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15章 不太靠谱

“你姥姥算是白疼你了!”看到洪涛不上道,小舅舅很气愤,指出了洪涛的不孝。
“哎呀,情况不太妙啊。电话我是打了,电脑配件我是不懂,可对方的意思我听着有点悬,和以前咱们接触过那些走私红油的不是一个路子。他们的意思是没见到钱就不让看货,小涛,有这个规矩吗?”醋舅舅闻言放下酒杯,冲着洪涛摇了摇头,开始说他打前站的结果。
总体来讲,小舅舅别看整天坑蒙拐骗的不干好事儿,但他对姥姥姥爷还是非常孝顺的,总盼着老头老太太能少操心、多高兴、多活几年。可惜老爷走得早,没给他尽孝的机会,这些年他玩了命的折腾,也是想多挣点,让姥姥过得再舒服点。只是在孩子和媳妇的问题上,他是真没法听姥姥的,所以就盼着洪涛能帮他解决一部分压力,比如说孩子。
“我也没和他们接触过,要是连样品都不让看的话,谁敢带着钱和他们走啊?”洪涛一听醋舅舅的话,心里也是一咯噔。在外面跑的业务不管是国营还是私营,都有一个底线,就是一手钱一手货。除非是特别熟或者信誉特别好的老客户,才会有赊账或者后期结账的可能,第一次交易就先要看钱,目的不太纯洁是肯定的。
“他哪儿是陪我来的,我是陪他来的!这位是?”小舅舅早就恢复了那副正派人士的德性,见人说话就先三分笑,字正腔圆声音带着磁性,http://www.hetushu•com如果不是见过他的另外几幅面孔,洪涛觉得自己肯定会被他给骗了。
醋舅舅给订的房间还不错,华侨饭店,三、四星的样子,最主要的不是饭店档次,而是他和这里熟,长期有包房,吃饭都是签单。至于说他在这里到底干什么,洪涛不用问也能猜到,肯定还是老一套啊。
“孩子没生下来可惜了,要是你姥姥有个孩子带着,一高兴还能多活不少年。下次再有这事儿提前和我说,我给她找地方养胎去。”小舅舅就是这点好,从来不逼着洪涛干什么,也没有太多对错之分,见到洪涛不打算采纳他的建议,也就不多废话了,又开始算计洪涛的孩子。
“那我就放心了,忍几年估计检察院就忘了,到时候再回去。对了,我的事儿帮问了吗?靠不靠谱?”聊完了他们的话题,小舅舅才提起洪涛的事儿。
“小刘,这位是胡总,这是胡总的外甥。她是我公司的秘书,我不是不会开车嘛,来来来,上车聊,饭店我都订好了。”醋舅舅很含糊的介绍了一下那个女人,然后就帮着小舅舅提起箱子,率先往停车场走去。
“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有两次喝多了不知不觉出了事。”既然小舅舅都看出来了,自己也就不用再使劲儿掩饰,反倒显得生分。反正小舅舅也不会害自己,实话实说了吧,正好也听听他的见解,说不www.hetushu•com定对自己还有启发效果呢。
“小涛!小胡!这边这边……哈哈哈,小伙子好像又长高了,这次怎么肯和你舅舅一起出来了,以前叫你来都不来。”醋舅舅也看到了洪涛这个大个子,热情得让洪涛都有点不自在了,感觉真像三十年没见面的亲人。
“……去去去,一边玩去,我睡会儿!”和外甥争论谁先生孩子的话题很不理智,小舅舅看了看旁边几位,也提不起侃大山的兴趣,干脆爬上中铺睡觉去了。
“我姥姥也白疼你了!小时候有点好吃的就给你留着,一点都不给我大舅和小姨吃!”洪涛也不含糊,自己是外孙子,你是亲儿子,还有脸说我?
“那个姓张的是不是看上你了?你可得小心点,别让金月知道,都是街里街坊的,万一闹出点事儿来不好交待。你自己我倒不担心,就怕把你姥姥气出个好歹的来。”什么叫阅历?这就是。小舅舅通过车站送行这短短的半个小时,愣是一眼就看出来洪涛和张媛媛之间有超出了普通人的关系。
“我琢磨了琢磨,这倒也说得过去,毕竟他们做的是偏门,总不能谁来都带着看货去吧。但这件事儿我觉得还是不做的好,太怪异了,总觉得不太保险。要不你们多待几天,我带你们先好好玩玩,等老刘他们回来了,让他找当地有关系的人给咱问问清楚之后再决定做不做。”醋舅舅还留着半截话没说,从口气和_图_书上听他对这件事儿并不太看好,但小舅舅和洪涛这么大老远的来了,他又不能太确定的说不能做。
“你就嘬死吧!家里一个、外面一个,你有多少钱够填这个大窟窿的?对了,她以前不是娱乐城的老板嘛,手里肯定有积蓄,要不我设个局把她卷了得了,你还真想和她过一辈子啊?”小舅舅对洪涛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很看不上眼,又出了一个更狠的主意。
“别担心,羊城这边一点事儿没有,都是外省市的业务。以前咱们玩红油的时候有个老刘你还记得吧?前几年他也折了,不过在这边混的不错,现在我就和他一起干呢。”醋舅舅和小舅舅都没怎么吃,光聊这段日子他在羊城的生活了。原来他在这边也找到了组织,混的还不错,除了不能往北面几个省份溜达之外,啥也不耽误。
既然吃饭可以签单,那晚饭自然就在饭店里餐厅吃了,好吃不好吃洪涛也不清楚,反正和大三元的饭菜也差不多,一个字儿,淡。口味太淡,不够咸饭菜的洪涛都觉得不太好吃。
“你死了这份心吧,要生你自己生一个,别指望我了,我根本就不想要孩子。”可惜洪涛在这方面也随了舅舅,对孩子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感觉是个大麻烦,避之不及。
“……我干脆管你叫舅舅吧!都有孩子了愣是没听你说起过,真是蔫土匪到家了你!多大了?男孩女孩?偷偷抱回来给你姥姥看着。她那边和图书我去说,实在不成让老孟出面,不老实就给丫玩狠的,孩子必须留着,人滚蛋!”上车之后小舅舅一直戴着金丝边眼镜装斯文,听到孩子两个字,眼镜差点从鼻梁子上掉下来,那张看上去很正面形象的脸立马就露出了一股子邪恶的阴霾,恶狠狠的说出了他的办法。
“流产了……她人也不错,没说要我娶她,也没给金月添乱,这么弄是不是太缺德了……”洪涛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小舅舅露出如此凶狠的表情,也认识到了小舅舅在外面的另一幅嘴脸。
列车抵达羊城站时是下午一点多,刚一出站洪涛就见到了醋舅舅那颗中间是足球场、四周是铁丝网的脑袋。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打扮入时的半老徐娘,一点都看不出他是在逃难,满面红光的比在京城时显得还年轻了几岁。
这让洪涛不禁在心中暗竖大拇指,人精啊!张媛媛和孙丽丽并没什么特别的表现,他怎么就不说孙丽丽呢?同时洪涛也肯定了,小舅舅在外面肯定有女人,还不止接触过一个,经验太老到了。只是他不往家里带而已,自己和姥姥以前真是白操心了。
“别急,先听我说完,这件事儿还真是有点意思。你们的担心我也说了,你猜他们说什么?他们让我把钱存在银行里办张卡,但是卡的密码条不能拆封。见面之后把卡和账单给他们,密码条咱们自己拿着,然后他们带咱们去看货、验货。满意了,咱们提货走人,他和_图_书们拿着密码条去提款。”
“……有孩子了……”洪涛心里苦啊,命中率太高也是愁事儿。
不过听小舅舅的话里也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只是提醒自己要顾全大局,不管私底下多乱,明面上还得装得人模狗样的,别有点事儿就闹得满城风雨。这也就是当年父亲不乐意让自己和他多接触的原因,他的三观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接触时间长了肯定受影响。
“这不他妈瞎胡闹嘛,他们怎么不说把钱先给他们打过去呢!”小舅舅比洪涛反应还大,像他们这种专业人士嗅觉非常灵敏,靠谱不靠谱很多时候不是靠逻辑分析出来的,而是靠本能。
“傍家儿!”小舅舅和洪涛跟在后面,小声说了一句。
“她现在和我一起干电脑屋呢,都开六家分店了,手里不缺钱,也没指望我养她。我琢磨着她就是刚回归正常生活还有点不太适应,对别人缺乏信任,这才缠着我当个心理安慰。等她慢慢熟悉了,也得找人谈婚论嫁,到时候就自然不缠着我了,没必要太防着她吧?”洪涛心里话,还卷人家呢,你外甥已经被人家先卷了。不过这事儿不能和小舅舅说太详细,否则他会讥笑自己没出息的。
“现在收还来得及,到时候她闹腾到金月哪儿去,你就打死不承认,一个字儿都别承认,时间一长金月也就没脾气了。”果然,小舅舅有他一套对付女人的办法,听上去有点拔吊无情、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