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4章 话唠保罗

“别碰那两块石头,它们是我父母的墓碑,你不在意和我父母同住一个院子吧?”看到保罗溜达到了石榴树下,撅着屁股正在研究地上两块石头上的文字,洪涛赶紧警告了他一句,顺便也想用这件事儿吓吓他。要是他和自己小舅舅一样非常忌惮这些就太好了,赶紧滚蛋吧,太烦人了。
“我要是去了丽丽肯定会提高警惕的,所以还得你去。快,为了你闺蜜未来的幸福,你就算不乐意也得去!”打探别人聊天内容这种破事儿洪涛才不想亲自出面,太丢身份了,张媛媛去正合适。
可惜洪涛的小心思落空了,保罗先是很虔诚的冲父母的墓碑划了一个十字,然后就这个问题又开始引申了。一分钟之后就已经从他的家聊到了慕尼黑市,很有向德国全境发展的趋势。
别看孙丽丽平时变着法儿的和洪涛作对,到了正经事儿上一点都不会拖后腿,听到有外国友人来家里做客了,为了给洪涛撑面子,早早就跑了回来,不仅买了一后备箱的食材,还特意跑到百盛购物中心里买了一瓶洋酒。
“保罗……保罗!我先打断一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里的正式居民了,除了祝贺之外,我还得先说点www.hetushu.com规矩。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规矩,当初我和理查德说过,他也同意了。首先就是不能酗酒,我不喝酒,这两位女士也不喝,所以在家不能经常喝酒,更不能喝得醉醺醺的回来。”
“就你事儿多,多刷一个人的碗也累不死,我还给你洗了那么长时间衣服呢,不也没说什么!”保罗还没回答呢,孙丽丽先不乐意了,她觉得洪涛过于斤斤计较。
“他真要住在这里?”可是当张媛媛见到保罗之后没十分钟,嘴就咧开了,找了个借口钻到洪涛屋里,对保罗留下的必要性提出了质疑。
“你不是我姐,也不是她妈,操这么多心不是闲的嘛。管好自己就不错了,赶紧过去听听他们聊什么呢。”洪涛对张媛媛这种什么事儿都想管的毛病很反感,但对孙丽丽为啥这么高兴的原因更好奇,怂恿张媛媛去打探打探。
“你闭嘴!”对于孙丽丽这种有明显倾向性的言论,张媛媛终于站出来主持了一次公道。
“没问题,来吧,让我们为多了一位邻居干杯!对了,保罗,如果你们公司支付给你的是美元工资,那就不用去兑换人民币了,我也收美元hetushu.com的,就按照当日外汇牌价,很公平。”现在洪涛已经能刻意限制自己少碰高度酒了,手里端着的是一杯啤酒。四个杯子刚碰到一起他又突然收回了手,冲着保罗又提出一个建议。
其实根本不用张媛媛亲自去探听,吃晚饭的时候保罗和孙丽丽还在旁若无人的谈笑风生,也没什么固定的话题,基本都是保罗在讲故事,孙丽丽充当听众。讲的也不是啥特别好笑的事儿,无非就是他在德国、申城生活工作期间的一些小段子,洪涛听着很普通,可孙丽丽听得很过瘾。
“洪涛,我可以借用一下你的车吗?下午我想去新单位报到……放心,只要有地图我就永远不会迷路的。要知道,我可是独自爬过少女峰、穿越过亚马逊丛林的探险家,认路是我与生俱来的天赋。你想听听理查德小时候迷路的故事吗……”保罗一看洪涛要进屋,赶紧追上两步,还伸出一只手。
“喂,丽丽啊,和我大妹子说一声,晚上早点回来做饭,家里来客人啦。就是年初我带回来那个外国大胡子的弟弟,他恐怕要在我这儿住一段日子,我答应把房子租给他。别废话了,顺路买点菜回来,我这儿修鼠标呢hetushu.com,没空!”有这么一个精力充沛的话痨在,光自己享受显然太自私了,洪涛决定通知大家都回来分享分享。
“我是拉不下脸把他轰走,忍忍吧。”洪涛本来想说要不你试试能不能把他轰走,可是转念一想这么做也太过份了,好歹也是碎嘴子一脉的,看在祖师爷的面子上也不能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师兄弟啊。
“你们俩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这位姑奶奶疯起来比你还要命,可怎么办啊!”合算张媛媛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看到了孙丽丽的表情之后,她的脸上全是阴霾,也好像明白了什么。
“没关系,很合理,我可以负担合理的家务。理查德说我要拿出一半的住房补贴来支付你的房租,今天我去单位报道时特意问了问,他们会给我每个月一千四百块钱的住房补贴,所以我就得支付给你每个月七百块钱房租。我在申城也是自己做饭,大概每个月要花费一千块钱的饭费,这个就不减半了,还是每个月一千块,你看这样可以吗?”保罗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不光把房费算清楚了,还把饭费也算了出来,有根有据。
“其次就是不能抽那玩意,这个就不用解释了,在中国这是犯法的,不光抽和图书的人要被警察抓起来判刑,知情不报的也算犯法。最后就是家务活大家得分摊,比如说打扫院子、买菜做饭还有刷碗什么的。”
“以后有机会再听,开慢点!”洪涛一点没敢迟疑,连他有没有驾照都顾不上问了,飞快的把车钥匙扔了过去,然后钻进了自己屋里,很有回身插上门的冲动。
“哦,抱歉,愿他们的灵魂永远安息……其实我父母也埋在我家的院子里。理查德没和你说过吗?他继承了我父母的房子,就在罗塔赫埃根,紧挨着泰根湖,和你家很像,都在一个大湖边上。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岁月,那时候理查德在小镇上有个女朋友,她叫什么来着?艾丽还是艾拉什么的。那个女孩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屁股,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对了,她有个哥哥在镇上很有名,是拜仁慕尼黑青训营的,你知道拜仁慕尼黑队吗?我们家都是它的拥趸,每次有比赛,父亲都会开着他那辆旅行车,带着我们全家去赛场。”
“放心吧,我要是不想听谁说话他长八张嘴也没用,不过他能不能去你院子里我说了不算,你看看他们俩,好像不用等你同意,他很快就会是你们院子里的常客了。”张媛媛和-图-书和洪涛在工作间里说话,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厨房。此时保罗正和孙丽丽聊得很开心,她一边炒菜还在一边开怀大笑,差点没把眼泪笑出来。孙丽丽是个比较爱笑的人,可是这么畅快的笑容很难见,这让洪涛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怎么不去?我可没兴趣和一个外国老头扯淡玩。”张媛媛和保罗有点犯相,第一眼就看不对付,然后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你能忍就成,我顶多是吃饭的时候才会见到他,他总不能自己往我们院子里跑吧!”张媛媛还真处处为洪涛着想,她怕同行是冤家,两个碎嘴子凑到一起把洪涛郁闷喽。
“另外我再加一条,可以把女朋友带回来过夜,但是不能更换的太频繁。这里是中国,你不是中国通嘛,自然要顾及一下主人的风俗习惯是吧?”眼看晚饭都快吃完了,洪涛都没捞上和保罗正经说几句话,干脆也别顾及礼貌不礼貌的,硬上吧。规矩这个玩意必须早立,立晚了双方都别扭。
“保罗,我手头还有点工作,你先去洗个澡休息休息,吃晚饭的时候我叫你!”服了,洪涛是真服了,一个中国碎嘴子被一个德国碎嘴子打败了,再不跑的话整个下午就只能听一个德国碎嘴子的成长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