旧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没错,这份钱就不该自己挣,自己也挣不了。只要看看孙丽丽和张媛媛每天从早忙到晚,泡个澡都能在浴缸里睡着的德性,就知道这些钱是用什么换来的。
现在别说出去逛商场,张媛媛都没时间缠着自己留宿,就算自己主动留下来陪她一宿,也只能说说话,然后搂着她疲惫的身体老老实实睡一宿,啥也干不了。她也没精力思考别的了,因为第五家和第六家店的房子又开始装修,这个疯狂的女人玩得正上瘾,除了吃饭、睡觉、健身减肥之外,脑子就没别的东西,根本停不下来。
至于说他们几个的劳务费……洪涛打算不给。老大现在正受难呢,让你们伸出援助之手,又不用出钱,还好意思和自己要劳务费?有这个想法都是良心大大滴坏了!所以说人一穷极了就容易出歪招儿,道德底线嗷嗷下降。
“凭什么啊?玩牌还耍赖,你要脸不要脸!”一听说要钱,孙丽丽是真急了,捂着兜有谁动和谁玩命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