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7章 未雨绸缪

只要鑫月这里还有位置,绝大部分顾客都会首选这里,尽管价格稍微贵一点,但环境好、设备好、服务质量好,对价格不是特别敏感的消费者的不会因为几块钱就降低舒适度。
洪涛甚至认为那些六七块钱就能玩一小时的电脑屋不是在和自己竞争,而是在帮自己挑选有消费能力的顾客呢。它们把消费能力弱,只图便宜的顾客都吸引走了,正好腾出位置给那些消费能力强、需求更高的顾客留着。这件事儿如果其它电脑屋不帮忙,自己还真不好操作,总不能说你兜里钱少,就得给钱多的让位置吧。
洪涛在这个问题上基本没什么感觉,他都没仔细想过,所以也就不提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了。他倒是对张媛媛的信用有了更多了解,这个女人开完第六家分店之后真的不再继续扩张了,原因只有一个,当初她答应过自己要休息休息。
“嗨,打价格战咱不怕,二、三块钱一小时咱们也赔得起,他们赔得起吗?过个一两年他们能有足够的利润来更换设备吗?那些都是傻蛋,或者就是打算拿几台过时电脑捞点钱就不干的,不用在意他们。再说你不是要走高端路线嘛,不用太在意上机价格。他们想追上你还早着呢,现在你还是这个行业里的大姐大!”洪涛以为张媛媛要和自己说什么事儿呢,原来就是担心别人的电脑屋。
“火车站!这里的房租不便和*图*书宜吧?”纸上不光有地址,还有一个大概的位置地图,洪涛一眼就看出图上画的是什么地方,京城火车站对面的商业楼!
“你不是不喜欢原来的我吗?没关系,我适应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儿了。”张媛媛对她自己的状况也有比较清楚的了解,有些东西是装不出来的,不快乐就是不快乐,这玩意短时间内改变不了。
“不成,这次还得麻烦你一下,来帮我看看这个地方合适不合适开电脑屋。”果然,张媛媛立马就从抽屉里拿出来一张纸递了过来。
“嘿嘿嘿……方主任的嘴真碎,就这么点事儿也藏不住。”得,洪涛基本每次一想当好人就会挨最少一次骂,都无奈了。
“怎么留住高端用户我也不太懂,但我觉得吧,上机费用多一块少一块对他们来讲并不是最重要的,电脑软硬件质量高低、环境是否舒适、服务是否周到才是他们看重的地方。可是具体能怎么留住他们我还真想不出来,这方面你比我厉害,还是你负责想,我负责干,你往哪儿指我就往哪儿打!”
洪涛明白了张媛媛的意思,她是想尽早占住高端市场,还像原来开夜场那样舒舒服服的挣大钱,避免以后和其它电脑屋打价格战。这这些商业经营手段自己真是帮不上她什么忙,自己这个脑子里天生就不走那根筋,没灵感。
“我只是不太适应跑得太快的和图书你,那样会让你身边的人也不得不跟着你一起跑。可你要是站住不动那就不是你了,还是做你自己吧,别因为别人的意见就轻易改变,那样的结果有时候并不一定是好的。”洪涛也是贱骨头,人家整天折腾他嫌累,不折腾了他又嫌闷,还得鼓励人家继续折腾,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只要这个行业发展起来,有投资能力的大商户随时都会出现来和我们抢夺市场。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想办法怎么留住目前的客人,光靠打价格战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我琢磨着是不是在电脑屋行业里也该分出高中低档,这样我们就好定位我们未来的位置了。”
“先别高兴的太早,我们遇到了一个大问题。”张媛媛对洪涛的鼓励坦然接受了,不过笑容并没在她脸上持续太久,很快就晴转阴了。
这些电脑屋的规模基本都很小,有的三五台电脑、有的十多台,电脑档次也参差不齐,更谈不上什么服务质量,还都停留在手工开机记账的层面。很多都是从打字复印、维修电脑的小店临时改的,综合竞争能力很弱。这些情况洪涛都不用亲自去看,来店里玩的顾客就会主动和自己说起附近电脑屋的情况。
“……”听到洪涛又开始满嘴废话,张媛媛把眼镜摘了下来,伸出手向洪涛身后指了指。
“想干就干吧,只是别太累,我http://www.hetushu•com不想看到一个整天在办公室里愁眉苦脸的你。”可是不再冲锋陷阵的张媛媛就不是张媛媛了,即便她不说洪涛也能看得出来她不是很快乐。仔细想了想,洪涛觉得自己又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不知不觉的去限制、影响别人的生活了。自己觉得快乐的方式别人不一定就认同,这就和张媛媛非要求自己和她一起冲锋陷阵是一个意思。
“嘻嘻,这次你错了,一看你就不怎么坐火车,我和丽丽每年都要坐几次,在这方面比你明白一点。在火车站停留的人并不都是赶火车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在这里转车的,有可能要等半天或者一天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们还不愿意离开火车站太远,又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假如我能给他们提供一个既可以休息又能娱乐的场所,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愿意消费,也足够我们赚的了。”
“那我就再开一家试试?”听了洪涛的话,张媛媛立马就不一样了,好像原来笼罩在一个灰蒙蒙的气团里,现在太阳出来了,气团正在逐渐消散。
“你就是这个!”洪涛冲着张媛媛伸出了两根大拇指。自己确实不太了解火车站的人员构成,也觉得她分析得太有道理了,那还补充个屁啊,该思考的事儿她都考虑清楚了,自己唯一能给她的就是精神鼓励。
“怀孕个屁!医生都和我说了,以后怀孕的几率会很小,就算和_图_书怀上也很容易流产,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话音未落,一本厚厚的书就砸到了洪涛脑袋上,然后就是张媛媛悲愤的怒吼声。
“随你,我真不管,古欣现在能挑大梁了,那些网管也足够用,有没有我其实都一样。”洪涛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上当了,两只脚都已经踩入了一个事先挖好的陷坑,再想出来就有点难了。
“房租并不是主要问题,只要能有足够的客源,再贵的房租也不是咱们支付的。我一直都在想什么地方能有足够的客源,前两个月跟宋老板去那里见了一次厂商代表,突然发现火车站正是我要找的地方,客流量非常大!”现在张媛媛已经完全从那团雾里走出来了,浑身都散发着光芒,即便这时外面是阴天。
张媛媛想的可要比洪涛长远多了,也系统多了,还透过现象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其实她思考问题的方式和以前做夜店时是一模一样的,世事很多都是相通的,举一反三说的就是她这种人。
“这事儿咱俩晚上再算账,现在说正经事儿。你发现没有,这半年多以来街面上的电脑屋越来越多了,有时候一条街里能有两三家。上机价格也越来越低了,我还见过五块钱一小时的地方!”张媛媛生气都是假装的,洪涛瞒着她是为什么她心里很明白,所以没再和洪涛纠缠,而是把话题又拉了回去。
“你这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我就不和_图_书和你计较了!”就算周围没人看着,让一个女人把自己从办公室里轰出来也是很难为情的,必须说两句场面话让心里平衡平衡。
“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在电脑屋里提供饮料、糕点和简单的快餐,这也能弥补一下每年五十多万的房租,而且还不算超范围经营。我问过这方面的人了,只要我们不自己起火做,而是从别的地方购买成品,那就不算餐馆,只要办个卫生许可证就可以合法经营。”张媛媛这次没听洪涛的意见,她的想法和洪涛正相反,一点没觉得潜在客户少,甚至还有多种经营的打算。
“可这里的人都是赶火车的,会有人去电脑屋里耗费时间吗?”洪涛不太认同张媛媛的判断,火车站人流量是多,恐怕还是京城里客流量最多的地方,可是这些人里有多少能转化成潜在客户呢?应该非常少,那就毫无意义了。就像你在王府井大街上卖电子配件一样,人多并不是买卖好的唯一条件。
自己又不是瞎子,光后海沿岸附近在这段时间里就先后开业了三家电脑屋,最近的就在银锭桥头,离鑫月不过二三百米远,哪儿能看不见啊。不过洪涛不觉得他们对京诚公司的连锁电脑屋会构成什么威胁,甚至都影响不到鑫月电脑屋的生意。
“又怎么了?不会是你又怀孕了吧!如果要是你还是别接着折腾了,好好养养吧。”张媛媛只要一严肃,洪涛就忍不住往那方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