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53章 当官的外孙媳妇

“干嘛,你还要抄家啊!给个准数,我再说有没有。”自打金月走后,洪涛重新拿回了财政大权,不过只是个出纳,账目还在张媛媛手里管着,花钱可以,但是每笔钱都必须报账。
编什么瞎话呢?昨天的酒没白喝,早就和金叔叔沟通好了,就说金月要去国营单位上班,出国不是自己安排的,而是单位指派的,出去学几年回来就当领导。
“万一她要是出去不会来了,找个老外结婚,你这不是赔本赚吆喝嘛?傻了吧唧的还供着人家吃喝花销,结果到头来全送人了。”小舅舅担心的还不仅仅是安全问题,他对金月也没那么大信任,主要是现在这种事儿太多了,也没法信任。
“你有多少?”洪涛没说没钱,小舅舅立马就来精神头了。
“要多少?啥酒店啊?”小舅舅难得和自己开次口借钱,洪涛必须不能说没有。当然了,是借大钱,以前那种千八百的不算,那只能算互通有无。
今天是大年初一,该干嘛呢?该去姥姥家编瞎话了。既要让姥姥理解自己把金月送走的行为,还不能跟老太太说金月和邪教有关联的事儿。
国营大单位!这个词儿在老太太脑和*图*书子里是百分百褒义的,不管你说你多能挣钱,没有国营两个字儿,老太太都觉得有瑕疵。
“先来个三五十万吧,多退少补!”和外甥张嘴借钱让小舅舅有点不太自在,还有点不太好意思。
“小涛,回家也给你爸妈扫扫墓,和他们念叨念叨,你出息了他们听了也高兴!”光让姥爷知道老太太还觉得不太全面,洪涛父母自然也应该尽早知道这个好消息。
“她就是一时糊涂跟着别人瞎跑腿,我侧面和孟津打听过了,像她这种情况只要不是骨干成员,没有太多人指认揭发,就算在国内待着也不一定有事儿。为了保险起见我才把她送走,过几年回来就没事儿了。”洪涛明白小舅舅是怕自己考虑不周,赶紧说点好听的给他减减压。
当领导,还是在国营大单位里,那就必须是大喜事了。自古国人就喜欢当官,老太太自然也不例外。要是个芝麻粒大小的官也就算了,这还得送出国培养,回来官肯定小不了啊!
老太太是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的一代人,这些年的任何一次运动她都亲历过,对于这种被政府严令禁止的事儿和_图_书她非常敏感,就算不抱重外孙啥的,她也不会让家里人把这样的女孩娶进门,因为按照她的生活经验,这种事沾不得,有灭门破家的危险。你和她说什么现在没这么严重了,她老人家也得听啊,在她脑子里有自己的一套标准,平时看不出来,关键时候很是顽固。
不光是姥姥,家里的女人一个都没有。男人不喝完、吃完,女人们就只能一边看着、厨房里忙活着。即便是姥爷走了,但姥姥还顽固的坚持着这个说起来有点不近人情的生活传统,家里的几个孩子也都理解老人的心情,没人急着要去改变什么,反正也习惯了。估计要等她老人家也走了之后,洪涛才有机会和小姨、大姨、大舅妈她们一起在年节的家宴上喝酒聊天了。
既然是洪涛的媳妇,那就是家里人,女人出嫁之后就和娘家没啥关系了,算是丈夫家的人,这也是老太太的认知标准。所以金月的进步当然是洪家的进步,洪涛的爸爸原则上讲算是入赘的女婿,那自然也是胡家的光荣!
“妈,您快打住吧,大过节的咱就别老鬼鬼的了。大哥,来来来,入桌入桌,咱先喝着。”说别的小舅http://www.hetushu.com舅都能忍,还在一边陪着点头称是,唯独一提鬼啥的他立马就不自在了,宁可打断姥姥的重要指示,也不想接着听。
“那你也别光给她花,给你舅舅我也预备点吧。过完年我和别人打算包个酒店干干,你还有富余钱没借我点,不白借,算你股份。”洪涛自己都这么想得开,小舅舅也就不再继续埋怨了。但也没饶了洪涛,准备帮着外甥一起花钱,免得都被外人骗走。反正在他眼里洪涛就是个孩子,永远长不大的傻蛋,分分钟被别人骗的货。
“嘿嘿嘿……昨天我就说了,四盘八碗的贡品都摆上了。”这次洪涛没说瞎话,他每年都祭拜父母,只不过就是时间不太固定,啥时候想起来、啥时候有感觉了就啥时候开始。大年三十下午祭拜亡者,估计全京城也没几个。
“嗨,那我也不能眼看着她倒霉啊,只要还是我未婚妻一天我就得管。至于说以后嘛,该死吊朝上,爱咋地咋滴吧!”说实话,从逻辑上讲小舅舅说的事情并不是百分百不可能发生,只要有一点可能性,洪涛就不能瞪着眼说不怕,只能听天由命。
“你就不是玩意吧,蒙你姥姥和喝凉水http://m.hetushu.com一样顺溜,等金月回来之后我看你怎么办!”那番升官发财的屁话有了金叔叔做背书,大家都信了,只有小舅舅不信。吃完了饭,洪涛跑到小舅舅屋里准备说说郑发结婚的事儿,结果还没张嘴呢,小舅舅就把自己给揭露了。
姥姥当然不会怪小儿子,不光不怪,还得吩咐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小姨、大舅妈、大姨抓紧整几个凉菜端上来,老爷们该喝酒了。而她则是在一边坐着继续看电视,坚决不上桌。这也是姥姥家的传统,自打洪涛小时候记事儿起,逢年过节家里正式吃饭时,不管来没来外人,姥姥从来没和自己一桌吃过饭。
这还真不是说着玩,现在自己有多少钱还真不知道,不是太多了数不过来,而是压根就没想数过,张媛媛之所以能这么快给予自己百分百的信任,也和自己对钱的态度有关,她不用担心自己是奔着她小宝箱去的,不光不算计她,连自己的都给她!
“小明啊,赶明儿给你爸上坟的时候也把小涛的事儿念叨念叨,咱家孩子出息啦。晚几年结婚不怕,我还能熬住,单位里的事儿要紧!”果然,和抱重外孙相比,老太太很快就衡量出哪头轻哪头重了,和*图*书不光没埋怨洪涛,还做出了新的批示。现在她已经把金月当成了洪涛的媳妇,结不结婚不重要,亲家都亲自登门了,这个外孙媳妇就没跑儿了。
“那就上限吧,我也不要股份,你要现金还是支票?”只要不超过百万,洪涛都能随时答应,超过了百万,就得去问问张媛媛自己到底有多少钱可以自由支配了。
“嘿嘿嘿,我郑舅舅也不是当地下党的材料,闲话传的真快啊。”洪涛压根也没打算瞒住小舅舅,郑大发和小舅舅才是朋友,自己还排不上号,他要是不和小舅舅念叨这件事儿才得奇怪。
“嗨,日子错啦……这得等鬼门开……”姥姥让洪涛这种瞎折腾给说乐了,她也知道现在的人不太讲老礼了,可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教育教育后代。
“支票,我给你写个账户,不着急,出了正月才会正式谈承包的事儿。”看到洪涛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借钱,小舅舅的尴尬情绪略微少了点,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你就是蔫土匪!这么大的事儿说办就给办了,也不怕吃了瓜落!”小舅舅还不依不饶呢,也难怪,洪涛把很多事儿看得很轻,但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个思维,有些东西即便是小舅舅也不敢瞎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