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69章 谁救谁?

初夏的后海最美,树叶绿但不会绿得发黑,清风徐里面没有水气,波浪急却细细碎碎,拍到岸边也不会发出太大响声,更不会吵到岸边居民的睡梦。
那个不字是正在水里捂着肚子龇牙咧嘴的洪涛喊出来,横着落水让他的身体正面被水压拍得生疼,差点没给拍吐了。可是当他看到齐睿的入水动作之后立马就吓了一跳,可惜还是喊晚了。
可也有例外,大半夜不睡觉,一个人坐在栏杆上抽烟,抽完一根换个姿势再来一根。坐着抽、蹲着抽、站着抽、溜达着抽、躺在长椅上抽,基本能想到的姿势他都做过一遍,就差跳下水游着抽了。好像烟和他有仇一样,决不能看到它们在世间多存留一刻,分分钟要让它们燃烧着,照亮那一双满是迷茫的小眼睛。
“大哥……”他确实不太正常,站在湖边一动都不动,自己走到他身后依旧没什么反应,就那么笔直的站着,微微抬起脸,呆呆的望着黑乎乎的远方。齐睿生怕吓着他,把声音压得很低。
“完了完了……这不是无妄之灾嘛!姑娘啊,你可千万挺住,这要是死在我眼前,我可真是跳进海里也洗不清了!”齐睿www.hetushu•com的动作真舒展,整个身体都拉开了,高高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这位房东操蛋是操蛋了点,可对自己和凡凡还真没骚扰过,平时沙龙里有个修修补补的活儿都是他帮着弄,手很巧。去他电脑屋里玩游戏从来也不收钱,即便嘴碎点、坏水多点,也不能见死不救。
跳河?笑话,洪涛就算真的想死也不会选择跳河这种手段的。活活淹死一个会游泳、水性还特不错的人,挑战难度太高,有很多种死法都比淹死痛快多了。此时他考虑的不是怎么死,而是怎么活、活得更好一点。还真想出一点眉目了,正在对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推理,注意力非常集中。结果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嘶哑的女声!
“我操……不要吓我啊!”可是一进屋,洪涛那点小窃喜就瞬间消失了,从齐睿身上滴下来的水汇集在地板上,里面有很明显的血迹。她受伤了,被石头撞到了!
半夜、黑漆漆的湖边、一个人影都没有、微风拂过柳条影影绰绰、嘶哑低沉的女声。洪涛就算胆子再大,对这种毫无征兆的突发情况也做不到镇静自若。
“我觉和图书得没什么大事,就是肋骨这里有点疼……要不你帮我看看……我不太愿意去医院。”齐睿睁开眼之后先是左右看了看,好像在记忆里寻找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试着想坐起身但又捂着左侧肋骨躺下了。
“姑娘,你身上有伤口,我马上就叫救护车,不过最好能先止血,这样也能和急救医生说清楚伤情,他才能更好的准备急救器材,你觉得身上哪儿最疼?”把齐睿放到炕上,好像是碰到了伤口,她的脸上表情很痛苦,眼睛也睁开了。虽然在她昏迷的时候洪涛敢动手动脚,但是现在又怂了,一边说一边拿起了电话。
“怕打针?唉,你连河都敢跳,练功时候也疼得龇牙咧嘴,哪一样不比打针可怕啊?”看到齐睿的表情,洪涛就知道了,自己又碰上一个医院恐惧症患者。另一个是张媛媛,只要没生命危险,她们宁可多忍受痛苦也不想挨针扎。这玩意不是因为打针疼,而是小时候养成的一种心理障碍,很难克服。
“啊!噗通……”身上带着功夫的人,本能反应就比一般人快。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还挺近,于是他就向前窜。双腿刚一用力,突然才意识到和_图_书自己站的位置有点特别,但力道已经用老了,身体也飞了出去。他能做的只是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惨叫,然后身体横着拍在了水面上。
他不知道横着拍下去会很疼吗?肯定知道,可他还是不肯头向下或者蜷缩起身体,这是为啥呢?因为水下有东西是他不乐意撞上的。这里在前些年修建堤岸时是堆放石料和水泥方砖的地方,很多孩子调皮,会把一些石块和方砖扔下水,再加上装卸时候的疏忽,水下星星点点的布满了这些杂物。
“老天爷啊,您给我作证,真不是要趁机占便宜!”没有太多水从齐睿嘴里流出来,可她还是紧闭着眼一动不动,洪涛又把她翻过来平放在长椅上,先把脸贴在人家挺拔的胸上听了听,然后就直接上手了,不光袭胸居然还强吻,蹂躏两下胸就捏着齐睿的鼻子往人家嘴里吹气。
后海看着很大,其实并不深,水边的地方只有一米多,真要是用标准姿势入水,肯定会有碰上这些石块的可能。在水下被硬物撞击,水性再好也得不由自主的张嘴、惊叫、喘气,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算没撞到要害,呛水也会让人瞬间失去意识。因为这种情况和-图-书溺水的人不止一个,现在齐睿就演示了一下,她入水之后就再也没露头。
“真好!”人救活了,洪涛很高兴,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然后杂念就来了。抱着一个身高近一米七的姑娘,居然没感觉到什么份量,可刚才的手感又不是瘦骨嶙峋的感觉,那就说明她身体保养得真好,一分赘肉都没有。
在水里找人真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扎个猛子就能把人捞上来,人体在水里会不规则运动,明明看着从这里入水,可身体说不定在入水点二百多度的任何一个方向,想找到得来回来去换着方向摸。尤其是在黑乎乎的夜里,一边摸还得一边看着岸边的标志物,否则摸着摸着自己都忘了基准点在什么地方,累死也摸不到人。
齐睿已经能自主呼吸了,虽然还没醒,但手脚都有了小幅度的抖动,肯定活了。再一摸,手机也流汤了,打急救电话是不成了。咋办呢?丢下她回家打电话?显然不太合适,还是抱着一起回去吧。
“不……噗通!”齐睿万万没想到洪涛跳得这么干脆,强烈的内疚感让她的大脑也乱了套,一把没拉住洪涛的身体,她长腿一撩也跨过了护栏,然后一个标准的http://m.hetushu.com鱼鹰式扎入了水中。
“醒醒、醒醒!”齐睿的运气还算不错,她碰上了一个水性好、环境熟、还懂点急救知识的洪涛,只扎了两个猛子就被摸到了马尾辫,然后和拖死狗一样拖上了岸,按在膝盖上头下垂,后背上挨了几记铁砂掌。
“他不会想不开跳下去吧?”本来是想等洪涛抽够了赶紧回去睡觉,可是看了半天湖边的身影非但没有回家的意思,反倒翻过护栏直挺挺的站到了水边。一想起他今天白天的遭遇,齐睿赶紧套上外衣悄悄下了阁楼。
看得出来,她的水性也不错,这个动作要是放到任何一个游泳池,都是业余选手中的高手。可这里不是游泳池啊,水下面有什么东西不是特别熟悉这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刚才洪涛落水的动作就很能说明问题。
“这个家伙不会又憋着上来偷窥吧!”齐睿有半夜起来喝水的习惯,然后就发现了后海边上那个诡异的身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他曾经干过的龌龊事儿,就再也睡不着了。
“亲娘啊,你吓死老子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吓人玩,这回爽了吧?”折腾了一小会儿,洪涛停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伸手又去摸烟,摸出来又给扔了,全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