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83章 欲望

“没什么反应。”洪涛很想在办公室里把这个外表冷若冰霜、内心火热无比的女警就地正法,可惜他不想冒风险。这种事在官场是大忌,想要干什么回家关上门怎么干都没人管,何必非在这里呢。
可是按照父母和叔叔的想法,光有钱是不成的,必须还得有权,否则钱越多越麻烦。眼看父母和叔叔再过几年就退了,如果还不能往上走一步,那就真没什么希望了。所以这个网监处的处长是必须拿下的,这是自己以后再往上跳的唯一跳板。
很多时候大家并没有这个意识,派出所也没有那么多人手去挨个核实,所以在户籍科的存档文件里,这些信息往往很不全面或者根本就是错的,即便查到了也很可能找不到人。
可查到信息就能找到人吗?答案还是非常否定的。这倒不是公安系统的信息不准确,而是变更不及时或者根本没有变更。人这一辈子并不是住在一个地方永远不挪窝的,也不是上了班就永远不换工作的。搬家、拆迁、结婚、离婚、调职、辞职等等信息都不自动跑到公安系统资料库里,而是需要自己去派出所变更。
“没有你在的日子里每天我都得和_图_书提心吊胆的防着他那样的人,现在好了,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和他们斗。你是不是又想了,要不要在这里试试?我这里轻易没人来,他们都说我是性冷淡的老姑娘,嘻嘻嘻。”
“那就是说反应很大啦!”没什么反应才是江竹意想要的反应,如果李兵看完了之后脸红脖子粗、双手发抖,那他也就混不到需要洪涛帮自己想办法扳倒的程度了。自己要是连这么个没城府的玩意都搞不定,还当个屁的处长,干脆回家老老实实抱孩子去吧。
大家猜当时会是个什么结果?洪涛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假如流氓罪还没废除,自己就是分分钟被警察带走的命。就算流氓罪没有了,报警电话也少不了,最次最次也得落个神经病的称号。万一她们的街坊邻居里有个暴脾气,自己还得挨顿胖揍。
江竹意的上围越来越诱人了,既不像张媛媛那么柔软也不像金月那么丰满,齐睿那种小号的更没法比。这才叫极品,一手能握、坚挺弹滑,最主要的是她十分配合,还穿着一身警服,太刺激感官了。
去找她们吧,首先难度有点大。这么多年过去了,要弄清http://m.hetushu.com一个只有名字的人在哪儿,必须动用公安机关的力量。这玩意和外人想象的有点差距,就算在公安系统内部也不是人人有权利去随便查阅别人档案的。
洪涛的话江竹意听明白一个大概,细节问题不能问也不该问,知道太多反而容易坏事儿。他不说就是不想让自己知道,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说。心里一轻松,那只手带给自己的感觉就更强烈了,眯着眼、舔着嘴唇发出邀请才是现在最该干的,不能等他暗示,那样不完美。
不光是她,这些日子自己的脑子里不断重现着一些新鲜场景,有国内的、有国外的、有认识的人也有不认识的人。现在光是梦境记录就写了十几万字,大概的脉络也捋清了。
这个东西见多了也就淡了,比江竹意身材好、手感好的女人还很多,比如梦里的那个德国女人,她也剃了个光头,风格和江竹意很像,可惜自己已经没地方去找她了。
这些人、这些事儿有的对自己有用,有的对自己一点用都没有,知道的太多反而还会产生很多烦恼。比如说里面的人,那些曾经和自己有过很亲密关系的人,还有那么多儿hetushu.com女散步在国外,她们到底还存在不存在呢?
“你就是混入公安战线的败类,身为领导干部,带头在单位里白日宣淫,看我晚上回去怎么罚你!现在别乱动,先把这些天的工作安排给我汇报汇报。没有李兵捣乱这件事儿也不能放松,难度很大啊。”邀请直接被洪涛拒绝了,连这点诱惑都忍不住还算个什么穿越重生老手。
有些可能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她们和自己现在的时间点冲突,总不能世界上真的还有另一个自己和自己活在同一个时代吧?有些可能还在,她们正按照她们原本的路线行走,自己该不该去找到她们然后再施加什么影响呢?这些问题暂时还是个未解的难题。
而且现在还没做到户籍户口网络化、数据化,不可能坐在办公室里点点鼠标、敲敲键盘,你想找的人就自己蹦出来了,那尼玛都是无良导演和作家瞎扯蛋呢。
那查到了、也找到人了就皆大欢喜了吗?还不是。就比如说和自己关系很紧密的韩雪、韩燕姐妹吧,她们在那个时代里恐怕就是自己的江竹意,不离不弃、生死与共,还和自己有了孩子。
“他看了以后有没有什么反应?”就在http://www.hetushu.com李兵快步走出办公楼,开上车一溜烟的驶出市局后门时,洪涛已经坐在了江竹意的皮转椅上了。一身警服的江竹意则坐在他的腿上,搂着男人的脖子脸贴脸的喘粗气呢,因为男人的一只手已经钻进了她的警服里。
这两位副处长的关系处里都清楚,一位是局领导委以重任来开荒的,另一位是局领导权利交换不得不放下来摘桃子的,谁胜谁负现在还看不清,也就没法选边站队。
靠官职硬上,就算没人阻拦,就没人上报?到时候领导过问了你怎么回答?说是闲的蛋疼找个儿时伙伴?这么说也成,一次两次领导能谅解你,您一查就是好几十人,这不是神经病就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哪个领导乐意给你背这个黑锅?所以说就算想查,也得等户籍信息数据化、全市、全国公安系统联网之后,才有这种可能。
“洪涛,和刘处聊完别耽误,江处等着听你汇报呢。”就在李兵翻看洪涛带来的材料时,江竹意办公室的门开了,小孙抱着一摞江竹意签完字的文件走了出来。看到洪涛正和另一位顶头上司说话,她也没敢多嘴。
“哦,那你还是先去找江处吧,我还有个会。”李兵越看m.hetushu.com这份材料心里越惊,好大的手笔啊,如果这件事儿让江竹意搞成了,处长的位置她基本就已经坐稳了半个屁股。到时候自己恐怕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就是留在这里当个副手,另一条就是滚回装材处去接着捞钱混日子。
“大不大是他的事儿,我们不用操心。只要他心里着急、又拦不住你的前进脚步,他就只能在他负责的工作范围里想辙,也弄出点大成绩来抵消掉你的优势。心急则乱啊,咱们是按部就班的走,他是一眼盯着你跑着追,保不齐就有哪只脚没站稳,然后就摔个大跟头呢。万一地上再有块石头放得很是地方,咣,一头撞上了,说不定就挂了,你说是吧?”
可现在她们根本不认识自己是谁,自己就算找到她们了,她们也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已经结婚生子,有了她们自己的家庭。然后呢?自己突然出现在她们眼前,望着一位年近四十、儿子都已经上了高中的半老徐娘说自己是她们前世的老情人。
想查一个人的信息,必须要去相应的分局户籍科调阅档案,不管是电子档案还是纸质档案,都需要开具相关的公函。私人关系和官职也管用,但你不能每个分局都有户籍科的私人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