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70章 当医生真好

“别激动、别激动,都怪我,你是好心我明白。但去不去医院你说了不算数,还得看伤势严重不严重。我得撩开衣服看,你看成吗?”洪涛大概明白齐睿为什么大半夜的去水边吓唬自己了,应该不是吓唬,而是她发现自己在站在水边,怕自己想不开,特意去开导自己的。
“我郑重声明,刚才真是为了救人,没有丝毫歪想法!”麻烦来了,洪涛伸向齐睿上衣的手嗖的缩了回来。这要是被误会自己有其它企图,凡凡的大斧子哥哥恐怕还得来,这次就不是来救自己了。
结果弄巧成拙,没救下自己,反倒连累了她。至于说责任到底是谁的,就别多掰扯了,自己接着背锅吧。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去检查伤势,还得肉眼直视,让张媛媛或者孙丽丽来也无法代替。她们俩连皮肤、肌肉、静脉动脉都分不清,看了也是白看。
再往下扫两眼,还没巴掌宽的小布条比丝袜透明度还高,里面没有任何毛发,只有一个肉鼓鼓的突起,中间还有深深的缝隙。不知道她是为了穿练功服修剪过还是天生就没长,反正形状有些特别,比其他女性的都高一些。
“你不光看过,还动过手吧?我嘴里怎么会有一和_图_书股子烟味?”齐睿听到洪涛的话脸立马就红了,但好像不是羞涩而是气愤。她的胸口很疼,不是受伤那种疼,嘴里的味道也不太对,想一想大概就能明白刚才遭到了什么待遇。
“咔嚓、咔嚓、咔嚓……”齐睿脸红心跳,洪涛也不太淡定,拿剪子的手都有点哆嗦。随着内衣被从下摆剪开,女孩的身体完完全全露了出来。不很白,但非常细腻,不仔细看连皮肤的纹路都看不到,瓷器一样光滑。
“呀!血!好多血!”于是齐睿鼓足了勇气,在脑海里编了一个瞎话,一歪头刚打算说,又出现意外了。
拿来装医疗用品的铁盒子,洪涛开始用镊子夹着棉花蘸着医用酒精给齐睿清理伤口。酒精抹上去的感觉刚开始是冰凉,然后就是刺痛,最后变成火辣辣。齐睿还真硬气,一声疼都没喊,可洪涛左胳膊却被她抓得生疼,也不知道她从哪儿迸发出来的力气。
自己半夜起来喝水,根本没穿胸衣,只在内衣外面罩了一件短睡袍。刚才没仔细想,现在闭着眼有时间琢磨了,然后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脸上涌,心也在扑通扑通跳。短睡袍被撩向两边之后,光一件纯棉的紧和_图_书身背心能挡住啥?别说上身,下身也一样啊,本来布料就不厚,全湿透之后和不穿区别不大。
“……我看不太清楚,能不能把衣服剪开?”洪涛小心翼翼的撩开齐睿上衣的下摆,低着头往里看了看。除了圆润的起伏之外只看到了一道子擦伤,其它看不清。齐睿的上衣又很贴身,湿了之后更贴身,无法撩开太多。
“好了,这几天别让伤口着水,很快就会结痂。我去给你拿两件干衣服换上,顺便把被褥也换了。”很快,三张大号创可贴就整齐的贴在了齐睿的肋骨上,洪涛一边收拾医疗用品,一边拉过被子把那具让人无法直视的身体盖上。
“随便!”齐睿此时脸已经红透了,这回应该不是气愤而是羞涩。
“算我倒霉,检查吧!”齐睿长得是女人中的女人,性格却更像男孩子,办事、说话都非常干净利落。目前她也想不出其它办法,肋骨上还火辣辣的疼,是否应该去医院还真得看看再决定。能看吗?她把眼一闭,手往身体两边一摊,豁出去了。
“那就好,肋骨应该没大事儿,我给你把伤口用酒精消消毒,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啊。”围着伤口的四周按了一圈,m.hetushu•com齐睿都在摇头,洪涛算是彻底放心了。她很幸运,只是侧面蹭到了水下的石头,没有直接撞上,这点伤确实不用去医院,简单处理处理,几天就会愈合。要是皮肤恢复能力强,连伤疤都不会留下。
“要不是你大半夜站在水边神神叨叨的吓人,我也不会跑去救你,弄了一身伤!嘶……”听到洪涛话里有嘲笑自己的意思,齐睿很气愤,又想坐起来和洪涛好好掰扯掰扯到底谁是罪魁祸首,可肋骨上传来的疼痛让她不得不放弃了努力。
“嗯……”齐睿的表情看上去有点痛苦,鼻尖和脑门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门牙咬着下嘴唇,呼吸很重,但回答洪涛问题的却是摇头。
“什么血?你还晕血?你可真是小姐身子小姐命啊。扭过头别看,待会我把它们拿出去扔了。”听到齐睿的惊叫,洪涛扭回头,看到齐睿夸张的表情,同时再一次看到了她不小心露出来的身体,赶紧又把脑袋转了回来。不能再看了,现在自己都不敢转身,小帐篷支起来就没放下,早知道有这一幕,不如刚才就别让她睁眼。
按照齐睿的指示,洪涛努力转过头向左胳膊后面看了看,没看清,干脆到更衣镜前面照照吧和*图*书。得,还真是个大口子,估计是自己潜到水底四处乱摸时被什么玩意给划的,好在深度没超过五毫米,也不是太长,应该不用缝针。但坏消息是不光胳膊上有个口子,拖鞋里也有血,脚掌下面也有个小口,不大但挺深,里面还有泥沙。
感觉到被子的压力,齐睿终于把眼睁开了,看着旁边这个忙碌的男人,居然有点失望的感觉。他看到自己身体了,可是居然没有什么过分的动作,那种有意无意碰一下的小动作都没有,自始至终没去碰不该碰的地方,甚至用手指接触自己皮肤的次数的都不多。
难道是自己的身体不够诱惑力?不应该啊,上次看他和张媛媛就在这张大炕上肉搏,张媛媛的身体肯定不如自己,这点自信和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那他是个正人君子?这个想法也很快被推翻了,因为他裤子里鼓鼓的,由于也是全身湿透,所以更明显。
“嘘……小点声,保罗还在睡觉呢。我看看……草,合算地上的血不是你的。我还纳闷呢,就这么点伤怎么还有血顺着水往下流啊。还好,不是太深,没事儿。坏了,我脚上怎么也扎了?看来得给我先叫辆救护车了,这玩意得打一针破伤风才成啊。”
和_图_书“你胳膊上流了好多血!啊,还有一个大口子!”可是齐睿却没想太多,她直接撩开被子,连睡衣都没掩就跑到了洪涛身边,拖着他的左胳膊大呼小叫了起来。
嫩,真嫩!这是洪涛唯一能想出来的形容词。两团突起不大,但形状非常好,就算躺着也没有太扁平,还顽强的屹立在胸前。失去衣服的束缚之后,它们很快乐的晃了晃,上面那颗淡粉色的小突起更是夸张,居然挺立的很高。
可惜这一切好像都不会发生了,他已经收拾好了医疗用品,正打开衣柜大门给自己找衣服呢。后面的剧情就太简单了,衣服给自己他出去,然后把自己送回店里。自己要是找个借口留在他屋里呢?这倒是有可能。
“这里疼吗?”肋骨上确实有擦伤,还挺长,但不深,出了一点血,表面上看不出淤痕。洪涛用手指轻轻按了按,抬着头看齐睿的反应。
假如他真的有其它动作,自己会是什么反应呢?一想起这个问题齐睿就觉得浑身燥热,那天自己蹲在炕脚下偷看到的场景立刻浮现在脑海中,不光高清,还带全套配音呢。越想越让自己有一种渴望的冲动,渴望自己也能像张媛媛一样畅快的哼吟、激烈的律动、懒洋洋的躺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