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31章 体罚

“睿睿,快来、快来看啊!咱们房东又打人啦!这次他是用铁棍子打人,好残忍啊!”很快盛唐古艺的阁楼上也有人注意到了这一幕,那个叫欧阳凡凡的女孩子正穿着一身练功服在窗边的把杆上压腿呢,看了一会儿之后实在看不过去了,冲着墙边正在劈叉的同伴招呼了起来。
开除肯定是不可以的,洪涛认为他们的表现是不太好,可和原来的他们比进步已经很大了。这才一年时间,不是谁都有张媛媛那种定力和毅力能在短时间内就变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为了不让孙丽丽再和自己告状,也为了减少他们俩的影响,这两块料早就调回鑫月上班了,怎么又惹上那两个女魔头了呢?
“洪哥,张总和孙经理都很生气,您对我们哥俩好我们哥俩心里明白,可我们哥俩不太争气,没有古欣的好脑子,学不会太多东西,又看不住店,没给您长脸还丢人了。这次您也别和孙经理吵了,我们俩还是干别的去吧,总比在这里天天给您惹麻烦强。现在我们俩自己走了,以后咱们见面还能当兄弟,要是哪天让您给我们轰走,就连兄弟都没法做了。”
为啥呢?就为了桌子上那点钱!这两块货以前都是半个月就把工资花光,后半个月忍饥挨饿四处蹭烟抽的主儿,现在居然能攒钱了,这说明啥?说明他们正在改变啊,还是很大的改变。这是天大的好事儿,比起那些鸡毛蒜皮的纪律问题,这才是自和*图*书己最想看到的。
“哈哈哈哈……老费啊,你也有今天!来来来,保持好这个造型啊,我拿相机给你照一个,以后等你有了孩子,就拿着照片告诉他们不听话是个什么后果。”费林刚说了一半儿,洪涛就把心放肚子里了,二十多片内存条才值几个钱啊。
“坐下说,茶几上有烟自己拿,别装出这幅要死德德性来,街面咱是不混了,但倒驴不倒架儿,挨过刀的老爷们干嘛活的这么窝囊呢?我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张总也没和我说清楚,就让我问你。来吧,你给我说说,你们俩又惹什么祸了。”此时洪涛已经有打算了,只要费林没杀人放火强健妇女抢银行外加偷店里东西,自己就不惩罚他。
“今天谁来也救不了你了,你等着,我去找根铁棍子,让你看看什么叫棍扫一大片!叫上唐晶去水边等我,敢跑我就追你们家去。你可以不回家,你妹妹总不能也跟着你一起跑吧?你自己掂量着办!”太可恨了!当老大的已经原谅你了,你居然还敢把屎盆子往老大脑袋上扣,这要是让张媛媛知道了,以后自己一玩游戏她又得唠叨,你这不是给老大上眼药嘛!
洪涛的大度没有让费林高兴起来,他还是想走。像他这样的人,可以吃不香穿不好,但绝对不想给哥们添麻烦,更不想整天有寄人篱下受人保护的感觉。脸面这个东西在他们心里重量很大,他们也没别的东西可以保护了和_图_书,只有这么个玩意还能算自己的,轻易不肯丢,活得苦点累点都认了。
“差不多吧……”费林梗梗着脖子使劲儿把头点了点。
“快拉倒吧!瞎子婶弄个小摊是养家用的,你们俩去了不是给人家添乱嘛。咱可以坑人,但不能坑穷人,更不能坑朋友。你都这么大了,做事儿别赌气,我知道张总和孙经理肯定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让你脸面上不好看了,不过她们俩也没错,家有家法、店有店规,如果因为你们是我朋友就可以随便违反,那这些规则就没用了。她们是干大事儿的人,以后还会有十家、一百家分店,所以必须在人员管理上严格把关。”
“草!合算这又是我带头学坏的是吗?”洪涛没想到这里还有自己的事儿呢,要是按照费林的说法,自己就是教唆犯啊。
“其实我们俩也不是瞎玩,是帮客人练级挣钱呢。古欣出息了我们替他高兴,可是我们俩也想有点本事。学电脑技术是真学不会,后来我们俩一合计,还是别玩脑子了,就当苦力吧。有好多客人时间不够又想要好成绩,您不是经常和孙经理一起蒙人嘛,我们反正有的是时间,不如干脆也一起蒙人升级去。客人们也乐意花钱让我们帮他们玩,不光把电脑钱付了,还能给我们点钱。我们哥俩就顺便帮他们玩玩棋牌什么的,有时候也去抢OICQ的号卖给他们。”事情并不想洪涛想的那么简单,在上班和_图_书玩游戏的背后还有别人不知道的隐情,让自己这么一逼问,费林终于全招了。
“嗯……”费林点了点头,但没敢抬头。
“呦,长本事了啊!来,和我讲讲,你和唐晶打算去干点什么别的?”洪涛没说成也没说不成,把椅子拉过来,要仔细听听费林对今后的规划。
费林还真没敢跑,不光他有个上中学的妹妹,唐晶也有个差不多大的弟弟。洪涛是什么德性他们俩心里很清楚,这位真敢去家里折腾自己的弟弟妹妹。挨顿揍就挨一顿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皮糙肉厚的咬咬牙就过去了。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俩宁可挨顿揍也不乐意让别人指着鼻子数落一顿,肉体上的疼痛可以忍,精神上的鞭挞忍不了。
当然了,当班的时候玩游戏也是给店里造成损失的直接原因,犯了错误就得惩罚。不过凡事儿都要分轻重缓急,如果换了孙丽丽和张媛媛来处理,她们就会认为维护工作纪律是第一要务,到了洪涛这儿纪律变成了第二,人变成了第一,这就是立场问题。
“……我们可以和瞎子婶去鼓楼前面练摊!”这个问题可把费林难住了,是啊,不在电脑屋干了该去干点啥呢?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最后只好把瞎子婶搬出来搪塞。
洪涛在后海边上挥舞着一根吸尘器上的不锈钢管体罚费林和唐晶两个人,周围的邻居看到了也不奇怪,还会过去打个招呼,甚至煽风点火鼓动洪涛下手再狠点。http://m.hetushu.com路过的人也不敢多停留,顶多是看几眼就赶紧走,生怕溅一身血。
“……我和老唐夜里玩游戏没看住,让人家把电脑里的内存条扣走了二十多条……昨天晚上不是下大雨嘛,包夜的人没满,有两个小子后半夜才来,交完钱之后就一直没闲着,老说电脑里没他们要玩的游戏,一个劲儿的换机器,玩了没一个小时他们就走了。当时我和老唐都没在意,结果早上来人一开机才发现有好多电脑都开不开了。刚开始我还以为又和上回一样中毒了呢,就给张总打电话说了,结果来人一检查,不是病毒,是电脑里的内存条都没了……洪哥,我和老唐这一年过得最舒服,也没给您少舔麻烦,这次算是载了,没脸再在这儿混了。明天我们俩就不来了,剩下的钱等我有了就送过来,一分都不会少。”费林这次是真蔫了,越说脑袋越低,说着说着还有眼泪往下掉。
“这都是你们俩攒的?”洪涛有一肚子问题想问,但这时候又给咽回去了。桌上那沓子钱不薄,看着有二三十张的样子,都是百元大钞。
“老费,你人呢?别废话,赶紧过来一趟,见面再说。”琢磨是琢磨不出来,洪涛直接呼了费林一遍,他很快就把电话回了过来,听声音应该也知道犯错误了。
“但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店不是她们的,是我的,我又不想干那么大的买卖。所以呢,我可以原谅你们的工作失误,只要不是故意的,损失点和*图*书钱就损失了,人还在,以后咱们再挣。但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说这次我要是不罚钱了,你们俩以后能忍住上班的时候别再玩游戏了吗?”不说瞎子婶还好,一听这两块料要去祸害人家的小买卖,洪涛立马就不乐意了。自己这个店能禁得住他们祸害,瞎子婶那个还还规划中的小摊儿是真禁不住,来一次就得趴架。
当初买的时候64M内存一根不到七百块,就算前两个月因为湾湾地震内存条打着滚的往上涨,已经一千多一根了,算起来也就二万多块钱,有个两三天就赚回来了。和费林与唐晶两个大活人相比,一人也就一万成本,换两个人的未来,一点都不贵。
“洪哥,我和老唐真不是故意的……这是我们俩所有的钱,要是加上这个月的工资还不够,那我们再去凑凑吧。”费林一进屋就耷拉着脑袋,还没等洪涛说话,先从兜里拿出一沓子钱放到了桌子上,听话里话外的意思,连这个月工资也不打算要了。
“老这样怎么成呢,让别人一看咱们门口都成流氓窝了!不成,必须要和他说说,以后打架能不能换个地方啊!”叫睿睿的女孩还是扎着一个马尾辫,也穿着一身练功服,听到欧阳凡凡的喊声凑到窗前向下看了看,脸上立刻写满了厌恶,转身就要往楼下走。
“哎,你忙什么啊,穿上衣服!”欧阳凡凡一把没拉住,同伴的身影就像小鹿一样蹦到楼梯口去了,她想拦也拦不住,只能从衣架上抓起衣服往下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