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14章 外财

四月初,洪涛和小舅舅各自提着一个旅行箱登上了南下的列车,金月、张媛媛和孙丽丽齐刷刷的一起来送站。她们对洪涛突然要去羊城都很惊讶,不过也没过多说什么,毕竟有小舅舅坐镇呢,只是叮嘱洪涛一定要注意安全,别在外面和人吵架,更别打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别喝酒!这是重中之重,还特意让小舅舅帮忙盯着。
“哦,在这儿等着我呢,合算我是你的挡箭牌,屎盆子都扣我脑袋上!你还没结婚呢就这么怕媳妇,将来还怎么混啊?我和你说,娶媳妇之前就得先立好规矩,否则以后习惯了就改不过来啦!懂不?”小舅舅瞬间就明白洪涛的用意了,开始就婚后生活给洪涛上课。
这一聊又让洪涛有点小激动了,对方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专门走私内存条的,这种事儿并不新鲜,中关村里卖的内存条至少有一半儿都是通过各种渠道从国外走私进来的。重点还不是这个,而是对方给出的价格真低,一条64M现代或者LG的PC100内存条,拿货价格才不到四百,目前中关村熟悉的柜台拿货价也得七百七左右,六百五批给他们,有多少收多少。
所以说吧,洪涛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件事儿可干,充其量就是白跑一趟,并不会有什么损失。但凡货是真的,这可就是一笔小财啊,而且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外财。
“得得得,您还是留着这些绝招和图书对付我舅妈吧。这是那边的联系电话,你让我醋舅舅试着先联络联络,但别问太多,那些人特别敏感。”小舅舅如果说别的洪涛还有兴趣听一听,唯独在娶媳妇这件事上他的话可以完全忽略。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还好意思说自己这个已经有未婚妻的人?这不是笑话嘛。
“我看你真快变成杜十娘了!他说的没错,这时候的女人智商都是负数,随你便吧。”孙丽丽就算和张媛媛再亲密无间,也理解不了闺蜜此时的感受,有些东西是没法感同身受的,只能自己去体会。
不过洪涛长这么大了,长江以南还真没去过,要说拍屁股就走也不太靠谱,必须找个相对熟悉的人和自己搭伴。谁呢?没错,小舅舅最合适,他大江南北的转悠了好多年,羊城对他而言并不陌生。而且目前他正闲赋在家,整天憋得抓耳挠腮,自己提出让他陪自己去趟羊城,他应该不会反对。
“你要干嘛?去羊城买走私货倒腾回来卖!内存条是什么玩意?”果然,小舅舅听了洪涛的计划并没说不去,只是对洪涛要采购的东西不太摸门。
“真邪门了,怎么这种好事儿你总能赶上呢!”现在小舅舅已经不把洪涛当小孩子看了,因为洪涛争气啊,弄了个日进斗金的电脑屋,成绩明摆着呢。而且在无线电之类的玩意上,他这个外甥确实有点小本事,被人蒙的可能和_图_书性不大。可越这么想小舅舅就越郁闷,他东南西北的跑了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外甥挣得多,这还有地方说理去吗!
洪涛的OICQ名字就叫教授,费林叫费爷,古欣叫姑娘,唐晶叫狗熊。这都是他们当年混街面时的绰号,虽然离开那个环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些称号叫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但他们还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以前的绰号作为网络上的名字。可见在他们内心深处,对那一段时间的状态并没完全否定,或者叫每个男孩子都有一颗去征服、去大杀四方的心,这可能就是人类演化时残存的那点兽性吧。
“要不我跑一趟试试?”洪涛挂上电话,小眼珠一个劲儿的转,真是有点动心了。
“那你去去弄火车票,等我下班咱就出发。对了,我和金月说是陪你去进货,她要是打电话问你,你别说漏了啊!”让小舅舅陪自己去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找个从金月那儿拿钱的借口。说是小舅舅资金周转,拿二十万用用,她也不会说什么,就算张媛媛知道了也没事儿。
要说风险吧,确实也有,但不大。羊城也是大城市,明抢的可能性基本没有,暗偷的难度也很大,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唯一的可能就是到地方了没货或者货不对,但对方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可以验查,如果他真敢露面,闲的蛋疼蒙人玩的可能也就杜绝了,谁没事儿干这种欠http://www.hetushu.com揍的事儿啊。
这就是OICQ的提示声,不光孙丽丽喜欢玩这个玩意,洪涛也有点入迷了。它和传统的聊天室虽然都是与陌生人沟通的平台,但感觉又不一样。聊天室里那些人聊完了还是陌生人,这里面的人聊完了就有可能变成一个小图标,每天上线下线、打个招呼聊两句,更像一个朋友,只不过是虚拟的。
“谁是永辉商贸?”正当洪涛忙着申请号码赚点小钱钱时,突然有人申请加自己为好友,看名字像一个公司。
“羊城是吧……成,咱就走一趟,你醋舅舅和一帮人正好也在那边混呢,就算这些走私的有什么想法咱也不怕。豁出去了,玩一把!”小舅舅也觉得这笔生意做得过,风险和收益相比很小。这要是洪涛说去沿海的小渔村拿货,他是打死也不肯去的,更不会让洪涛去。可是去羊城,谁怕谁啊!
按照宋老板的说法,内存条确实有一些通过未知渠道流过来的货,质量和价格都不错,可惜就是数量不多,很难碰上。据说就是从羊城、深城那边上岸的,具体是怎么来的他就不清楚了。
洪涛的好友里大多都是以前认识的混子,另外就是单位同事,比如林强,然后就是孙丽丽和金月了,一个大学或者高中同学都没有。可见他对上学这些年有多烦了,尤其是在大学里,根本就是熬,能算得上朋友的同学一个都没有,甚至和图书都很少和同学正常交流。
“一条五百、十条五千、一百条五万……我要拿上十万二十万的去羊城收一提箱回来,岂不是好几万就到手了?”这事儿要是放到前几个月,洪涛都懒得去分辨真假,因为手里不缺钱花。可是自打公款、私款都上缴之后,别说几万块钱,几千块他都能把眼睛瞪得和包子一样。
“宋哥,这些日子怎么样啊?”和对方又仔细聊了聊具体的付款、交货方式,洪涛觉得没问题了,要了一个对方的联系方式,然后拨通了宋老板的电话。东拉西扯了半天,从侧面打听了打听内存条目前的行情和进货渠道,但没说自己要干什么。宋老板现在已经是张媛媛的合作伙伴了,他知道了保不齐张媛媛就得知道。
“嗯,中关村那些商家保证要。”这一点洪涛有百分百的把握。
“嘿嘿嘿,傻人有傻福儿。怎么样?咱甥舅俩杀一趟?你也不白陪我去,我带十万货款,你也带十万,回来一倒手不就是钱嘛,本钱我有!”看到小舅舅没什么太大疑问,洪涛开始拿钱诱惑,好几万啊,不愁他不动心。
他就像一个幽灵,能不在学校里待着就会跑出去,必须回来上课的时候才会悄悄出现在教室里,然后一眨眼又没影了。如果不是充当了妇女之友,恐怕同班同学不仔细想都很难想起班里还有这么一个大个子。
“必须啊,我带着设备去,抽查其中的百分之十就差不hetushu.com多能判定整批货的成色了。”在这一点上洪涛也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要让看货谁也别想拿次货、假货蒙自己。
“本公司有专业渠道批发销售低价内存条,当面验货,老板需要进点货吗?”又过了几分钟,这个新加的好友头像在闪动,点开一看,洪涛有点迷惑。卖内存条怎么卖到这上面来了?出于好奇心,洪涛开始和这位聊了起来。
“你确定能鉴别出真假?”搞定了下家,这笔买卖就靠谱了一半儿,小舅舅又顺势多问了一句。
“就是这个,电脑上用的,价格起伏非常大,经常几百几百的涨钱。我琢磨着要是能过去提一箱子回来,这不就是捎带手的钱嘛,不挣白不挣。”洪涛从兜里摸出一根内存条放到小舅舅手上,顺便把内存条的市场行情讲了讲。
洪涛现在已经是有名片的人了,张媛媛给他印了两盒,去中关村的时候碰上熟人半熟脸也发,他觉得可能是这方面的熟人,就点了一个同意。
嘟嘟嘟……嘟嘟嘟……张媛媛和孙丽丽如何在背后琢磨自己洪涛根本不知道,此时他正对着电脑屏幕十指如飞的打字呢,电脑里还不时传来一种电声,有点像蛐蛐叫。
“下家你找好了?”小舅舅有点抓瞎了,电脑这个行业他是真不熟悉,应该是从来没接触过,拿着内存条翻过来调过去看了好久,也提不出什么太有建设性的意见,唯一能帮洪涛拾遗补漏的就是商业运作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