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19章 永远的班长

“嘿嘿嘿……我才不会上你的当,你老和我耍赖。”果然,让金月这么一撩拨,洪涛脸上立马露出了贪婪的笑,留学的问题暂时被扔到了一边。
可惜她知道也是白知道,双拳难敌四手,光是一个洪涛就不是她能单挑的,现在没有了闺蜜的支持,虽然心里极度不乐意看着洪涛整天名正言顺的玩,但也得忍着,不光要忍,还得多担负起一部分原本应该由洪涛去干的工作,用实际行动去鼓励洪涛变本加厉的养大爷。
“不成,你还没帮我想办法呢!”金月没有放弃抵抗,一伸手就把小洪涛攥得死死的。
“唉,你就会折磨我……除非你有过硬的文凭、要不就得有过硬的关系、或者是过硬的成绩,想在那种单位里有前途,这三个条件最少也得有一个,否则就是一辈子受气的命。”
“唉……看来我姥姥打算抱上重孙子的愿望短期内很难实现啦!”自打去过医院之后,金月对正常的房事都有了恐惧感,过了好久才适应,但一说起生孩子她依旧会紧张。洪涛其实也不是真想要孩子,只是想给她找个事儿干,不乐意就不乐意吧。
对于洪涛的这种变化,小院里真正的女主人倒是没什么太大www.hetushu.com感觉。金月现在也找到了她的人生新定位,并且非常投入。重新拿着书本走进校园没两个月,她就又成了班长,除了要完成自己的课程之外,还得帮着老师进行一部分管理工作。
自己在卫星站的值班工作看着挺稳定,其实一点都不让自己安心。这种公司原本也不是正规部门,一旦政策层面有个风吹草动很可能说裁撤就裁撤,到时候公司里的大部分同事都有正规编制,即便公司裁撤了他们也不会失业,可自己这个外聘人员就没人管了,很可能就是两个字,下岗。
“可是你也不能当一辈子班长吧?毕业之后去了规划院你就是一个新人,学历比你高、关系比你硬、资历比你老、成绩比你多的人一大屋子,凡事儿你都得按资排辈慢慢往前挪,天天看着他们踩在你头上吃香的喝辣的,你这个脆弱的小心脏能承受的住吗?到时候要是你天天回家和我哭,我可不会哄你,还得按在床上再揍你一顿。谁让你没事儿放着老板娘不当,非去给别人当碎催的。”
洪涛是真不想让金月去规划院上班,她说的道理自己明白,自己也觉得做生意不是长久之计,主m•hetushu.com要是两个人都不太擅长这个玩意,万一哪天做不下去了,之前挣的钱恐怕不足以生活一辈子。上班有上班的好处,各种福利包括以后的养老都有保障。两个人里有一个人没后顾之忧了,另一个人就轻松多了。
别看只是个成人大学,可是它的课程一点不比正规大学少,难度不低反高。洪涛刚开始还想给金月当当辅导老师,可惜试过几次之后就自觉放弃了。上学的时候就没好好学,现在金月学的课程比自己上学时还难,真辅导不了。
“哎,还别说,这倒是个路子啊!现在洋大人比较好使,要是你能出去拿个文凭回来就有底气了。可是你出去好几年我上哪儿找媳妇去啊?”
“要不咱们生个孩子吧?你在家带孩子当家庭妇女,带烦了就送到我姥姥那儿去!”可是现在不同了,张媛媛那边发展得很顺利,别看自己只有一成股份,再过几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到时候自己接着找地方上班去,每个月挣点菜钱回来,让金月在家养着,应该还能够用。有自己一个人出去装孙子就够了,别两口子一起受罪。
金月喜欢的东西洪涛不会反对,只是对她以后的出路有点发愁,主要www.hetushu.com是毕业之后去了大单位里怎么办的问题。自己对这种国家单位的了解已经很深刻了,估计规划院和自己单位也差不多,办公室里的斗争有多激烈想一想就头疼,到时候金月能适应吗?真的很难讲啊。
“那我不管,谁让我是你媳妇呢,你帮我想办法!”金月活得真是省心,对自己的未来一点都不担心,就和小时候一样,只要洪涛带着她出门,去再远的地方都不害怕。有一次两个人偷偷从动物园坐上公交车直接去了颐和园,结果走迷路了,差点没找到回家的车站。当时他们俩才小学二三年级,天色都快黑了可是她依旧不哭不闹,让洪涛背着在路边等回城的车,居然还睡着了。
“太疼了,我害怕……”洪涛不光有主意,还有行动,直接把手里拿着还没武装上的小气球给扔了。这下金月立马就慌了,从洪涛枕头下面抓出来好几个,身体也缩了起来,本能的抗拒。
“你快帮我想办法嘛,想出来了我就奖励你,想不出来我就罚你!”洪涛是披挂整齐了,可惜金月还把身体缩着不肯配合。
洪涛对任何人都能狠下心来,唯独在金月这里不成,这也是从小落下的毛病,一辈子都改不了。和*图*书即便是在关键时刻被强行阻止,他也能忍着先帮她想办法,还得一项一项的慢慢分析,丝毫不能有敷衍的意思。还真别说,这一仔细分析居然还有了结果,而且是个可行性很高的结果。但说完之后洪涛立马就后悔了,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呢嘛。
“哈哈哈哈……我投降啊!投降啦……”被男人的手在身上一顿搔,金月忍了没有一分钟就举起了白旗,笑得都快喘不过气了,身体也保持不住防御姿态,眼看就要被洪涛乘虚而入。
“……留学?”金月一听到还能继续上学,两只眼睛里瞬间就光芒万丈,差点把洪涛晃瞎。
可是金月却学得津津有味,她好像特别适应上学的生活,丝毫不觉得枯燥还有一种很享受的意思。背书、做题的时候她也会喊难,但也就是喊喊而已,喊完了之后该背的依旧会背下来,该做的习题一道都不会少。为了让自己的成绩配得上班长这个称呼,她甚至还买来不少辅导书,自己给自己加料开小灶,再加上她原本就不太笨的脑子,成绩不好都不合理。
洪涛一点都感觉不到金月的快乐,他是个从小就不太爱上学的坏学生,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上学有什么可高兴的。可他能理解金月的hetushu.com心情,这个姑娘活了二十多年,恐怕唯一的成就感就是各个时期的班长了。她那种内秀加内向的性格也确实适合在那种规矩分明的环境里混,只要足够努力、让大家都觉得可爱、乖巧,就非常容易获得成功。
“按照金叔叔的脾气,他很难给你拉下脸来再去因为升值的事情疏通关节,就算他想也够呛,那种关系不是随便找找就有的。成绩你更谈不上了,除了地坛公园里的一个小亭子之外你连作品都没有过,那个亭子还是金叔叔让你练手玩的吧?文凭你也是先天不足,就算大本拿下来了那也是成人教育文凭,含金量还不如三流大学呢,除非你能出国镀镀金……”
“那我想去留学,如果你答应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包括以前我不答应的……”洪涛的表情告诉金月他很不乐意,不过金月有办法对付这个顺毛驴,只需要在他耳边小声求一求,然后舔着嘴唇暗示暗示。
“哎呀,还敢威胁我!赶紧投降,否则我的抓痒大法就来了啊!”洪涛倒是不反对在这种时候逗一逗,也算是前戏的一种嘛。在这方面金月倒是挺配合的,每次都能想出点办法故意逗洪涛,经过激烈斗争之后再被洪涛镇压,不仅情绪高,时间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