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2章 没事儿找事

而且以后双方不光不会永世不来往,还很可能交往更多了。因为双方通过这次接触,都摸到了对方的底线。打人的更放心,知道你怂,挨揍的也丢光了脸,没啥可遮掩的了。
“看来老汪和老吴也不是无缘无故的要举家移民,他们应该是失去了希望,更怕孩子以后也和他们一样浑浑噩噩的活着。金月出国的事儿真得上点心了,就算不移民,出去看看也是好的。多看看别人怎么活,就知道自己到底活得怎么样了。”也不能说丝毫收获都没有,通过两国的反应洪涛能感觉到,双方都在极力把真相捂着盖着,打人的不去四处显摆,挨揍的也不喊疼。
最终洪涛侥幸赢了,曼联在最后三分钟连进两球,反超获胜,连带着他这个伪球迷也扬眉吐气了一把,一边数钱一边还得挤兑着在场的拜仁球迷,小人得志的德性要多少有多少,管饱还可以打包。
“洪哥,这是张总让我给你拿过来的,她说让您给修修。”看完了球,又和几位球迷聊了会,天也就亮了。吃完了早饭刚打算回去睡觉,古欣就抱着一个大纸箱子吃力的走了下来,看样子重量不轻。
这种小毛病古欣和网管们都会排除,把轨迹球拆下来,再把滚轴上的污垢清理干净也就成了。但要是故障再深入一点,他们就无能为力了,比如说微动开关损坏和连接线有断路。
“把这个箱子先放吧台里!”古欣一http://m.hetushu.com溜烟的就跑了,洪涛四下看了看,也没找到一个不长眼的能让自己再骂几句,只能先回去睡觉了。
“哼,无聊!”欧阳凡凡就像是马尾辫的跟屁虫,连说话的口气和措辞也差不多,很像是张媛媛和孙丽丽之间的关系,一个为主一个为辅。
不管洪涛怎么想,这件事儿只喧嚣了个把月就慢慢被人们淡忘了,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去琢磨了。
“她就看不得我有空闲时间!成了,先放这儿吧,我有空再修。”这都是平时没事吹牛惹的祸啊,谁说吹牛不上税,这不就来了,还不少收呢。
官方没有下文,民间也就没有了继续折腾的动力,当最初几天的激愤过后大家又恢复了平静,该买美国货的一点没减少,也没见谁因为电脑核心都是美国产的就把自己的电脑给砸了,唯一的变化就是多了一个茶余饭后聊天抬杠的话题,说什么的都有。
洪涛也是其中之一,他还有个便利条件,就是可以收到国外电视台的节目,于是上站之后他就成了电视迷,看完一个国家的评论再去找另一个国家的,期望从中找到蛛丝马迹,能把事情还原得更为真实。可惜看了一天一宿也是白看,除了一些没啥根据的传闻之外,有根有据的信息基本还是一片空白。
“哼,狗咬狗!咱们的房东是流氓头子,他们俩是手下,手下挨了揍就去找更小的和_图_书流氓欺负。无聊!走吧,真扫兴!”马尾辫女孩嘴微微一撇,说出了她对这一切的理解,从某种角度上讲,她说的也没错。
“不会吧,这是要累死我啊!”掀开箱子向里面瞟了一眼,乱糟糟的全是鼠标和键盘,看上去直眼晕。
这批被送过来的鼠标键盘基本都是这些毛病,具体故障细节用标签纸写明贴在了鼠标底面上。洪涛要一个一个的把它们拆开,然后按照故障说明用万用表测量连接线或者微动开关的好坏,再根据故障类型,该换连接线的换线,该更换微动开关的焊下来换上个新的。这些玩意黄庄电子配件市场里到处都有卖的,和鼠标的造价比起来非常非常便宜。
五月底,他这个伪球迷又像看世界杯时一样,把自己家的电视搬到了后海边,然后和一群街坊邻居带路人,一起看上了曼联和拜仁慕尼黑的欧冠决赛。不光是看,还得小赌一把,赌注不大,每注十块钱,还提供免费的茶水、瓜子和香烟。不为了挣钱,就为了让观看者投入感更强,否则两边谁赢都无所谓,这个球看着就不激烈了。
鼠标能识别前后左右的运动状态,全靠它肚子里藏着的一颗塑胶圆球来摩擦一横一竖两根滚轴实现。摩擦时必然会把鼠标垫上的一些杂物带进去,慢慢就包裹在滚轴上了。一旦滚轴的粗细发生了改变,鼠标指针的定位精度必然会有偏差,也就不好用和_图_书了。
修是不难,可这个工作非常耗费时间,还特别脏,洪涛不相信张媛媛会在乎这点键盘和鼠标钱,这笔钱原本就在运营成本当中,本来是不该省的。现在她让古欣给自己拿来一大堆坏了的鼠标键盘,并不是打算真让自己修好,而是要用这个理由拖住自己,不让自己再四处瞎跑着玩,能在家里老老实实待着。
鼠标和键盘都是电脑屋的易耗品,来玩的人都不会把它们当做自己家里的设备一样爱护,情绪一上来不光手劲儿大,还有拍拍打打的时候。再加上淋淋洒洒的泼上点各类液体什么的,质量普通的鼠标有时候连一周都撑不过去,质量好点的还能多用几周时间。键盘抗的时间倒是能用长点,不过按键上有些频繁使用的键会掉光字母,或者干脆就不好用了。
“我那儿还有一箱,主要都是键盘,要不下午再给您抱过来?”看到洪涛不情不愿的样子,古欣小心翼翼的又说出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键盘就有点麻烦了,元器件故障还能修能换,但按键没地方买去,只能是打开之后清洗一下电路板,再把磨没了字母的按键用最细的钻头雕刻出一个相应的字母来,基本不用上色,用手指头擦一擦,污垢就会把雕刻的凹痕弄成黑色的,越用越黑,除非把按键磨透,否则键盘用烂了也不会再出现这种故障了。
她去留学正好可以见识见识外国人是怎么生活的,回来和_图_书也能和自己说说,让自己也明白明白。走得了走不了是一回事,知道不知道是另一回事,洪涛可以装糊涂,但不愿意真糊涂,凡事他都想搞清楚一个为什么。
“修就修呗,算我让着你!”想一想三个女人每天都有事情可干,自己一个大男人却无所事事,洪涛也有点脸红。玩还是要玩的,但稍微收敛收敛干点正经事儿也不是不可以。
这次洪涛还真猜错了,惴惴不安的过了好几天,费林和唐晶屁事儿没有,虽然美国大使馆被扔了好多石头和垃圾,甚至还有往里直接扔燃烧瓶的,但这件事儿不管是美国政府还是中国政府,都有意的在淡化处理。
这种状况他见过,混子里也有这样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两边都没把握干掉对方。打人的达到了震慑其它人的目的,也就不再继续没完没了;挨揍的虽然面子上有损失,却又拿对方没辙,打也打不过,骂多了恐怕还得挨揍,索性就忍了吧。
其实不管是鼠标还是键盘都可以修,大部分的损伤并不严重,主要故障都集中在轨迹球和微动开关上。
“趁我还没找到棍子,你最好赶紧从我眼前消失,这两天再让我看见你你就惨了!”一箱自己都不想修,还两箱!没法和张媛媛瞪眼,但拿古欣撒撒气也成啊。
在中国大使馆被炸的问题上也是出奇的平静,两边并没有因此而剑拔弩张,美国政府说是误炸,罪魁祸首全因为一张过期的军m•hetushu.com用地图,负责为这次行动提供地图的军官已经被免职并接受美国军方的调查,然后就没下文了。
以小见大,洪涛觉得金月留学的事儿不会因此而受到阻碍,原本他并不太想让金月走,现在变成巴不得她走了。自己出去长时间生活不太可能,跟着旅游团去走马观花的转转也没意义。这就像来京城旅游的那些人,不管是一日游也好,三日游也罢,他们看到的京城与实际的京城相差甚远,顶多算是来过,根本谈不上了解。
“不是我出的主意,张总说的你能修……”古欣现在已经不值班了,他每天在几个电脑屋里来回转一转,哪儿有事就去哪儿,腾出时间来还得去学校上课。职位升了、工资升了,穿着打扮和气质也有了明显变化,本来就长得挺文静,现在看上去一点混街面时的模样都没了。
当然了,能修好一个鼠标或者一个键盘也等于是挽回了十多块钱,虽说不多吧,但说起来理由很充足,自己没法理直气壮的说不管修。这也是张媛媛狡猾的地方,即便洪涛看穿了她的奸计,照样也得捏着鼻子认头,顶多就是修快修慢的问题。她并没指望光用一堆键盘鼠标就能牢牢困住自己,只是在用这种方式无声的抗议,抗议自己这种大撒把什么都不管的行径。
“睿睿,他们自己怎么还打架呢?”阁楼上两个女孩子还没走,看到费林又和唐晶打了起来,很是纳闷,欧阳凡凡忍不住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