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74章 小特务

“说,我听听。”齐睿对洪涛风卷残云一般吃光了自己做的饭菜很满意,对洪涛很认真、很专业的评价了自己的厨艺更是欣喜,心情自然很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媛媛和孙丽丽都没回来,只有洪涛和齐睿两个人,欧阳凡凡并不是每天都待在店里,她好像经常得出去。今天的中午饭洪涛获准休息一次,由齐睿掌勺,结果她从超市买回来一堆西餐原料,给洪涛做了一顿牛排大餐。
“你干嘛?不是真要去报复她吧!这可不成,她是警察,你私下报复是要犯法的!再说电脑屋的事儿凡凡她哥不是帮你解决了嘛,干嘛还不依不饶的,男人就该大度一些,别和女人一样小心眼。”齐睿不光不愿意帮忙,还义正言辞的教育了洪涛一顿。
“不会是因为咱俩那个了你才对我这么好吧?这件事儿你可别太认真,我就是随便玩玩。真想追我可是件麻烦事儿,让凡凡知道了没你好果子吃。我对你倒是有那么一点点感觉,可是离喜欢还差很远呢,你最好先别这么高热度。投入越大失望越多,懂不懂?”洪涛的这番表述让齐睿听得眉飞色舞,很自然的联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然后开始给洪涛上人生课,说的那叫一个得意啊。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不难,很容易?”这一上午的写作让洪涛对怪梦基本有了点概念,然后就发现一个问题,它并不太连贯,中间还缺和*图*书少很多片段,很影响自己还原事情的始末。
如果没有这些梦,关掉电脑屋是洪涛唯一的选择,丢军保帅是必须的。但现在情况有所不同了,自己手里有了足够的筹码可以去和江竹意交换,只要把她搞定,凡凡的大斧子也就不用怕了。但自己的计划能不能成行,还得看江竹意的选择,看自己能不能说服她,这也是急着要找江竹意的原因。
“……我才不稀罕!和她争你?切,你以为你是谁,做梦吧!”齐睿终于没话说了,然后又有点恼羞成怒。自己已经暗示得这么明白了,这个男人居然不跪地求自己,还敢和自己讲条件,凭什么!
“电脑屋干不干现在还不好说,等我和那位江处长聊完才能定。不过你不用担心以后没地方玩,就算不干了我也会保留一部分电脑和网络,因为我自己还想玩呢。到时候你想玩就来玩,以后说不定还有很多好玩的游戏开发出来,到时候哥哥我带着你去大杀四方!怎么样,我这样的流氓房东打着灯笼都不好找吧?”
“你保证?”齐睿觉得洪涛说的也靠谱,但还是不太放心。
“真流氓从来不欺负女人,这个你放心。作为一个退役的真流氓,我对法律了解得更清楚,肯定不会去以身试法。你想多了,我不是想报复她,而是想私下找她聊聊。很多事儿不能去单位里说,我又没有她的电话,就算有我估和-图-书计她也不肯见我,所以只能去她家附近堵她。”洪涛没全说真话,他找江竹意不光是为了私下和谈,还想去求证一些事儿,更主要得是让这些接触来触发自己的梦境。
齐睿完全是嘴不对心,她很想让洪涛追她。是不是认真的很难讲,但这种想法很强烈,否则也不会和洪涛说这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不是在暗示洪涛她喜欢什么嘛。
比如昨天晚上的事儿,还有现在这番话,自己都没法找到两不得罪的方式去回应,只要不想得罪她,就得顺着。现在能得罪她吗?肯定不成啊,她这种过于直来直去的性格很容易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至少对自己来讲是不可收拾,她可能没啥事儿。
“你们不是还没结婚嘛,没结婚你就还是自由的。如果以后你喜欢上了别人,只要没和我结婚,我就没什么不可以接受的,这说明我的竞争力不够!”齐睿并没让洪涛提出的问题难住,她说的话基本还处于小说阶段,一点可行性都不具备。
“保证!我向毛主席发誓!”洪涛立马指着屋顶开始发誓,这是真的,自己确实不打算动江竹意一根手指头。
还真别说,味道顶呱呱,反正洪涛觉得很不错。现在他已经对西餐很熟悉了,并不是说经常吃,而是梦里另一个洪涛经常吃。这玩意居然还能记住,好像这些东西原本就在自己脑子里似的,不用去特别冥和_图_书想,碰到相应的场景自然就感觉到了。
“你懂的倒是不少,可在艺术方面太浅薄了,很多习惯也太粗俗。这样不成,就算我不在意我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比如你刚才吃饭的样子,刀叉用法倒是没错,但用劲儿太大了,还用手抓盘子里的食物,这就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怎么把这些片段补上呢?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继续做梦。可想做梦也不容易,自己每次做梦都和江竹意有面对面的接触,想来自己和她应该是有某种感应,只有她才能触发自己大脑中的某种记忆。
那问题就来了,怎么去近距离接触江竹意呢?自己和她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直接去单位找她不太合适,而且在办公场合也没法说太多,只能找其它场合。
这个女孩子之所以老给人一种不容易接触的感觉,完全是因为她说话、思考的方式太西化了,总是以她为中心,怎么想就怎么说,丝毫不留余地。这就让别人很难办了,要不你就得顺着她说,要不就得完全反驳她,没有第三条路。
“我想让你帮我去盯那个女警察的稍儿,看看她家住在什么地方、家里还有什么人。”洪涛说出了自己的企图,这件事儿不能让张媛媛和孙丽丽知道,她们俩很忌惮江竹意,肯定不会帮自己去盯梢的。费林他们还不具备这种能力,因为他们不会开车,按照江竹意现在的地位,单位肯定会配车hetushu•com,总不能让费林骑着自行车追四个轱辘的汽车吧。
“那成,把她单位地址给我,我让我的学生去,这么热天我可不想给你当跟屁虫去。对了,你的电脑屋真不打算干啦?那我以后和谁玩游戏啊。要不你再开两年吧,有凡凡她哥罩着,没人会来再找你麻烦的。”齐睿更绝,洪涛指使她、她转身就去指使别人,然后又说起电脑屋的事情。
什么场合呢?当然是她家了,可她到底住在哪儿、还住不住原来的小楼了,自己还是没地方打听去。更麻烦的是她还有个干妈呢,绝对不能让那个母老虎发现自己还要试图接近她干闺女,否则她还得和自己急眼。
“现实确实很残酷,不过我也得努力,说不定哪天你就被我给感动了,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呢。成不成都得试试,我可不是轻易言败的人!”会不会聊天这时候就看出来了,现在洪涛找到了齐睿的思维定式,基本已经摸到了她的脉搏,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张媛媛并没再回来,八点多齐睿就穿着自己的衣服走了,没过一个小时又换了一身她的衣服回来了,看到洪涛坐在电脑前面写东西,也没多纠缠,到卫生间把换下来的衣服往洗衣机里一塞,然后坐在洪涛身边有一搭无一搭的开始闲聊。
“停!你不能一次性就让我改太多,这不符合自然规律。再说了,我可是有未婚妻的人,总不能见异思迁吧,这样的男人你也和_图_书喜欢?”
“那也得等她回来之后再争,现在就争明显不公平吧?”洪涛真是没辙了,碰上这么一块料还能说啥,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里,你说什么她都有另一套理论,也仅仅是理论,一点实际都不沾。
洪涛脑袋都听大了,和这种高中女生般的女人聊恋爱观自己真接受不了。看起来她的某些方面确实很欠缺,或者说成熟的太晚,和年龄不相符。这恐怕就是家庭原因了,说白了就是严重脱离群众。
“哈哈哈哈哈……好吧,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不过我的要求很高哦,长相可以略过,只要身体健康就成,男人长太精细了也没意思。但男人可以不好看,却不能肚子里太空。我如果要交男朋友的话,对方多少也得比我懂得多,这样才能有共同语言。”
真是闲聊,什么都问,大多数都是有关洪涛的个人问题,比如说洪涛在大学里交了几个女朋友、最早一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之类的。
“唉,多好的苗子就这么糟蹋了,您这个脾气费林都不敢娶,还是等着哪位艺术家来和您情投意合吧。”齐睿气哼哼的走了,洪涛终于长出一口气,看着那个诱人的背影,身体上居然啥反应都没有,看来恐惧很能克制欲望。
洪涛的脑子全在自己的回忆录上,干脆把相册拿出来让她慢慢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自己则接着写。脑子的东西太多了、太乱了,不赶紧写下来说不定会忘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