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39章 怎么治?

“少和我弄这个恶心样子,也不是只有姓王的才能帮金月办出国的事儿,齐睿她们家不是也有人在国外混的不错嘛。她拿你当人生导师,你干嘛不去问问她。”旁观者清这种现象经常发生,张媛媛和洪涛两个明白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愁事儿,孙丽丽一句话就给解决了。
“你逼我也没用,明天我约孟津出来聊聊,摸摸这件事儿的影响到底有多严重,然后再给老汪去个电话。其实他那边如果有结果了也不用等我追问,电话肯定先打过来了。”张媛媛的忧虑洪涛都懂,可还是那句话,能力有限。有时候明知道危险在身边,也只能坐在家里等死,充其量是向老天爷祈祷一下,这就是老百姓的无奈,没有太多选择。
“还是让她出国留学去吧,换个环境说不定会好一点。”这么大的事儿洪涛没有瞒着张媛媛,这个女人有时候比自己思维还缜密,而且值得信任,除了小舅舅之外她已经成了洪涛为数不多可以讨论所有事情的参谋。
“不能指望别人,http://m.hetushu.com万一金月被别人咬出来她这辈子就完了,你看现在电视报纸里对这个事儿说得多严重啊。”让洪涛这么一提醒,张媛媛立刻就意识到还有一个很大的潜在威胁,而且威胁的不再是金月一个人,说不定要牵扯到洪涛甚至这几家公司。太绝情的话她不愿意当着洪涛说,但这个威胁必须排除,否则她会天天睡不着觉的。
“坚决不成!金月是出了火坑了,你又掉进去了,这种舍身计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最好别用。她是我媳妇,我肯定希望她安全;但你也是我孩子的母亲,我给不了你身份,也不能拿你当破抹布,有用的时候就攥在手里,没用了就让你去冒险。”
张媛媛能为了金月去求人,洪涛很感动。这个女人并没有把金月视为她未来幸福的障碍,是真心为了自己好。可是理智告诉自己,这件事儿不能做。什么事急从权、权宜之计都是屁话,如果非要冒着舍弃好几个人的利益去救一个http://m•hetushu.com人的话,宁可不救。这和感情无关,是理智。
“谈何容易啊,我一直都在让老汪他们帮我联系美国的学校,可这种事儿他们说了也不算。再等等吧,但愿那群人都被打醒了,以后也别再参与这种事儿。”洪涛很认同张媛媛的分析,可惜他的能力有限,京城还摆不平呢,更别说国外了。
“呸!我管你才怪!和我说说,他干嘛冲你嚷嚷?不许护着他,实话实说。”一说起保罗孙丽丽的气势也没了,将心比心,她和张媛媛的选择其实差不多,同病相怜,还内斗啥啊。
“你乐意我不乐意,这件事儿没得商量,不服你就别搭理我。她是我未婚妻,关你屁事!”张媛媛可以进入感性模式,洪涛也能进入混蛋模式。这是他的大招,轻易不用,但只要用了就是必杀技,谁来了也没辙。在这种状态下他连自己都豁出去了,所有人对他而言都是浮云,说什么都没用?
“你不是说他有逆鳞嘛,这恐怕就是逆鳞吧。我还真不敢碰,但也http://www.hetushu•com不能眼看他让金月害了,该怎么办呢?真愁人!”张媛媛与其说是在抱怨不如说是在和闺蜜显摆她已经获得了一个男人的真心,表情和语气很不配套。
“呀!我怎么把她给忘了!还是你好用,不理那些臭男人了,谁说女人就必须靠他们才能活?”一言惊醒梦中人,张媛媛瞬间就变得喜笑颜开,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拨号。
“我去想办法,现在不是闹着玩的时候,也就别管什么许诺了。我原来跟的那个人有本事帮她帮弄到留学手续,他家里有人在美国生活,没少给学校捐款。以前他还糊弄我说可以送我去留学,幸亏我没信,否则就算到了那边也是上一年学就没了学费的结局。我去找他想办法,在娱乐城的事儿上我没和他捣乱,他欠我一个人情。”和洪涛相比起来,张媛媛在某方面的能力要大一些,或者说是人脉广一些。
“拼脑子咱俩谁也不怕他,可是拼资金、拼人脉,咱俩加上丽丽再加上我舅舅、孟津也不是他的对手。到时候金月也照www.hetushu.com顾不了,你的事业还得完蛋,这种算上去就亏本的买卖咱不能做!”
“到时候我就让你养着我,你不是还有小宝箱嘛?我再贱骨头也不会往洋人身上倒贴,他那一身毛你真不恶心?如果让我睡他身边我肯定做噩梦,哼!”张媛媛平时不耍嘴皮子,可并不是说她的嘴皮子不利落,牙尖嘴利应该也是她的老本行,否则怎么统领一大群小姐?
“我乐意让他打,不打我都不舒服!”还好洪涛碰上了一个明白人,张媛媛并不像是在说反话,倒是很得意的样子。
对于金月的细微变化张媛媛也能感觉到,她作为一个同样经历过磨难的女人可能比洪涛更能理解金月目前的状态,然后改变了她的初衷,从反对让金月出国瞬间切换到了支持。
“我乐意让你当破抹布用!他也不见得会看上我的小买卖……”女人毕竟是女人,感性是她们天生的属性,即便压制得再深,让洪涛一煽情立马就死灰复燃了。
“贱骨头!早晚有一天你得栽在他手里,把你小宝箱拿走然后一脚把你蹬开,到m.hetushu.com时候看你怎么办。”孙丽丽对闺蜜这种大脑短路的状态恨之入骨,越说话越毒。
“他又发什么神经病呢?你可不能老这么惯着他,现在敢和你喊,以后说不定就敢和你动手了!”洪涛直接用脚把门踹开走了,响动有点大,把孙丽丽也从办公室里惊了出来。看到张媛媛那张不断变换颜色的脸之后,立刻凑上去进谗言,古代有多少忠臣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咔嚓的。
“金月惹上的麻烦不小,可你要去找的那些人不见得就比邪教的人善良。他能毫无条件的帮你?你只要答应他一次,以后他就抓住你的小辫子了。金月在国外永远就是他的筹码,到时候他也要入股京诚公司咋办?”
“真没看出来洪小二骨子里还这么爷们,难道说平时赖皮赖脸的德性都是装出来的?”张媛媛知道的事情就等于孙丽丽知道了,孙丽丽知道的事情也不会瞒着她,这也是她们两个人能互相信任的基础。听完了张媛媛的讲述,孙丽丽有点迷糊,她想不通一贯很好说话、可以随便欺负揉捏的洪涛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