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88章 发财不忘回馈

小蜜蜂公司的软件研发进度很快,原本就不是啥高精端的玩意,无非就是从安全性能上再加强一些而已,顺便再给网监处搞一套远程监控软件,让他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实时监控到每个网吧的安全软件运行情况。
另外洪涛还要求采用专用服务器的方式和软件捆绑在一起使用,一方面是要赚钱,多少不说,先把自己的研发费用赚出来。
稍微麻烦一点的就是linux系统和视窗系统的交互问题,这套软件的服务器端要采用linux系统,这样才能保证安全性和稳定性,毕竟它是要连续运行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的。
但是和政府谈事儿,就别打算速战速决,一个事儿八个人都管又都不管,主任完了还有处长、处长完了还有局长,想把事情办下来,你就挨个公关吧,缺一尊佛没拜到事情也办不成。
好在小舅舅对这些事儿不太发愁,或者说他很喜欢干这个差事。不就是吃吃喝喝、唱歌洗澡互相忽悠嘛,来吧,他有的是时间、精力,这件事儿谈不成咱还能谈别的事儿。反正最终这点花销也得从你们丫挺的口袋里掏出来,决不能自己白请客,至于说是私款还是公款,管那么多呢。
因为有了洪涛的首肯,张媛媛和孙丽丽更是撒开花儿的干,短短三个多月时间里她们又弄出两家新店来,其中一家还开到了宣武区,这就说明她们在工商、文化、公安方面和*图*书的关系网已经延伸到了那边。
唯独小舅舅的房产收购项目进展不太顺利,奥士凯集团的房子倒是不少,可就是面积都太小了,价格也一点不便宜,而且很难谈下来,有点爱买不买的架势。
对于张媛媛和孙丽丽的设想,洪涛没有多干预,现在说太多没用,反倒会引起她们的疑心。这两位可不是齐睿,随便编个瞎话就能糊弄过去,她们都是人精啊,把话说太满反倒容易出纰漏。
现在的人可能还不清楚这个行业,洪涛却心知肚明,要是能把这座四层楼全买下来,过几年全改成针对大学生的钟点房或者长租房,小钱钱也是大大滴。
到那时,江竹意估计在网监处也就混不下去了,索性就别再仕途上瞎折腾了,出来和自己老老实实养个孩子过日子吧,卖网吧得来的钱足够买几套房产踏踏实实当寓公的了。
想来想去洪涛还是决定不想了,先顾着眼前的事儿,走一步看一步。如果不是必须有这场火相助,那就阻止它的发生,假如真是事儿赶事儿赶到哪儿了,自己也没辙,一闭眼该烧就烧吧。对于一个曾经在码头上烧死过上百人的暴君而言,死多少人对自己已经没区别了,目的达到了就成。
反正成不成就是这两年的事儿,等某某网吧的火苗一起来,就是网吧行业开始洗牌的开始。从理论上讲这场火应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到底该不该www.hetushu.com由自己出手把它熄灭,洪涛还真是想不出个结果来。
反正开店的钱基本不用她们掏腰包,全部是各店的流水在滚雪球,就这样还有结余。如果不是因为洪涛对房子的要求很高,不是随便找间房就可以开业,她们恨不得一个月就开一家、每隔三公里就开一家,让她们的网吧布满京城的大街小巷。
除了挣钱之外,洪涛觉得自己还得担负起一些社会责任。这座楼能给大学生们提供一个比较舒适经济的生活空间,别再大晚上的去公园小树林里闷得蜜去了,就算年轻体力好可以用站姿,那也得考虑考虑蚊子咬的问题啊。你说大白腿本来光滑可爱,结果上面全是被蚊子咬的包,不就糟蹋了嘛。
可惜的是很多人都已经没法去寻找了,假如金月不遭遇到卫建华那样的货色,自己也不会去骚扰她的生活,那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就算初衷是好的,不见得结果就好。
到底以后这些网吧该如何经营,还得看自己和江竹意的暗中布局结果咋样。如果顺利,网吧这个行业至少还有七八年的好日子过。万一不顺利,再干两年等风声一紧全部出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边没有合适的房源,他干脆把主意打到正在承包的畅春园饭店上了。这是一家集体企业,房产隶属海淀区政府下辖的街道办事处,一直都经营不善,政府也有甩包袱的意思,否则也不会和-图-书承包出去。
谁家敢拆机箱这套设备就不给保修了,而且还不给过年检,为了不刷身份证这点事儿,估计也没人会拿上万块钱和自己店的前途闹着玩。
这么做也牵扯不到带坏学生的问题,大学生,都是成年人了,如果连自己的生活、学习都打理不好,这个大学上不上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大学里不光是学知识的地方,更主要的是作为走上社会的预备班。多接触这些没坏处,社会上有的东西都该让他们尝试尝试,自己不是在耽误他们,而是在帮助他们,算善事。
按照张媛媛的设想,在2001年这一年里最少要开六家店,五家都归在孙丽丽名下,这样她们姐妹俩就平起平坐了,每人七家。而且这七家店还得遍布宣武和朝阳两个区,也就是说她们要把城六区都占满,不放过任何一个潜在的市场,必须要在政府插手网吧管理之前尽可能多的吃肉。
而且它的地理位置也还算不错,就在京城大学的西墙外,别看都出四环了,可这一片干旅馆业以后很有发展前途。客源就是那些大学生,后世不是有钟点房这么一说嘛,那玩意最好的选址就是大学周边。
在2000年剩下的二个多月时间里,日子过得还算比较平静,网吧的生意依旧是很红火。单纯的上机价格虽然已经跌破了十元,但电脑的使用率节节攀高,进入网吧消费的群体也日渐增多,各店的月收入并和*图*书没有大幅下降,但总收入就高多了。
不制止纵火的孩子,那就得眼看着一屋子人被活活烧死,为了自己的事业能顺利就这么残忍,好像也说不过去。毕竟这属于见死不救,和杀人也差不太多。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障软件的使用安全性和稳定性,要是允许网吧随便找台破机器当服务器,以后出了问题到底是软件的问题还是服务器配置不当就说不清了。
视窗系统不仅漏洞多,稳定性还差,没事就死机的话就太低端了。可是它的客户端却要装在网吧里的每台电脑上,这就必须采用视窗系统了,它们之间如何顺畅的沟通、兼容就需要林强他们不断调整了。
如果要是洪涛亲自去谈,估计差不多也就要了,再贵的价格过两年也是便宜。可小舅舅不干啊,他向来是占便宜的主儿,白白被别人坑是坚决不同意的。
而且这套软件并不是不能破解,一旦给了有心人这种机会,说不定就会经常出现各种意外。如何防止别人接触到这套软件的核心呢?单位里那套飞利浦编码压缩授权系统给了洪涛一个提示,把服务器直接做成一个U的工控机,去掉可以调试的外部接口,也不需要显示器、键盘、鼠标的连接。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这件事儿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同时也给洪涛提了一个醒儿,还得加倍注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不光是自己,江竹意也一样,碰上齐睿这么好糊弄的www.hetushu.com人是万幸,要是让小舅舅那种人知道了,他指定不会说什么,只会暗中观察自己、试探自己,直到找到答案才会和自己摊牌。一旦到了那种时候,编什么瞎话都晚了。
洪涛也不太不着急,这座四层楼能买下来当然也是好事儿,后世的升值空间极大。买不下来也没关系,慢慢找嘛,早晚有合适的,现在还不到拿着钱买不到房子的时候。
一旦真的收紧政策了,到时候再看情况而定,利润如果足够高就接着干,利润如果太低了或者竞争太激烈,那就把这些店转手给别人再赚一笔。
除了钟点房之外还可以弄一些经济实惠的长租房,专门提供给那些经济宽裕、不愿意住在学校宿舍里的大学生们。至于说他们是一个人住还是一对人住,就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儿了。
去制止吧,很可能会影响自己的布局。要是没这场火,天知道网吧管理办法会哪一年出台,同时自己的预知能力在这件事儿上也就基本作废了,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和江竹意策划了二年多的计划将无法正常进行,一切都是白准备。
“要是欧阳清在该多好啊,让他再在国外弄个啥太阳神教呗,做什么买卖也没这玩意来钱快,还省心!”一想起神鬼之类的事儿,洪涛自然而然想起了某辈子里的那个狱友。在古代玩这套东西不稀奇,稀奇的是他能在现代社会里也搞得风生水起,就是不知道自己没了之后,他们活得咋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