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66章 大斧子!

“啊!那、那打成什么样了!你可没说他打人了啊,这回我哥不真犯纪律了,他这不是包庇凶手嘛!”凡凡虽然嘴上一直在骂自己的哥哥,可是一遇到事儿,立马就能看出向着谁了,一家人永远都是一家人啊。
“他好像是认出你哥哥来了,不是人,是你哥哥的工作证。我注意到你哥哥把工作证拿出来的时候,那个女警察很吃惊,她肯定是认识,可咱们房东也很吃惊,直接就捂着脸不抬头了。你说你哥也是,出去说不成啊,没事儿就喜欢四处显摆吓人。他的电脑屋不干了,我去哪儿玩游戏啊!都怪你!”
“凡凡,谢谢你啊,不过还得麻烦你和你哥哥说一声,电脑屋我确实不想干了,我们家院子也不卖。他要是想买院子,我去帮他找个更大的吧……”洪涛终于动了,抬起脑袋时脖子上就像挂了一串西瓜,走路都慢了半拍,脸上的表情说是在笑,但怎么看怎么和牙疼差不多。勉强和欧阳凡凡道了谢,打开房门自己走了。
“哥,你干嘛啊,再不走回去我告诉我小妈,你又在外面胡来了。”洪涛真像一个死人,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倒是欧阳凡凡http://www.hetushu.com少见的大喝了一声,说是大喝,其实还是比一般人声音小。这个女孩子好像没底气一样,根本不会大声说话,喊叫更是没听过。
“啧,我喝杯水再走吧……”大斧子让凡凡的小胳膊一拉,丝毫没反抗,直接就被拉到吧台前面去了,眼看就有被拉出去的迹象,他还想在语言上挣扎挣扎。
“小伙子,你们家院子卖不卖,我给你出个好价钱怎么样?”那个看上去快四十的男人看到江竹意走了,又晃晃悠悠的来到洪涛身边,用皮包轻轻捅了捅正在装死的洪涛,问出来的话很不像人话。
自己和京诚公司的关系现在可能知道的人不多,可是看网监处这个架势是要全面摸底,只要她有心,想知道一点都不难。到时候自己可就真得左右为难了,为了整个京诚公司、为了张媛媛的事业,不想低头也得低头,被人踩在脸上都要笑着说真舒服。
“睿睿,他这是怎么了?看着真可怜,好好的电脑屋干嘛不干了呢?”欧阳凡凡对洪涛的反应很诧异,自己哥哥虽然说话不太着调,可事儿还是办了啊。没看那个啥处长的m.hetushu.com女警察都灰溜溜的走了嘛,可洪涛怎么比刚才还颓废呢。
“真讨厌,回家我就告诉我小妈,他又犯纪律了!要不你再去劝劝洪哥,电脑屋不用关,那些警察不会再来找他麻烦了。”凡凡非但没觉得齐睿是在扣屎盆子,反而很认同她的说法,冲着门外她哥哥消失的方向说了两句狠话。
“就你哥还包庇凶手?我看他就和犯人差不多!谁也没打到,让屋顶上的日光灯架给挡住了。那也特别吓人,灯架都打碎了,铁灯架!我坐的特别近,还溅了一身碎玻璃呢。对了,你刚才看出来没有,那个江处长什么的好像和咱们房东认识。她刚多大就当处长了,还是市局的,怎么会和房东认识呢?还不仅仅是认识那么简单,她看我的眼神就和看情敌一样,你说咱们房东长得也不怎么样,还一身的痞子气,怎么会有好几个女人抢着要呢?”
这么多问题,洪涛在几分钟之内就想清楚了。江竹意的话不能信,不是不信她,而是不信一个官员。谁信官员的话谁就离倒霉不远了,这是洪涛活了二十多年、小舅舅活了三十多年、醋舅舅他们那一群人活了大半http://m•hetushu•com辈子、瞎子叔和很多街坊邻居活了几辈子总结出来的真理。自己没资格去挑战,认命吧。
“他能听我的?你没看见刚才他的样子,轮着那么长、那么粗一根铁棍子,照着那个人脑袋上就是一下。呼,都带着风声了,真可怕!吓得我心好悬没跳出来!”齐睿撇了撇嘴,她今天算是开眼了。本来以为洪涛就是个赖皮赖脸、身大力不亏的过气混子,以前打听来的那些事迹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谣传,没想到今天活生生的印证了。
自己没了电脑屋一样活得好好的,张媛媛没了京诚公司咋办?一个事业型的女人没了事业,还是被折腾没的,对她的打击有多大?她还会相信新生活可以再来一次吗?答案很不乐观。
“我这儿没你喜欢喝的,回家喝去吧。”可欧阳凡凡连这个小要求都没满足她哥,由拉改推了,一直把大斧子推出了门,还把门从里面锁上,就和防贼似的。
这位倒是自来熟,进屋就直奔江竹意而来,一边说一边伸出手,看到江竹意不打算握,这才从胳膊底下夹着的那个一看就是劝业场里买的地摊货皮包里,掏出一个灰色塑料封皮的小本本,冲m•hetushu.com江竹意稍微露了一多半,瞬间又塞回去了。
此时洪涛的表现更怪异,他直接捂着脸把头低到了两条腿中间,像是很见不得人,又像是特别疲惫。反正江竹意走了他都不知道,或者说知道也没抬头,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洪涛,你没事儿吧……不用停业,凡凡她哥都帮你解决了,你放心,肯定没事儿了。”看到洪涛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没动,齐睿过来又捅了捅。
还别说,江竹意看到这个东西立马就跟着他走到了舞台一角,表情很严肃的听他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点了点头,主动伸出手和那个人握了握,再走回沙发这里,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洪涛一眼,欲言又止,拿起自己的帽子和皮包,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洪涛话音刚落,屁股还没离开沙发,大门口就走进来一个油头粉面、西装革履、个子不高、精瘦精瘦的男人。猛一看洪涛以为是小舅舅派来的同伙呢,浑身就透着那么一股子不靠谱的劲儿。
齐睿比凡凡明白多了,屋里发生的一切她自始至终都看在眼里,细节都没错过,分析起来也头头是道。不过她也没辙,只能把屎盆子扣到了凡凡头上。这一点她http://www.hetushu.com们俩也很像张媛媛和孙丽丽,错误都是孙丽丽的,英明都是张媛媛的。
“别别别,这么好的买卖怎么能说关张就关张呢,这不是对改革开放成果的践踏嘛。江处长是吧,我姓欧阳,欧阳天钺。不是月亮的月啊,是金字边的那个钺,大斧子的意思。我爹说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长大了成为一把可以把天劈开的斧子,结果正长身体的那几年老吃不饱,看这小胳膊小腿的,连板凳都劈不开。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胡说,她穿中跟鞋,我穿的是平底靴!”齐睿很不乐意自己闺蜜当着自己夸别的女人,尤其是在身高方面,她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有自信的。
“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不过那个女警察是挺漂亮的,个子还高,比你还高这么一点点呢。”欧阳凡凡就没有孙丽丽的内秀了,她是真糊涂,除了跳舞之外啥也不想。齐睿说的这些细节她都没注意,唯一看清楚了的就是江竹意的外貌和身高,估计女人遇见女人,第一眼看的都是这些参数吧。
齐睿看着外表冷冰冰的,谁也不愿意搭理,其实她也有一颗火热的八卦心。平时那个样子都是装的,或者叫面冷心热,没有外人的时候她比凡凡活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