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9章 见多识广

八点多钟的时候,屋里的灯光暗了下来,四五个身着民族服装的女孩子拿着各种各样的民族乐器走进了舞池,大家也都找地方坐下,开始聆听叮叮咚咚的演奏。
“我必须提醒理查德一声,万一你哪天真去了德国,让他多买一份保险,我们那里没这么多国家财产,都是私人的!”保罗是听懂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担心他的哥哥。
“我也喜欢芭蕾舞,要不我们两个共同赞助一万块钱,你看一次我看一次?”这是保罗的回答,他显然还不完全了解洪涛的做派,打算和洪涛加一棒。
但是这时候他这张脸就给他拖后腿了,还真和张媛媛说的差不多,看到背影,多一半女人都有过来结识结识聊两句的冲动。一侧身,少了一半儿,再转九十度,唰……没人了。
“我也想回去了,作业还没做完呢,下周我想先把高数考过去,拿点学分再说,少一门课我就少点压力。”金月这一点还不如洪涛呢,她顶多也就是个小学合唱团领唱的水平,对乐器一窍不通,反正洪涛是没见过她玩什么乐器。
虽然芭蕾舞看不上了,但真心讲,这群玩艺术的人里质量还是杠杠的,但凡和_图_书是个女的,不论岁数大小,百分之九十都是美人坯子。洪涛自打进来眼睛都不太够用了,清淡的、艳丽的、骚气冲天的、知性内敛的、真有才气的、一肚子草包的,各色各样的大姑娘小媳妇比比皆是。
虽然洪涛对这个沙龙也好、清吧也罢的盛唐古艺没啥兴趣,但这里的生意却出奇的好,每天都有不止一辆大奔停在门口,到了晚上那就更热闹了,你要是开辆佳美来都不好意往门口停。也就是洪涛这样的才会没皮没脸的把他那辆破捷达杵在一排豪车中间,每天还要去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被划伤了。用孙丽丽的话讲,洪涛这是守株待兔呢,但凡有个不长眼的,他这半年的油钱就又有人给出了。
“不过你的互联网吧和航空公司的经营模式还是与区别的,具体该怎么制定细则就得你去考虑了。如果你打算采纳我的建议,是不是可以把美元房租免了?你是个成功的商人,在商人眼里一切都是有价值的。”保罗没有辜负洪涛的期望,他确实比马克思脑子灵活,听完了洪涛有关电脑屋如何留住客人的问题之后,稍微想了想就找出了两个比较http://m.hetushu.com有可行性的方案。但他也比马克思无耻多了,还要和洪涛讨价还价。
“第二个就是返利,你要从挣到的钱里拿出一部分来回馈给客户,但不是每个人都平均分配,而是按照他们的消费金额分不同的档次。这一点你该学学航空公司,它们每年都会有用里程打折换机票的活动,顾客在这家公司消费的金额越多,粘性就越强。因为他一担换了一家公司消费,以前在这家公司里积攒的等级就会停滞不前,到新公司还要从头算,之前的金额等于没用了。”
“第一个就是会员制,我在国外生活的时候不管到了任何一座城市,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当地的超市里办一个会员卡,然后就能得到很多优惠卷,虽然价格上并不会降低太多,可是凭借这些优惠卷我还是可以得到很多实惠。人是有消费习惯的,当一个经济状况并不是太拮据的人适应了一种消费习惯之后,只要商品质量、服务质量能跟进,他一般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你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也没有孩子,攒那么多钱除了逛夜店之外还有什么用?要不这样,下次我再带你去个新夜总m•hetushu.com会,保证安全,就不收你带路费了!”侃价是不可能的,吃到自己嘴里的钱必然不能吐出去,但一点好处不给也不太合适,说不定哪天自己还能用上他呢。
“就冲你对待艺术的态度也不配看芭蕾舞,合算在你眼里芭蕾舞就值五千块钱啊!”挨三个女人挤兑自己没法反击,正好保罗自己送上门来了,全转给他吧。
“得,那咱俩先回去哼哼哈哈吧,你唱的比她们好听多了。”既然金月也不打算再听下去了,洪涛干脆就带着她从地下室的小门里溜了。反正也没人关注自己这个不香不臭的房东,再待下去也没啥意思。
你说怪不怪,保罗努力说着中文,并以此为荣;他身边那群人里却有几个玩了命的说英文,味道也不咋地,还没林强说的好呢,根本也谈不上语法什么的,就是用单词硬怼。
这尼玛在一群文化人里吃不开啊,怎么想怎么沾染着铜臭味儿。要是这个味儿浓点也成,比如说再挂上个科技公司老总啥的,可她非不说。结果有点臭、还不是特别臭的洪涛就成了孤家寡人,除了金月陪在身边,基本也没人主动过来和他攀谈。
“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www•hetushu•com你的麻烦,其实你真应该多出去走走,这些办法在国外已经实行了好多年,进入中国的时间虽然还不长,但也不是没有。”
不过洪涛觉得保罗还是有用武之地的,除了宽带接入的问题以外,他也算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在十多个国家工作过,有些事说不定听听他的意见会豁然开朗。
和洪涛呈鲜明对比的就是保罗了,虽然他长得还没洪涛给力呢,但架不住人家有蓝眼珠子和黄头发,哪怕就剩下几根黄毛了,照样能激起女文艺青年的强烈兴趣。他身边一会就围上一层人,这下那张破嘴就找到用武之地,操着一口中外合资、南方与北方融合的中文,嘚吧嘚吧的说个没完。
而这群人里居然还有几位在文艺圈里混的小有成就的人,具体啥成就洪涛也不清楚,但名字像是听说过,有导演、有音乐家、有制作人。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洪涛还能对欧阳凡凡的这个店有稍微高点评价,现在洪涛算是彻底看透了,这地方搞不好就是一群带引号的艺术家鬼混的地方。
“你要不说德国我还给忘了,这些天我碰到了一个难题,想听听你的意见。”洪涛压根也没想去德国找马克思hetushu.com,保罗估计也不会和他哥哥说这些事儿,因为他在他哥哥眼里就是个很不靠谱的弟弟,在背后诋毁他哥哥的朋友,马克思能信才怪。
对于一个常年在国外漂流的单身男人来讲,什么玩意最有吸引力呢?必然是可以让他们解决生理需求的地方,还得是有安全保障的场所。在这一点上洪涛一分钱都不用花,只要去孟津经常去的那几个场子里就成了,一提孟队长,别说意外,不先送个大果盘都不能给结账。
“你还想听吗?”演奏水平嘛,洪涛无法评价,他对西洋乐器还稍微了解那么一点,毕竟会用合成器,还会弹点吉他,别的听不出来,音准和节奏能听出来。可是民乐真不会,从小他就吹过两次笛子,还没怎么吹响。
“什么叫讹诈,这是单位的车,是国家财产,咱做人得清清白白,国家的一根螺丝钉也是国家的,损坏了就得赔!你看保罗都听懂了,你的觉悟不会比个外国人还低吧?”即使被孙丽丽看穿了自己的意图,洪涛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给孙丽丽上了一堂公私分明的课。
不过看脸也不是绝对,主要是他的身份不太给力,那个欧阳凡凡介绍的时候,只给了洪涛一个头衔,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