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17章 套路

洪涛心领神会,换了一条腿搭着。那把弹簧刀就别在袜筒上,一旦有问题,自己可以在抽出刀柄的同时就把刀刃弹出来,只需要一挥手,坐在自己右边的何好九大腿上就得多一个洞。
“这是卡,这是密码,什么时候能看货?”小舅舅从皮包里拿出银行卡和三层压在一起的密码纸放到桌上,又把茶杯端了起来,同时眼睛在镜片后面瞟了洪涛一眼。
“这帮孙子都快赶上雅宝路切汇的了,手真快,你包里的密码纸扔了吧,早就给掉包了,一个小时之前就有人在花都那边的提款机上操作你的卡了。”上车之后,醋舅舅直接告诉了小舅舅和洪涛一个坏消息。
果然,茶楼里里外外都见不到林生品的踪影,茶钱倒是结了,小舅舅说这也是规矩,不能因为这点小钱出纰漏,估计邱燕和何好九走的时候就已经结完账了。
此时洪涛的两只眼全盯着银行卡和那两张纸呢,它们又从邱燕手中转到了何好九手里,同样是翻看了一遍,两张纸重新放到了桌上,银行卡却被何好九装进了他自己的皮包。
“盯什么啊,他早跑了,这个茶楼说不定有后门什么的,如果我再拉着他不让走,他http://m.hetushu.com得急的尿了裤子。看到没,我说什么来着,沉不住气就是这个德性,连你都能看出不对来,还不得天天炸猫啊?这根本不叫做局,这就是尼玛街边变魔术蒙钱的,我还以为有什么高招儿呢。走,回酒店。”
小舅舅应该心里早就明白对方的大概套路了,所以不慌不忙,直到把茶杯里的水喝光,还不见林生品回来,这才带着洪涛出了门。
“用不用去盯着他,万一跑了呢?”洪涛不太明白小舅舅的意图,他和醋舅舅昨天肯定是有了安排,可到底咋安排的呢?银行卡已经被何好九拿走了,如果这个林生品再跑了,自己卡里的钱会不会有危险?虽然密码纸还在小舅舅包里,但这玩意很让人担忧啊。
“胡老板看来是真心要做生意的,莫多心,干我们这一行的必须小心,多多包涵。”林生品用两根手指捏起银行卡看了看,又交给桌子另一头的邱燕,再拿起密码纸和对账单,把上面的卡号和余额看清楚,最后还把密码纸检查了一遍,确定没问题之后,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随手把两张纸递给邱燕,端起茶杯,冲着小舅舅虚敬了一下,和图书满嘴都是客气话。
“这是两种规格的样品,你们先看看,选中了规格,我让他们先回去备货,两个小时就可以带过来。你们是外地来的,跟着我们去验货心里肯定不踏实,我也能理解。只要是真心做生意的人,我们欢迎还来不及,不用你们跑路,就在这里验货。这是第一次见面,以后熟了,你们人都不用下来,我把货直接给你们发上去。京城里也有我们不少客户,中关村里很多都是我们的货。做生意嘛,讲的就是诚信。”
对方来的人也不多,两男一女,年纪都在三十多岁左右,穿得整整齐齐,面目清秀、白白净净的,不像什么为非作歹的恶人。
“哈哈哈哈,好说好说,以后林老板如果有时间去京城,必须通知我,我带你好好逛逛,别的不敢说,挂警备牌子的车咱随便用。我还认识军队上的关系,去靶场打几枪分分钟的事儿。要说羊城这个地方我也不是头一次来了,最早还是八七年吧,我就和朋友来过,当时……”
小舅舅的眼神并没和洪涛交集,也没有什么突然的情绪变化,拍着林品生的手开始聊生意经了。他这一张嘴可就深了,从当年北方倒爷大军南http://m.hetushu.com下深城开始讲,一直聊到去山东沿海倒腾红油,上到国家大部委、下到某个小县城的县委书记,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林生品连插嘴提问题的机会都没有,听晕了都。
“能理解,能理解……钱验过了,货是不是也可以看看了?”小舅舅也把茶杯拿起来举了举,不紧不慢的追问了一句。
“哦,货可能备好了,我出去打个电话……”这一聊就是近一个小时,林生品已经明显有点坐不住了,正好他的电话响了起来,这小子就和得救了似的,拿起电话快步向外走去。
同时,林生品也从他的皮包里拿出两根内存条放到桌上,一边看着洪涛拿出放大镜和万用表测试,一边念起了生意经。此时何好九与邱燕也站起身,冲着小舅舅和洪涛微微点了点头,去备货了。
“李哥啊,这边的水平还是不成啊,都是小打小闹。”上了车,小舅舅都没和醋舅舅详细聊刚才的经过,醋舅舅听了小舅舅的评价之后连问的兴趣都没有。
他们的口音有点重,说快了很多听不懂,慢点说还凑合。洪涛分辨不出到底是不是广东话,但是从这几个姓氏来看,他们很可能是福建人,因为这和图书些姓都带着浓重的福建味道,尤其是邱这个姓。洪涛认识两位姓邱的都是福建人,这也是福建某些地区的大姓。
“两种一样一半吧。”既然心里有底了,洪涛也就不和这两根内存条较劲儿了,用事先约定好的暗语提醒小舅舅这笔生意不谈了,然后把内存条推还给林生品。
如果林生品不说后面那段有关给京城中关村供货的话,洪涛还真想仔细验看验看这两根内存条的成色。它们看样子确实是好货,全是64M单条的,一款是双面一款是单面。
洪涛很理解他目前的感受,假如闭上眼,他肯定以为中央组织部的部长在这儿开会呢。
林生品、何好九、邱燕,双方见面落座之后,三张名片就递到了小舅舅和洪涛手里。
用小舅舅的行话讲,林生品这种状态就叫做忘乎所以,是一种行骗得手之后过于兴奋的表现。从这一点上看他们三个应该并不是业内老手,还做不到心止如水的程度,在细节问题上露出了马脚。
当然了,不管是洪涛还是小舅舅,都没因为对方的长相而放松警惕,如果一见面就能让人心里扑腾扑腾乱跳,那还骗个屁啊,不如直接拿着刀子大街上抢方便。
“臭尼玛渔民,我急和图书死你!来,喝完这杯茶再走,别浪费,茶叶还不错。”林生品的人刚出门,小舅舅那张自来熟的脸就耷拉了下来,小声骂了一句,拿起茶壶给自己和洪涛都满上,狠狠喝了一大口。
“我们可以先验看验看吗?”林生品三个人并没太关注桌上的银行卡和密码纸,看似很随便的问了一句,叫邱燕的女人还提起茶壶,帮洪涛和小舅舅把茶杯斟满。
车并没直接回酒店,而是停在一家建设银行门口,醋舅舅进去之后不久就带着一位银行工作人员走了出来,两个人嘀咕了几分钟才分开。
茶楼就在天河体育场北面不远,连墙壁带地面一水儿都是竹子装饰,环境很优雅,像个谈买卖的地方。
“胡老板的钱是否准备好了?”略微聊了聊,喝了几口茶,姓林的男人开始说正事儿了。
不过听了林生品的话,洪涛心里立马就凉了半截,他说得太过了,反而暴露出了破绽。中关村的货源自己不敢说清楚,但绝对不可能是他这种档次的人可以占据一半份额的。如果他的发货量能占到中关村的十分之一,他也就不会和自己坐在这里扯淡,这是必然的。
“请便……”小舅舅显得很大方,亲手把银行卡往左边推了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