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78章 涉险过关

事实上连第二顿骂也没挨上,洗菜做饭连带刷碗一通忙活之后张媛媛的气已经消了一半,再让洪涛一顿忽悠,什么喝酒不喝酒的事儿早忘了,因为洪涛又捅到她的软肋上了。
啥科长处长的全都不算事儿,那位李副处长就等着倒霉吧,他从今天起就已经是死人了,谁也救不了他,除非他赶紧从自己眼前消失。
“才两个?你身边不止她们两个吧?”江竹意对洪涛的口供不太满意,这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啊,身边放着不吃?是真不想吃还是没工夫吃呢?
解释还是得解释,但不用说那么清楚,更不用征求江竹意的理解和原谅。不理解也得理解,不原谅也得原谅,谁让你摊上我了呢。光有好处没坏处?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啊,好坏一起兜着吧!
两个确实够多了,才一天没回家,家里就出事儿了,张媛媛看到自己之后怒目圆睁,齐睿在一边做鬼脸,孙丽丽则是撇着嘴,脸上写着一句话:小子,要倒霉了你!
“你冲我喊什么!就是你给我贴的,我干嘛要骗张姐,我下去救你也是好心,谁让你大半夜不睡觉站在水边吓人的!”洪涛声色俱厉,齐睿也不和-图-书含糊,笑眼都瞪圆了,把洪涛又给喷了回来。
“好,不说是吧?那我就不给你留脸了,大年三十晚上你去睿睿她们楼上干嘛去了?”张媛媛一伸手就放到了洪涛大腿上,非常严肃的提出一个问题。
“凭什么扔我石头!”话音未落,耳朵又被抓起一只,不光抓还顺时针转了三百六十度,齐睿出手了。
“我、我不是看她们没关灯,打算上去把灯关了嘛,谁知道她们大过年也不回家……”一来了,洪涛赶紧承认,这还真是实话,当时自己没多想。
“确实是你误会了,不是她,而是和她一起的那个红裙子。这事儿说来话长,如果不是打猎的时候从土坡上滚下来,现在我都当爹了。唉,你当我真是神啊?好多事儿我也搞不定,尤其是感情方面。我活了这么久,怎么在这方面就一点进步都没有呢?”
“现在不是古代,我也不是皇帝,两个还不够多啊!”这时候洪涛有点后悔了,当初就不该要返回现代的名额,继续在古代混多好啊,娶一百个媳妇谁敢说个不字?我把你绑在炮弹上崩出去!
现在洪涛说的事儿就很有道道,他一反常态和_图_书的要求张媛媛继续快速扩张电脑屋的数量。但提出一个要求,不能再使用张媛媛、孙丽丽、自己这个股东三人组了,而是要拆分开。从股份有限公司变成一人有限公司,三个人各自成为一家一人有限公司的法人,各自负责各自一摊的业务,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关联。
“还有我呢!敢夜不归宿,也不打个电话回来,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孙丽丽好像觉得此时不能脱离群众,大家都动手了自己不展示一下掐人的功力太不合群,于是洪涛的软肋上又多了一只手。
既然在记忆里能找到相关的记忆,又有了江竹意这个专业对口的助力,那不把电脑屋干大就太对不起重生者的称号了,更何况还是多次重生者。这个行业相对封闭,不会有太大的资本进来搏杀,自己这点半吊子企业家的能力还够应付的,要是换个其它行业自己还真不敢说能玩得转,这和重生几次没有太大关系。
“你就不听我的,早晚有一天你得栽在这个毛病上,看到小姑娘两条腿就发软!”一看没诈出来新的供词,张媛媛也不多废话了,放在洪涛大腿上的手一紧,大力龙和_图_书爪手来也!
“嘻嘻嘻,你又要害人了!我就喜欢你害人时候的样子,这时候的你最有魅力,那你说它能长多大呢?”江竹意笑了,笑得无比畅快,就好像洪涛带着自己坐着大帆船第一次到远行到欧洲、指着陌生的港口告诉自己这里以后将属于自己,自己将成为女王时一样高兴。
“目前只有两个,金月去美国了,回来之后我会娶她。她没有你和媛媛那么聪明,很多事儿还得我帮着她。”这些事儿也不用瞒着江竹意,她就算知道了也不敢有什么实际动作,顶多是和自己抱怨抱怨,次数还不会太多,这就是她聪明的地方。
“我交代什么?”别来这一套,想诈我,我懂,打死不能交代啊。你说出来一我就承认一,一点五都不能承认,小舅舅从小就这么教导自己,还真不是谬论。
“你再折腾它,它就永远也长大不了!累死我对你也没什么好处,赶紧起床!我还得回家,家里还有一只母老虎呢,她可一点不比你傻,不好应付啊。”心有余力不足,洪涛除了长叹一声别无他法。再美丽的身体此时也是浮云了,能不能不扶着墙自己走到停车场现在都是问题。
和_图_书“那我也算救人啊,她和你一样不乐意去医院,我就顺手帮她处理了处理伤口。”差不多了,从齐睿的回答里洪涛分析明白了,她没什么都招供,还有回旋的余地。
但眼前这个男人也不那么好糊弄,要想让他全心全意为自己撑腰,就必须得使出全身解数,让他时时刻刻不能忘掉自己的好处。于是江竹意的手顺着被子伸了下去,眨着眼来了句一语双关。
“为什么非要让丽丽单独经营?”张媛媛的软肋就是生意,只要和她真说出点道道来,一般的小事儿都能放下不搭理。
“你傻啊?她说是她买的你就承认,创可贴上面有签名吗?”到底到没到二的程度,洪涛还得从其它方面印证一下,齐睿就是最好的证人。
“你到底有几个女人!和我说说,以后我也好有思想准备。”江竹意对洪涛和张媛媛的事儿连问都没问,问了也是白问,知道得再清楚管用吗?只要知道大概还有几个对手就够了。
最终的结果是洪涛又把小舅舅搬出来当挡箭牌,说是开车和他去了趟津门办事,稍微喝了点酒,手机坏了一直也没买新的,所以忘了给家里打电话。这也叫丢军保帅,宁可因为和*图*书偷偷喝酒再被骂一顿,也不能把江竹意的事儿供出来。
“那前天晚上你们俩又干嘛了?你说胳膊上的伤是游泳时候不小心蹭的,可是齐睿身上怎么也有伤,贴的创可贴都是我买的!”果然,不光是一,还有一点五,但好像没到二的程度。
“嘶,下次她再掉河里,我就往下扔石头,说到做到!”洪涛早就做好准备了,不管自己怎么说,就算把齐睿送医院去了,伤口不是自己包扎的,这一抓也逃不掉。她这是在警告自己,或者她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只是不愿意当着外人撕破脸。
“还说你没骗我!当时就是你先找了别的女人,不是我误会!”再听话的女人也会嫉妒,听见洪涛还要回家去伺候别的女人,江竹意的手不光没撒开,还攥得更紧了。
“你是自己交代还是我帮你说!”没等洪涛张嘴,张媛媛先说话了。
“因为我们要尽力避免把摊子铺的太大,造成一家独大的局面。电脑屋虽然不存在什么垄断不垄断的情况,可是当事实上垄断了一个城市的主要市场之后,还是非常麻烦的。以后这个行业会越来越敏感,如果全掌握在咱们三个人手里,政府早晚得请咱们去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