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44章 美丽的一对儿

“用不用我帮你扶着梯子?”这一天齐睿恰好不在,只有欧阳凡凡一个人在楼上练舞。她显然是听闺蜜说了洪涛帮着店里安装设备的事儿,显得比前两次见面热情多了,又是煮咖啡又是四处找香烟,然后还在一边准备当个小工。
齐睿的本事肯定不是都在脸上,更合理的位置应该是她的细腰、翘臀和长腿上,那里蕴藏着无限能量,让她可以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比如说随随便便一抬腿,脚就跑到脑袋上面去了;再比如在沙发和茶几上各放一只脚,然后身体悬空架在上面,两条腿形成一条直线,不光不会痛苦,还能拿着一本书边看边吃零食,就像是自己躺在沙发里看电视一样自如。
“哎呀,这块地毯是我从家里偷出来的,可贵了!”欧阳凡凡一听说会把地毯弄脏,心疼得嘴都咧开了,根本没去想其它问题,拿着洪涛的车用吸尘器努力克服着恐高感,哆哆嗦嗦的爬上了人字梯的另一边。
“不成,我得看着我家的地毯,要是弄脏了我小妈还不得吃了我!要不是因为搬家,她才不会把这些地毯放到车库里,这是她专门从土耳其买回来的!”欧和_图_书阳凡凡没动地方,就站在梯子下面准备监督闺蜜的工作。
“一二三……开始吸!”洪涛这下乐了,女孩和自己站了一个面对面,由于她没自己个子高胳膊长,还得多往上迈一节。这下自己都不用刻意低头,她练功服里的一切就都看清楚了。
“记住你的承诺,和谁都不许提一个字儿!”但齐睿肯定心虚,所以才会特意跟出来小声威胁自己。
齐睿拿着吸尘器干净利落的爬上了梯子,一点恐惧感都没有,好像走平地一样。这让洪涛小小的意外了一下,看来这个女孩子和她的外表很趋同,运动感和男性化程度高。
“你去楼上吧,我帮你!”齐睿一脸的阴沉,看洪涛的眼神很不善,看来她已经发现了什么,打算把闺蜜哄走再和洪涛摊牌,免得尴尬。
“你来啦?正好,快上来替替我,胳膊都举酸了!”欧阳凡凡此时还被蒙在鼓里,生怕功亏一篑,自己举不动吸尘器,想让闺蜜上去替她。
“你以后再敢戏弄她,我就和张姐说去!还有脸说别人是二奶,张姐和你是什么关系?敢不敢去和金月说说看!”而她爬上来之后小声和图书说的话更让洪涛咧嘴,原来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企图,只是没明说,还肯定不是为了照顾自己面子。
“合算帮你说谎就叫素质高啊!这点素质要不要还真不太吃劲儿了。”洪涛握了握那只看着纤细、柔软,可实际上一点都不柔软还有点骨感的小手,再目送她迈着长腿走进沙龙,这才把憋在嘴里没敢说出来的本意说了出来。
设备采购回来了,事情还没完,不装上、调试好,这堆玩意依旧是破烂。洪涛也不耽误,一个人扛着梯子、带着工具就去盛唐古艺里开工了。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你素质一点都不低,谢谢。”洪涛就是这么随口一说,齐睿倒是挺认真的,不光给洪涛道了歉、平了反,还主动伸出手,好像洪涛做了一件多让她感谢的事情。
“你这儿的地毯脏了很麻烦,我得在天花板上钻孔,会有很多木屑掉下来,如果你不想洗地毯,就拿着吸尘器上来帮我吸碎屑吧。”温度高、穿的少,这就给了洪涛吃人家豆腐的机会。他倒不是内心太龌龊,只是觉得好玩,没事儿逗一逗还能降低工作的劳累感。
“绝对不说!打死我也不招!开工和-图-书!”洪涛差点给自己一个大嘴巴,真是嘴欠啊,干嘛要多问这一句话呢?
“你和她不会是……”洪涛本来没多想,可是齐睿的表情和眼神里那股子强烈的嫉妒太说明问题了,洪涛只在热恋的男女脸上看到过此种表情和眼神,如果是两个女孩呢?
他哪儿是在干活啊,纯粹是逗人家玩呢,一个孔要分开几次钻,哄得欧阳凡凡不得不一次次抬高胳膊、踮起脚尖、举着吸尘器放到钻头下面去吸那些被钻出来的木头碎屑。她哪儿知道啊,就在她把身体全完拉开的时候,一双猥琐的小眼睛早就把她全身都看通透了。
“逗着玩也不成!她很单纯,不许这么逗!”齐睿的表情很严肃,甚至可以说咬牙切齿,再次强调了一遍。
“睿睿,你们俩干嘛呢?赶紧弄啊!”虽然梯子顶端风起云涌,可是梯子下面的凡凡丝毫不知情,还仰着头盯着洪涛手里的电钻,生怕有一片碎屑掉下来。
他打算第一天先把需要吊装的设备安装好,再把各种连接线、电源线从预埋的管子里穿好。第二天摆放设备和通电调试,如果不出意外两天就能完活儿。
凶狠只代表心虚,洪涛m.hetushu.com对这个现象深有体会。一般面目凶恶的人往往不是下手最狠的,甚至一开打就逃跑。如果说自己的本事都在嘴上,他们的本身就都在脸上。
“嘿嘿嘿,我就是和她逗着玩……”太不好意思了,人家刚帮了自己大忙,自己就来调戏人家的好朋友,还被抓了个现行,饶是脸皮厚也有点扛不住。
如果对方是张媛媛,根本不算事儿,很简单就能应付过去。可这个齐睿显然社会经验不太丰富,平时也没遇上过太操蛋的人,比如自己这样的,估计也不怎么说谎,根本不会掩饰真相。她越是表现出凶狠的样子,就越说明自己猜对了。可知道这个秘密对自己屁好处都没有,反倒容易招来记恨,太不明智了。
“凡凡,下来!”洪涛玩得正嗨呢,身后突然传来了齐睿沙哑的嗓音。
这排门脸房有单独的燃气锅炉供暖,谁用谁自己负担煤气,再加上四台三匹空调也都开着,屋里的温度很高,穿着衬衫都不冷。这倒不是两个姑娘不会过日子,而是平时练功的需求,有时候她们还会带着一些学生上课。跳舞嘛,穿太多碍事,所以室温必须高,高到穿短打扮不冷为宜,否则整和-图-书天感冒就不好了。
“闭上你的臭嘴!你现在的样子让人特别特别讨厌、特别特别恶心!”齐睿又急了,比上一次还激烈,就像一头凶猛的小豹子,龇牙咧嘴的想把洪涛撕碎。
“首先你在帮我,我还没缺德到无缘无故诋毁别人的程度;其次就算我想诋毁你,也得等金月出国留学回来之后才有胆子实施;最后我并不歧视你和凡凡,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关系,虽然我有异议,但我能理解,甚至还很好奇。可惜我没有你的勇气去试试,更没有合适的好朋友乐意让我试试。从这一点来说,你比我幸运的多,比大多数人都幸运。把心放肚子里,从现在开始我什么都不知道,保证忘了!”洪涛还真不是故意忽悠这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子,他自己也算是个另类,可以感受到和别人不同的滋味,也更能体会齐睿的心情。
事实真如洪涛猜的一样,从这一刻开始齐睿那双笑眼就从来对自己弯成过小月亮,什么时候看过去什么时候是两把镰刀,很有两刀砍死自己的意思。倒是欧阳凡凡的丹凤眼一直都冲自己弯着,她还沉浸在保护了珍贵地毯的快乐中,连带着自己在她眼里也变得可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