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62章 她来报仇了?

“……这尼玛要抄家是嘛……”费林一点没解释,而是冲这门口方向一个劲儿的努嘴,再一回头,越过屏幕看到的景象让洪涛心里也是一哆嗦。门口站了四五位警察同志,而且还有警察不断的从上面下来。洪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金月的事儿发了,这是来找自己要人的。
“……啪……”江竹意抽烟的毛病还是和自己学的,但是非常非常少。看她的意思是等着自己给她点上呢,洪涛咬了咬牙,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打火机。
这时的江竹意已经不是长发盘在帽子里了,而是剪了一个非常非常短的寸头,看上去脑袋很小,又没戴帽子,怪异中透着一股子彪悍。两只耳朵尖尖的,稍微有点招风耳的样子,可不难看,反倒多了一份灵动。
“别慌,去吧台里盯着,看我眼色,随时准备给张总打电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刚进来的这几位警察年纪都不大,看着特别眼生,洪涛也不敢托大,一边站起身迎了过去,一边小声叮嘱费林准备通风报信。自己出事儿不怕,只要外面有人及时疏通关节,进去配合调查一两天基本也没什么感觉,就当游子回家了。
“洪老板,别紧张,我们是分局网监处的,今天过来没什么事儿,就是走走转转,摸摸情况。”女警没伸手,从她身后倒是伸出来一只手握住了洪涛,然后一个身材不高、三十多岁的男警察m.hetushu.com走了出来,一边自我介绍着一边掏出个小本递了过来。
这个部门就是孟津提过的专门管理网络的新部门,显然电脑屋也在它的管辖范围之内。现在的局势很明显,自己的买卖被她抓在了手里,不能说予取予夺吧,但是想为难自己是分分钟的事儿。而且还不用她亲自出面,只需要在态度上稍微偏一偏,分局网通处的人就能把自己折腾得要死要活的,还不违法。
网监处稽查科科长,袁辉。这名字熟悉啊,孟津走之前提过这个人,而且也私下打好了招呼,只是没来得急让自己和他见面,应该算是自己人,孟津和他有面儿,他自然也就不会为难自己。至于说为啥带着这么多警察跑店里来搅合生意,能理解,刚上任嘛,总得带着手下走走看看亮亮相。
而且不管自己找谁说情也没用,就算这位袁科长是孟津的亲弟弟,他也不敢为了自己一个平头老百姓和顶头上司硬扛。如果孟津在多少还能好点,至少可以找市局的人迂回疏通疏通,江竹意也不是没有领导的。但现在真没人能帮自己这个忙,估计只要江竹意稍微放出一点风声,说她看自己不顺眼,系统内的人就得躲着自己,生怕溅一身血。
“你还是老样子,混劲儿一上来想什么就说什么。现在孟津走了,你这么毫无忌惮的得罪人,就不怕给自和-图-书己招来灾祸?”江竹意好像对洪涛的讥讽没什么反应,走到机柜前看看里面的设备,又走到沙发上坐下,还从茶几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可是没去拿打火机。
惋惜的是再也找不回记忆中的美好了;悔恨的是当初自己干嘛不豁出去和她干妈斗到底,说不定还能留住她;失望的是她变得太快、太彻底了,原本以为她和别人不同,现在看来也没什么不同的,在权利面前都是一个德性;无奈的是自己一丁点办法都没有,不光要眼睁睁看着她变,还得被变了的她欺负。
“恭喜你,学成回国升官了。”一旦进入这种状态,洪涛就不惊愕、不慌乱、不瞻前顾后了。巨大的失落感让他直接切入了混蛋模式,爱谁谁吧,不就一个电脑屋嘛,有本事你把它封了,看看哥们我会不会去求你。心态变了,说话的口气也变了,内容是问候,可是怎么听怎么像讥讽,都不带掩饰的。
“政策法规的问题我来给你讲,袁科长,你们做好登记。走吧,去你办公室!”洪涛的话音未落楼梯上就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随着声音又有一位穿着警服的警察走了出来,女警察。
“哦,是袁科长啊,久仰久仰。网监处听说是新成立的,一看您手下就都是精兵强将,随便看、随便看。老费啊,拿饮料,别傻看着啊!”翻开这张工作证,洪涛的心算是落回肚子里去http://www.hetushu.com了。
从门口走到办公室只有十多米远,利用这段时间洪涛把心绪略微平复了一下,重新找回被巨大惊愕打跑的理智,迅速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形式,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又要倒霉了!
不管她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自己先得摆正心态,过于激动和过于消极都不理性。先搞清楚她来的目的才是正事儿,这件事儿不仅关系到自己的电脑屋,还有京诚公司呢。现在她是市局网通处的二把手,不是区县分局的。
最让洪涛心悸或者说心凉的则是江竹意目前的状态,从她身上能看到浓浓的上位者味道,而两年前那种青涩、纯真、热血的感觉一点都没了。这一瞬间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受,惋惜、悔恨、失望、无奈都有。
“洪老板,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竹意,现在是市局网通处副处长,有什么政策法规问题尽可和我提,知无不答、答无不尽。网通处成立的目的不光是管理,更多的还是服务,请吧!”看到洪涛目瞪口呆的模样,江竹意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可整张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严肃,嘴里说的话更无懈可击,套话加官腔。
“你就一点不怕我?”江竹意等洪涛凑近了,没有直接点烟,而是翻起眼睛盯着洪涛的脸使劲儿看了看。
“喝口水不算忙活,您随便看,我给您当向导。这边是一半,那边还有和_图_书另一半,要不您去我办公室里坐会儿?我正好有一些政策法规上的事儿想向您请教呢。”当着这么多警察洪涛没敢提孟津的事儿,既然他们是来随便看看的,那就看吧。自己这里没有怕看的,顺便洪涛还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和这位袁科长套套近乎。
为了方便管理和维护,洪涛把它们都集中到一起了,这个办公室其实就是个设备间,只是多放了一张双人沙发和一张茶几。万一有人来又不好往家里带,这里就是临时的会客场所。
“别忙活、别忙活,我们看看就走。”袁辉一看就是技术警察出身,气质上没有那种外勤民警的感觉,说话很和气很软。
再一个就是气质,这方面她和两年前完全不同了,往这儿一站浑身就散发出强烈的气场,都不用看她制服上的警衔,就可以感觉到在这些警察里她的职务、地位最高。而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也不再可以随意看穿,清澈依旧清澈,可里面好像是多了一层反光涂层,怎么看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这……”刚听到声音的时候洪涛就停下了脚步,这个声音好像很熟悉,转头一看,当场就愣住了,刚才那一脸笑容瞬间都僵在了脸上,张了半天嘴,就吐出一个字儿,口活儿无敌的洪涛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江竹意回国了,还当了市局网通处的副处长!
她还是那么英姿飒爽,即便是有些宽松并不贴身的警服也掩盖不住http://www.hetushu.com她苗条的身材,还是那么挺拔。如果说和两年前的那个女警有区别的话,一个是头发一个是气质。
“您好您好,我是这里的法人兼实际经营者,您几位是?”人还没到,亲切的问候和自我介绍就到了,还得伸出一只手,专门递到了那位胖乎乎的女警面前。反正也是握,和谁握不是握啊,女警的手比较软,握起来感觉更好。
怎么办呢?洪涛觉得没辙了,现在不是奢望她能念旧情对自己手下留情的时候。还别提这段旧情,如果她要是想念旧情,也不会以这种方式出现。这不就是活生生的打脸嘛,是在告诉自己:你当初抛弃的女朋友现在抖起来了,眼瞎就该倒霉,天经地义的!
最后下来的这位女警,竟然是江竹意!
洪涛的办公室就在吧台后面,很简单,用铝合金门窗隔出来的一个小空间,里面有两张电脑桌和一个小机柜,里面装的是整个电脑屋的集线器和视频监控系统、收费服务器。
她真的回来了!说不定回来的时间还不短了。洪涛此时即便很吃惊,也能想起三十夜里自己做的梦,说不定就和她有关,这么算她已经回来三个多月了。
“瞧您这话说的,于公您是国家干部、人民的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于私咱们就算没有啥关系了,那也谈不上仇人,我为什么要怕您呢。”江竹意这么一说,洪涛觉得自己还真是城府不够,刚才那句话就多余,意气用事只能坏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