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72章 禽兽不如

很快,屋里发出怪声的就换人了,变成了一种沙哑的嗓音,时高时低。如果光听声音,肯定不会误会,可以确定两个人百分百没干好事儿。要是再看一眼,依旧是这个判断,两具光溜溜的身体互相缠绕着,一男一女,还能在干嘛?但要仔细看就会发现,洪涛的短裤自始至终都没脱,齐睿哭泣般的声音和迷离的感觉,都是被他的嘴和手指弄出来的。
“这是何苦呢,要想找男人,你分分钟都能找一大堆,何必非难为哥哥我呢,总不能逮到老实人就往死里欺负吧。”不到四十分钟,齐睿就满脸春潮、浑身像没骨头一样瘫软在了炕上,胸脯急速的起伏着,可整个人任洪涛怎么折腾都没了反应。
太尼玛惨了,放着一个大美女不敢上,还得想方设法的帮她过瘾,自己充当活王八!这是洪涛自己的想法。
太尼玛坏了,不愧是流氓,居然用这种方式去折腾一个女孩子,简直禽兽不和_图_书如!这是其他男人的想法。
洪涛这才停止了一切动作,甩了甩已经发酸的手腕,又抹了一把脸上汗,慢慢下了炕。先把齐睿抱起来放到躺椅上,然后开始收拾被褥。湿了的、脏了的撤下来塞进洗衣机,从柜子里拿出新的换上,这才又把齐睿抱回去,自己也上炕躺好,关灯之前还得上闹钟,生怕一觉睡太久被早起的张媛媛抓奸在床。
“别冲动……我可是流氓!”古人言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虽然只是描写的情感反面,但在这件事儿上一样通用。
现在洪涛就面临两难选择了,把她推开拒绝,那就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啊。这这表示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打脸,她得下定多大决心才会主动,结果居然没人要。恰似在火车站广场抡圆了给她反反正正好几个大嘴巴,然后还得追上去补好几脚,但凡不是深仇大恨都不带这么干的。
这种事只需http://m.hetushu.com要冷静,哪怕只有十分钟,说不定就能化解。至于她说看到自己和张媛媛的事儿,洪涛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她咋会看见的,这个事儿先不急。
可自己不成啊,自己还有金月呢。就算自己缺德到家了,打着先玩玩以后找机会甩了她的主意,齐睿也不是很好的人选。她是谁啊?分分钟能让欧阳凡凡把大斧子叫来的主儿,她们家里恐怕也不是吃素的,能让自己这么干?到时候自己还得吃不了兜着走,搞不好就惹上大祸了。
肉碰肉的坐了这么久,冰凉凉的感觉早就没了,两个人的体温互相传导,肌肤贴靠的地方尤其温暖,连带着浑身都暖洋洋的。身下的男人每次乱动还会触碰到自己敏感部位,那种过电一样的感觉让浑身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
顺水推舟把她吃了吧,更危险。她很可能就此缠上自己,因为她很显然还是个青涩的姑娘,对这种事儿看得格和-图-书外重,就像当初的江竹意一样。不管是谁获得了她们的第一次,基本也就意味着要和谁结婚了,哪怕对方条件稍微差一点也认了。
抬起头看着穿衣镜,里面的自己很像那天偷看到的场景,当时张媛媛也是坐在自己差不多的位置,他的腿也是这样不老实,唯一的区别就是朝向不同。
洪涛疼的就快打挺了,齐睿却觉得挺刺激。每次用牙刷触碰一下伤口,身下男人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绷紧肌肉挺动几下,从而带着自己的身体也上下跳动。
美女谁都喜欢,可自己已经过了小脑袋指挥大脑袋的年纪,尤其是脑子的另一个自己好像对这种事并不是太感兴趣。而且自己身边也不缺女人,质量上稍微差点那也算标准线以上,她们已经把自己锻炼得有很大抵抗力了。除非是喝多了、失去了控制力,否则遇到这种事儿最先想到的不是小脑袋问题,而是大脑袋能不能舒服的问题。
“咱俩身上m•hetushu.com都有伤,要不等两天吧……”裤子没保住,洪涛赶紧伸手拉住了裤衩带,又找到一个很合理的借口。
这时齐睿已经忘了时间、地点、人物之类的事情,她本能的想去追逐那种感觉,开始借着男人的动作小幅度的活动着自己的腰胯,可是得到的不光光是舒爽,还有更多的需求。
太尼玛爽了,到底洪涛是用的身体哪个部分齐睿刚开始还知道,不久之后就完全感受不到了,一股又一股的电流窜到脚尖、手尖,再到每根发根,根本也没有思考的机会。
“我不管,你和张姐可以在一起,和我也可以!你们俩的事儿我都看见了,就在你偷看我和凡凡那天晚上,就在这个屋里!”听了洪涛的话,齐睿倒是从洪涛身上起来了,不过没离开,而是坐在洪涛腿上开始脱他的裤子。
当洪涛感觉到身上的女人动作有点不对时,齐睿的身体已经趴在了自己后背上。没有了湿衣服的隔档,热乎乎、软绵绵的hetushu•com,同时还有一个更软、更热的东西在自己脖子上游走,伴随着的是她粗重的喘息声。
“你再敢多说一句废话,我就去告诉凡凡你偷看我们俩!”男人有色胆包天的时候,女人也一样。被那种感觉弄得浑身燥热的齐睿已经处于暴走边缘了,嗓音突然变得尖利起来,这就是要急眼啊,恼羞成怒。
大脑已经停止了工作,整个人都被这种感觉支配着,其它任何事儿都感觉不到。以前和凡凡在一起的时候,也用过手指和嘴,但根本不能和洪涛的比,怪不得像张媛媛那种女人也会偷偷和他私会,不图利谁早起啊。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我自己来。其实我是为了你着想,怕你……嗯……”完了,洪涛还真不敢接着敷衍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能拖一秒钟算一秒钟,说不定她这股子邪火就过去了呢。可是人还没坐起来,齐睿的身体就扑了上来,两张嘴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还有两具温度都不太低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