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41章 我是大王八

“鄙人洪涛,请您多关照!以前的事儿是我不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就是个过了气的混子,现在给我把冲锋枪我也走不出烟袋斜街了。未来还是属于您的,以后您给我使个眼色,我就是您门口停车场的大爷,不光管停车还负责擦车洗车。我这点能水也就能为您效劳这点事儿了,千万别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你、你这不是耍赖嘛!”烟嗓姑娘真没辙了,之前她可能想过一百种挤兑洪涛撒气的方式,但现在全白想了,这位根本不按照剧本演,重新编剧本也不是马上能编出来的。
长富宫饭店算是京城里建成比较早的合资五星级饭店,就在建国门桥的西南角,楼体嫩粉色,据说是按照日本樱花花蕊的颜色设计的。洪涛从来没进去过,也没这个需求。
当然了,最好是看背影和侧身,正面看也成,但是别笑。不笑的时候可以蒙别人是长富宫酒店高层管理,一笑,就只能去当门童了。用孙丽丽的话说,笑得太贱、太坏、太招人恨了。可去求人办事总不能老绷着脸吧,配上他那一头不足一厘米长的板寸,太严肃了又像黑社会杀手。
“呦,小两口这是怎么了?月月姐,洪小二是不是又去外面拈花惹草惹你生气了?你看看都哭成小花脸啦!”眼看天色黑了,金月也交待清楚了,洪涛刚想做最终发言,屋门一开,孙丽丽笑嘻嘻的进来了,一屁股就坐在了金月身边http://m•hetushu•com,搂着还在掉眼泪的金月满嘴跑火车。
“嘿!你个王八蛋,非惹老娘我生气是不是?你别跑!月月,一会儿咱俩去吃必胜客,让他们去谈正事儿,去洗把脸,我先去和你这个混蛋未婚夫掰扯掰扯!”一看洪涛摔门而去,孙丽丽气得插着腰就要开骂,可是看看屋里没有听众,赶紧也追了出来。
洪涛来的挺早,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求人嘛,必须态度端正,迎来送往,不能让客人等。可是当他跟着领位进入二楼的餐厅包房时,张媛媛和那位被自己骂过的烟嗓女孩已经盘腿坐在里面了,两个人正拿着一本画报聊得火热,见到他进门,立马就鸦雀无声了。
“得,我做饭去……”完了,以后在家里除了金月之外,自己是谁也惹不起了。办公室那件事儿现在成了孙丽丽新的杀手锏,这三个字一出现,洪涛立马退避三舍。这可真应了那句俗话,舒服了小脑袋大脑袋就难受。
“臭流氓!赶紧起来!”烟嗓姑娘倒是没笑,可一个大男人进门就跪拜,还趴在自己前面不起来,也不是她能想到的,更不知道该如何接茬。扶也不是躲也不是,直接僵在了原地。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确实有道理。洪涛本身就是个衣服架子,个高、肩宽、腰细、肌肉够鼓还不像保罗那样太明显,西装革履的这么一打扮,很有点风度翩翩的感觉。
“回和图书来!跑什么跑?晚上张姐请客,七点半长富宫樱花料理,穿正装啊,你这个德性人家都不让你进门!”还没等洪涛完全站起来,孙丽丽又发话了。
洪涛敢装王八,孙丽丽就敢当石碑!这两个人是一对儿二百五,就这么一个爬一个坐的从后海边爬进了胡同。此时正是饭点儿,很多吃完晚饭的街坊正好出来散步消化食,看到这对组合无不惊诧万分,稍微熟悉点的就得过来问问洪涛这是玩的哪儿一出。
“那看车场和洗车的工作呢?”谁知道洪涛还不太满意,光说原谅了管屁用啊,得有实际行动。只要你敢让我当一天洗车工和车场大爷,这件事儿以后你自己都不好意思提了,理亏的就变成了对方,不要脸大法的精髓就在这里呢。
“来,骑我背上,我驮着你回家,当王八就得有当王八的样子,让我先练习练习!”洪涛也很配合,二话没说,往地上一趴,拍了拍自己后背。
这一说起来可就话长了,合算在两年前她就和她那个同学有交往,之间的联系也一直没断。但要说真帮他们做什么实际工作了,金月也没那个胆子,充其量也就是帮他们联系过一些人。去上大学这段时间和他们的接触稍微频繁一些,主要是她有车又有笔记本电脑,对电脑操作还熟悉,那些人就把她当秘书和司机用了。
“你就不能敲敲门?”洪涛这个烦啊,不想看见谁谁就出现在面前,脑子里刚hetushu•com有点脉络,这下又乱套了。
大王八都当过了,洪涛就打算一点脸都不要了,求人有很多种求法,跪地上磕头的求法洪涛以前从来没试过,主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事儿值得他舍这种脸,现在有了,那就试试吧。
但洪涛觉得自己还是占便宜的那一方,因为这是日式餐厅,还很正宗,所以包间里都是榻榻米和小矮几,进门就得跪坐或者盘腿,所以下跪很自然不算事儿。
京城的出租司机都热心,他又给洪涛指点了一下该怎么微笑服务,于是洪涛就学乱了,笑到最后怎么看怎么像是装出来的。贱倒是不贱了,可那个模样用出租司机的话讲就是够一地铁站的人看半个月,最好别笑,笑了肯定坏事儿。
洪涛有办法,他在家冲着镜子练了一会儿,让金月和孙丽丽在一边打分,最终找到了勉强合格的笑容,就是笑不露齿。千万别张嘴,抿着嘴笑,看上去就不是那么贱了。于是洪涛一路在出租车上没干别的,把司机的倒车镜搬过来光练新笑容了,弄得司机忍不住问了一句。当得知洪涛这是要去会见重要客人,临时练习笑容时,差点没把晚饭笑出来。
“请您原谅我吧!”起来?老子连脸都不要了,这么容易就起来,做梦吧。一不做二不休,洪涛在榻榻米上又往前爬了两步,凑到了烟嗓姑娘身边,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悔过之心。
“来来来,我今天正式给你们俩介绍介绍,这是……和*图*书”等领位把门拉上,张媛媛赶紧起身拉着洪涛落座。
“你去办公室用敲门吗?不光不敲门,连门都不关吧!”对洪涛的质问,孙丽丽一句话就给化解了。
“活畜生!咱们这片风水不好啊……”等洪涛爬远了,街坊邻居们给出的评价也差不多,洪涛的世界他们搞不懂。
“张姐不用介绍我也认识这位勇冠后海的大哥,绰号教授,当年在鼓楼前面一把铁锹把十多个拿着刀的人追到了地安门是吧?您今天没把铁锹也带来?如果我这个开豪车、不要脸的二奶那句话不招您爱听,一铁锹下去,世界就都清静了。”没等张媛媛说完,烟嗓姑娘就开口了,沙哑的声音挺有磁性,可惜内容太血腥。
“对,洪涛,你直接抱着她大腿哭,看她还能不原谅你,哈哈哈哈……”张媛媛恐怕也没想过洪涛能这么不要脸,但她没失望,也没生气,更不觉得洪涛给她丢脸了,反倒怂恿洪涛再不要脸一些。
“哈哈哈哈哈……”张媛媛让洪涛这一大套说辞和做派吓了一跳,然后捂着肚子就笑瘫了,直接躺到了榻榻米上。
“吃饱了撑的吃日餐?她不会真的去找那个姓王的了吧?我不饿,谁爱去谁去!”一听说吃饭的地方,洪涛立刻又有进入混蛋模式的迹象,要不是有金月在场,孙丽丽恐怕也得挨骂。
“废话,要不是你骂了人家还用请客啊?张姐和她关系挺好的,开店的时候还帮了她不少忙,到现在房租都http://m.hetushu.com是张姐帮她垫付的,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今天你可不能再耍混蛋了,去了好好认错赔礼道歉,不为别人也得为金月想想啊。”洪涛软了,孙丽丽也就硬不起来了,好言好语在一边规劝。
“我是大王八!驮着姑奶奶回家!”不管是谁问,洪涛都是这一句,字正腔圆,声音洪亮,一点负面情绪都不许带。不光说,说的时候还得仰起头,脸上满满的幸福感,即便是膝盖硌到了小石头,疼也得笑着。
“求她!!!我、我前些日子刚骂了她一顿,还挺难听的……”等孙丽丽和洪涛说明了今天吃饭是请谁、为什么请之后,一秒钟之前还和小蛤蟆一样气鼓鼓的洪涛立马泄气了,顺着后海的栅栏就往下出溜,蹲在地上一脸苦逼像。这尼玛不是无妄之灾嘛,随便骂个人就挨报应。
磕头还真磕了,但他又耍了一个滑头,没用中式磕头的方式,而是改成了日式。说是磕头,其实就是跪坐的时候把上身付下,当年学柔道的时候这玩意也练过,大概能摆出来个模样。
“别别别!我服了,大哥,您先起来吧,之前的事张姐都和我解释过了,算是误会吧,不过下不为例!”烟嗓姑娘还真怕洪涛扑上来抱着自己腿哭,赶紧松了口。
今天他来了,不光来了,还和新郎官一样,一身笔挺的深灰色双排扣西装,外面披着一件格子呢大衣。这套衣服也是孙丽丽给他买的,说是外出应酬用,可惜从来没穿过,今天也算开了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