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36章 邪教惹我媳妇!

“成吧,到时候我给发子弄个乐队来,再来个模特队或者舞蹈团啥的。反正是穿的越少越好,声越大越热闹对吧?”洪涛明白了,郑大发现在对生活已经无欲无求,只等着抱上孙子那一天,然后就要退居二线了。郑发能不能接下他这个摊子,就得靠之前的这些老朋友、老伙计、老哥们帮衬,自己也算其中之一,现在他是在用钱给郑发铺路呢。
那找谁来帮忙呢?小舅舅肯定没这个能力,他是玩脑子的,拳头还不如自己硬呢。孟津就更别提了,他是体制内的人,一切行动要听指挥。平时帮自己走走后门、钻钻漏洞还好使,让他去给自己当打手,自己真不够格儿。
洪涛也没让费林出面找人帮自己做这件事儿,他打个群架够用,但是太动脑子的事儿还差点意思,尤其是他找的那些人年纪都不太大,属于生瓜蛋子系列的,社会经验太少,狠是够狠,但太狠了就容易出大事儿。洪涛只是想教训教训那几个老拉着金月搞秘密活动的家伙,并不想直接搞出人命来,给他们陪葬太不值了。
这个物就是拳头和棍子,洪涛可没时间去给这些人讲大道理,更不打算感化谁。他们丫挺的死不死和自己毛关系都没有,如果要让自己选择,最好能把这些人都弄死,这样可以拉高整体人类的智商,还可以省很多粮食。动物有自然选择法优胜劣汰,可是人类没有,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多白痴和废物。
郑大发有的是钱,也http://m.hetushu.com不缺家具、电器,更不缺金银首饰这些玩意。他缺啥呢?像他这种有钱人就缺文化,你只要能让他看起来比别人有文化、上档次,大把大把的钱你随便花,要什么给什么。
“那您看每个人得给多少安家费,总不能让别人白冒险出力吧?您外甥我这一年多也发了点小财,多了不敢说,拿个十万八万的我还成。”为了金月洪涛打算冒冒险,郑大发也是有家有业的人,如果不保险他肯定也不会趟这片浑水,只要他没事儿,自己就没事儿。当然了,除了情份之外,钱也是必不可少的。这玩意就像油,光有好车还不成,油必须上足,否则还是跑不快。
说起洗脑,洪涛这段时间很是发愁,自己忙着给别人洗脑,可是别人却洗脑洗到自己家里来了。金月去上学没多久,就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洪涛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觉得她有事儿瞒着自己不太对劲儿。
洪涛从来不信各种功法,包括气功。作为一个工科生,如果还能相信人体可以通过锻炼和信念获得超能力,那这个学就真的白上了。这玩意说白了就和小舅舅他们干的事儿是一样的,先布个局,然后组着团的忽悠人。
“这话我爱听,有些玩意拿钱都没地方找去。你说的太中了,穿的越少越好,不穿都中!这地方谁敢搅合我儿子结婚,我拿大铲车把他们家房子全推喽!”要不说洪涛脑和图书子好使呢,他总能找到别人的喜好,然后看人下菜碟。
不管是不是洪涛当的介绍人,郑发能找到媳妇、郑大发能找到很不错的儿媳妇,洪涛都功不可没,没有他带着张媛媛去打猎,谁认识郑发是谁啊?
“这招儿倒是成,可在这里好办,到了京城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吧?”洪涛不得不佩服郑舅舅老谋深算,不光考虑到惩罚的事儿了,救人也没耽误。自己面临的问题就是这个,和金月聊过几次,可是她就是不松口不再去找那些人了,问急了就低着头掉眼泪,自己拿她是真没辙。可要是这么干的话,难度可比找人揍一顿大多了,这玩意不成非法拘禁了嘛,甚至够得上绑架罪和故意伤害。
当然了,洪涛不会亲自出面去干这件事儿,自己现在不是混子而是买卖人了,买卖人与混子最大的区别就是武器不同。混子的武器是拳头,买卖人的武器是啥?没错,是钱!
“切,你肯定是不成,否则你还来找舅舅我干嘛啊!别怕,舅舅我干别的不成,唯独就是手下人多。被说发现不了,就算发现了他们也找不到人。口外小煤矿多了,躲几个人算事儿?”姜还是老的辣啊,在洪涛看来几乎无解的难题,到了郑大发这里简直就是下酒小菜。
轮轮功这个玩意从九十年代初中期就有了,火爆的时候信徒遍布全国,可是今年夏天它已经被公安部宣布为邪教组织给取缔了。而金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也信上了和*图*书这个玩意,即便是在国家宣布违法之后,她还和那些人有联系。
“哈哈哈哈,你那点钱还是留着娶媳妇用吧。郑发说了,只要能比你先娶上媳妇,送你辆小车开他都乐意。你要是真有这份心,他办事儿的时候就拉着你舅舅一起来,再带上你那几个女朋友啥的,穿得漂漂亮亮的给大发子撑撑场面。这里的人眼皮子都浅,他们哪儿见过大场面啊,人越多越好,我这么玩命挣钱为了谁?不就是让他能风风光光的嘛!他风光了,我们郑家就风光了,我这辈子也就没啥可惦记的啦!”
“不是,我的意思是光打几下吓唬吓唬管用不!我们这儿也有信那玩意的,搞得人嫌狗不待见,差点没离婚。你猜舅舅我是咋处理的?”郑大发看着洪涛急赤白脸的样子笑了笑,开始讲故事。
“就这事儿?”洪涛也没和郑大发绕圈子,把屋里人支出去之后,就原原本本讲了自己此行的来意,郑大发听完之后好像不太过瘾。
听了洪涛的报价,郑大发点上一根黑棍,深深吸了一口,品尝着那种辛辣得意的笑了起来,话里话外都是满足,十足的满足,或者叫幸福。
“咋处理?”洪涛没想到自己来巧了,郑大发还是个很有战斗经验的主儿。
现在都不能说是女朋友了,而是未婚妻。郑大发和自己姥姥一个路数,不辞万里跑到了五台山,专门给儿子请来一个黄道吉日,正月初八!也就是说郑发的婚事要在千禧年的春节举办。据说他http://m.hetushu.com已经让小舅舅帮忙去四下寻找高级饭店的厨师了,到时候要在家里好好操办操办,档次必须高,反正沙城附近不能有超过他的。
为此洪涛特意和单位同事换了一辆车,然后跟踪了金月几次,甚至还翻了她的包和笔记本电脑,原本是怕她被小白脸忽悠了,结果发现根本没有小白脸,但问题比小白脸还吓人,她可是也遇到了一些不太靠谱的人。
其实这个人很好找,他就是沙城郑大发郑舅舅。现在的郑舅舅可不是年初那个见到谁都愁眉苦脸、埋怨儿子笨找不到媳妇的怨妇了,张媛媛一点没糊弄他,自打孙丽丽买车了之后,她没少往沙城跑,不到七月份就给郑发找到了合适的女朋友。
“带着一起去,让她亲眼看见她的那些教友们被揍得满地乱爬,再听听他们所谓的传道人是怎么供述的,有一个细节没讲明白砸断一根手指头,光说还不成,还得沿街大声骂那个破教,围着县城转个三五天的。听完了之后她也就明白了,什么尼玛仙法啊,都是骗人的,回家该过日子过日子,该给家里道歉赶紧道歉,和好人一样了。现在你再去问她想不想信别的玩意,她能提着菜刀把你赶出来。如果你不相信,我带你去她家试试。”郑舅舅把他的战斗经验和洪涛详细讲了讲,为了证明说的是真事儿,还要带洪涛现场验证一下。
词儿是真俗,多一半都是洪涛小时的儿歌,不过越是俗的东西就越容易被普通人接受,包括道理。http://m•hetushu•com洪涛规定锻炼的时候必须高声、齐声朗诵,每天都得喊几十遍,喊着喊着就信以为真了,这就叫洗脑。这玩意也不是洪涛发明的,他是从美国电影里看到的,美国大兵一般都是一边锻炼一边唱歌,除了节奏感之外,洗脑的成分更大。
洪涛没本事去拦着别人不让信,凡是信这些玩意的人思想会非常极端,真不把自己当人,说和你玩命就玩命,自己也犯不着去惹他们。可是这次就不成了,他们惹到了自己。你说你们骗谁不成,非要来骗我媳妇。成吧,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啥叫流氓,还是唯物主义流氓!
“这事儿还小啊?您是有儿媳妇了,我还单着呢,要是我媳妇被人忽悠着干了什么违法的事儿,我总不能还没娶媳妇就去监狱里看她吧?”洪涛觉得郑大发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事儿要是小自己还用得着专门跑来求援!
不光是在信仰方面,买东西也一样。有很多人明知道自己吃亏上当买了假货、次货,可还是咬着后槽牙不承认。不光不承认,还得免费去给这些烂货当辩护人,鼓动别人也买,然后心里就舒服了。
人这个玩意吧,有时候连蚂蚁都不如,白长了一个大脑,听风就是雨,一旦相信了,哪怕自己知道不靠谱也会拼了命的去说服别人相信。为啥呢?因为别人要是都不信,这些信了的人不就成傻子了嘛。信的人越多就说明他们越聪明、说明真理在他们一边。其实这些人追求的不是真理,而是私欲,这也是愚蠢的外在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