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67章 纪念

靠他们保护?这不是与虎谋皮嘛。他们是能分分钟让自己避免很多麻烦,可也能让自己分分钟进入更大的麻烦里。具体是什么洪涛也不知道,但不是一个层面的人就别往一起混,这个真理他非常清楚。
大象能和老鼠一起玩吗?答案是否定的。哪怕双方都特别乐意也不成,因为差距太大了。大象稍微伸伸腿,很可能就是老鼠的灭顶之灾,打个喷嚏老鼠都受不了,你还不能说大象是故意的。
“缘分你大爷!尽不尽你怎么知道的?”洪涛没和他继续废话,自己又回来了,一边走还一边骂。这个家伙十多年了就没给过自己一个好脸,和自己缘分很重啊!
所以说,电脑屋是不能要了,连卖都不能卖,哪怕买的人是高利,洪涛也不会同意。自己和高利家是普通矛盾,打是打骂是骂,但罪不至死。如果自己真想给高科长一棍子,他跑得再快也躲不开。头顶上那么大一个灯架子自己能看不见?不就是摆个样子嘛。要是唐晶脑子灵活点,知道上来拦着自己就完美了。可惜他的脑子不好使,自己没台阶下,只能拿灯架子当替罪羊了。
凡凡的哥哥是个大特务!这和-图-书是百分百的,就算不是外勤也是内勤。他拿出来的那个工作证自己见过,卫星站上就有两位,只不过他们穿着军装,隶属于总参三处,全名叫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第三部。
“没事儿,店里的员工不受影响,他们跟着张总走,也不远,北新桥那边上班。”具体是谁传出去的没必要追究了,追到了你能咋地?揍人家一顿就能把传言收回去了?瞎子叔问这个事儿也不是要提醒自己有人传闲话,瞎子婶的未来才是他最想听的。
两个小姑娘在屋子里嘀嘀咕咕,洪涛则一个人回到了小院,连电脑屋都没去。里面爱啥样啥样吧,反正在自己心里它已经没几天活头了。停,必须停,光是一个江竹意自己就搞不定,现在又来一个大斧子,这日子没法过了。要不是父母的墓都在院子里,他真想搬到姥姥去住,躲开这个是非之地。
有时候平静就是最好的应对状态,心态才是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好多事儿事后想起来,其实都是自己在和自己作对。可惜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个承认自己没法术、没仙力、甚至都不信佛的老和尚了,再想找一个心灵的驿站hetushu.com,谈何容易。
“你少说两句吧,他也不是故意的,坐在店里哪儿都没去麻烦找上门,能怪谁?”没等洪涛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张媛媛就先把孙丽丽的嘴给堵住了。此时再说这些废话屁用没有,唯一的作用就是让洪涛怒火中烧。
这个部门具体是干嘛的洪涛也不清楚,问了人家也不说。站上的人倒是说过点,但也很不全面,多一半是猜。大概意思是这个部门是个情报机关,类似于安全局但又不太一样,因为它更偏重于军事方面。
“你就是个灾难发生器,八杆子打不到的事儿都能遇上!那个女警察也是缺德,都过去多久的事儿了还这么记仇。这下好了吧,便宜没占到还拉着别人一起倒霉!”孙丽丽也没辙,但她可以说,埋怨完了洪涛埋怨江竹意,这么倒霉的事儿,不说会憋死的。
但有一个事儿洪涛很清楚,这种部门的人最好少接触,能不接触就别接触。他们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部机器,警察什么的和他们比那才叫小巫见大巫。警察顶多是折腾折腾你,这些人招惹上真是有破家的可能,而且都没地方告去。
“我听我们家那位说你http://m.hetushu.com的店开不下去啦?”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这儿还没具体实施呢,店里的员工就已经知道了。
“瞎子叔,帮我去买一百条鲫鱼,回来咱也放生一次。老钓鱼从来还没放生过呢,我想试试。”找不到老和尚的墓地没关系,洪涛自己想了一个祭奠他的方式,心到神知嘛,不见得非得追求外在形式,诚不诚是心。
人就是这个样子,很多时候根本分不清孰轻孰重,往往会忽视一些事情,等明白过来为时已晚。老和尚和自己亦师亦友,在青年阶段对自己帮助很大。虽然自己并不信宗教,可他说的很多道理让自己可以独立思考,并且受益匪浅。每当自己遇到了过不去的难事儿,到他这里来坐坐,哪怕没聊几句,也能平静很多。
即便小和尚没告诉自己老和尚的墓在哪儿,洪涛也有地方问去,庙周围都是住家,这么大事儿还能瞒过邻居?结果倒是真问出来了,可是洪涛依旧愁眉苦脸。老和尚是这里的主持,身份很高,圆寂之后被送回五台山见文殊菩萨去了,连个具体地址都没有。
这次惹到的人层次有点高,别说凡凡的哥哥,一个江竹意就http://m.hetushu.com够她头疼的,就算把以前的关系都恢复上,这件事儿也得自己这方低头才成。可问题是洪涛能低头吗?就算他乐意张媛媛也不会乐意。江竹意是谁?她最大的情敌!能让洪涛在失去记忆时唯一记住的人名,对她的威胁是全方位的。
“我有什么办法能祭奠祭奠我师父不?”老话讲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今天洪涛算是倒霉透顶了,平白无故惹了一身麻烦,想找老和尚平静平静躁动的心,结果老和尚春节前就圆寂了。这两年时间自己光忙活电脑屋和几个女人了,总共就来看过老和尚一次,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冷血。
咋想?想个屁,要是能想出办法来就真成神了。既然想不出来那就别想了呗,这就是洪涛的逻辑。把最坏的打算琢磨琢磨,看看承受之后还能剩多少家底,然后就按照这些家底计划以后的日子吧。失去的权当没来过,这叫不可抗力,想多了也是徒劳无功,索性不想。
“不成,我还得找老和尚要个聪明佛戴上,流年不利啊!”这时候就看出洪涛的胸怀了,或者叫缺心眼。旁人的愁还没散呢,他倒想开了,就和不是他自己的事儿一样,拍拍屁股找老和尚去了,hetushu.com扔下张媛媛和孙丽丽两个人面面相窥,真琢磨不透他是咋想的。
自己和老和尚是因为鱼认识的,劝自己少祸害鱼是告诫自己一个人生道理,不要太贪心。现在自己差不多明白了,那就来吧,咱不光不贪心了,还有了善心。以后每年到了你忌日,只要自己还有闲钱,就给你放一百条鱼。没闲钱就算了,人都活不下去了,还扯什么精神层面的蛋。饱暖才能思那啥,高尚也得吃饱肚子才成。
张媛媛和孙丽丽回来的并不快,她们俩正好去海淀的分店巡视去了,接到电话就往回赶,可是路上堵车,到家的时候啥都结束了,只有洪涛还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抽烟。以洪涛的表达能力,二分钟不到她们俩就明白这次惹到了多大麻烦,就连张媛媛也蔫了。
“她干不干倒是次要的,可是你怎么办?那么多电脑不就白费了,高利他爸可真是缺大德了,以后善终不了!”瞎子婶工作有着落了,瞎子叔依旧是恨,能在家门口上班多好,让高科长这么一闹,平白无故又得多跑好几公里路。
“施主和钱大师缘分已尽……”接待洪涛的还是那个门口扫地的年轻和尚,连门都没让进,看样子以后也不打算让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