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90章 小平头有缝

下了班之后洪涛没直接去市局找小孙,而是先回单位找郭总借车去了。这位老总又换车了,他嫌自动挡的帕萨特太肉,又买了两辆宝马528i。帕萨特继续当公车,只要没有公事就和严总一人一辆宝马,还不要司机,自己开。
小平头就小平头吧,洪涛觉得多花钱确实不冤,大工拿着剪刀忙活了半个多小时,确实比后海边上免费剃头的大叔手艺好,连额头上那道疤都给好好修饰了一下,弄得就和分头的分缝一样,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小洪啊,我听说你未婚妻去美国留学了,要不等她回来也来咱们这儿吧?一旦有了名额,就把你们俩的关系一起转到部里去,努力两年,在旧宫买套部里的房子,这辈子不就拿下了嘛。别去什么外企,多挣几个钱还不够累的呢。”要不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呢,金月出国的事儿洪涛只让办公室赵经理帮着出过一份证明,现在基本全单位都知道了。
“那成,等我结婚的时候您二位肯定得上台讲两句,就当是我父辈了。”领导这么关怀,就算洪涛不喜欢那辆车绿油油的颜色也不能有半点犹豫,还得表示出感激万分、语无伦次的样子。
和*图*书齐睿的妈妈肯定不是普通人,这一点洪涛很确定,自己又有把柄抓在人家手里,不管是不是出于礼貌,都得显得格外尊重,先弄个态度端正,说不定就能化解很多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回到家之后洪涛也没闲着,在衣柜里这通翻腾啊,差不多全翻了一遍,这才找到去年与齐睿第一次吃饭时穿的那套西装和大衣。
“笑什么笑?没见过泡妞的啊!赶紧走,别在这儿给我丢人了!”让齐睿刺激刺激洪涛倒不在意,可是你不该当着这么多顾客说啊,此时他们看自己的眼神都特别怪异,分明是对一直癞蛤蟆的鄙视。
说起来也冤枉,这道疤真不是打架被人砍的,而是安装灯光设备的时候被一台没装好的射灯给砸的。可是和谁说谁都不信,怎么看怎么像刀砍的。现在好了,有了这位美发大工的灵感,以后就按照这个路子来。它不是刀疤,而是头发的分缝,谁说小平头就不能有分缝了?
“你还指望一个流氓能雅到哪儿去?我没上街买个大金链子挂脖子上就不错了,要求不能太高懂不?你换不换衣服?如果不换就赶紧着,今天周五,路上不好走。”
和图书“哎,也不能这么说,年轻人就该多去闯闯!不过严总的话你也得多走走心,我们都是过来人,不会害你的。”郭总有点不乐意了,洪涛是他的人,严总这么说是明着示好啊,太露骨了,他必须站出来表示表示立场。
等齐睿看到洪涛那辆宝马时,原本的想法就更坚定了,但却没有了刚才的高兴劲儿。有男人肯为自己打扮打扮她还能接受,怎么说也是好事儿,可要是这个男人太看重表面文章,还借车来充大头,她就觉得很低俗,俗不可耐。
其实他还真没说瞎话,到市局拉上那套茶具之后还是没回家,路上找了一家看上去挺高档的发廊,花了四十块钱好好把自己的小平头精修细剪成了……还是小平头!
“文化味道?我这里有一套竹雕的茶具,据说还是名家的作品,就是个头有点大,后备箱都放不下,还得塞后座里一部分。”从洪涛嘴里说出文化这个词儿真不太容易,江竹意都很意外,想了想,说出一件她觉得最合适的。
郭总别看没啥大本事,可是为人很爽快,对下属也不特别抠。反正买车钱也不是他自己掏,谁家要有个什么事儿,只要他不用车就随和-图-书便开,还回来的时候给洗干净就成。
盛唐古艺里没人,小蜜蜂公司里也只有姜恬一个人在,最终洪涛在网吧里找到了正和一群半大小子打CS的齐睿。看到洪涛这幅打扮,齐睿先是一愣,然后就开始按照她的思维模式想问题了。
“好你个保罗,肯定半夜也没闲着吧,你的香水为什么会在丽丽屋子里?就冲这瓶香水,一顿涮肉是没跑了,还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也不知道是心宽还是缺心眼,自己这一屁股屎都擦不干净了,他还惦记着坑别人呢,这真是职业病了。
“不是吧,你可真下本啊,连车都换了!这是你和谁借的,不怕给人家碰了?今天你的行为有点让我失望了,我本来以为你和别人不太一样呢,没想到也这么俗气。”
“嗨,我要是能做她的主,她不就出不去了嘛。夫纲不振啊……两位领导我要不先走一步,还得去洗个澡、理理发呢。”洪涛可没功夫和他们俩在这儿扯淡玩,找了个借口就溜了,把自己的车往车场里一塞,开上这辆崭新的宝马一溜烟跑了。
“暂时还不知道,回来之后我再和你说。成了不多说了,我这边说话不方便。”洪涛和*图*书不是不想和江竹意说,而是站上的电话都是由总机转接的,还是人工总机。接线员是不是会监听就不清楚了,反正太敏感的事儿最好别在这里说。
洪涛这通折腾不是打算真的去见丈母娘,要是和别人交往他就没这么多毛病,换在记忆回归之前也不会这么折腾。可是现在他明白了,很多人还就认这一套,第一面给人的感觉很重要,和有地位的人见面,太随便往往会被人家觉得你不够尊重。
“我下午要去文委开会,要不我让小孙帮你收着,你来了找她要。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女人恐怕都有这个本事,隔着电话光凭一点点语气的变化就能感觉对方情绪上的不同,越熟悉的越敏感。
“带丈母娘出去吃饭!这可是大事儿,你也别开帕萨特了,开我的宝马走。正好我和严总要去西安出差,这俩车你自己挑。要我说就开我这辆绿的,显得年轻有朝气,严总那辆白的太素了。”
齐睿想什么洪涛很清楚,她这样的人几乎就是透明的,或者叫没有城府,喜欢、厌恶都挂在脸上,藏不住。可她越看不上自己自己就越舒服,免得以后再拉自己去见你七姑八大姨。
洪涛干脆拉着齐睿的胳膊hetushu•com往外拽吧,再待下去指不定又得说出什么来呢,传到张媛媛耳朵里还得解释。这里的收银员、服务员都是孙丽丽培训出来的,想一想也知道她们会和谁穿一条连裆裤。
“那就它了,我下班过去拿。”既然江竹意说够文化那洪涛觉得就应该够了,这个女人别看现在身上行伍气息很重,可她骨子里也是个文青。当年在欧洲可没少拜老师,从绘画到音乐都学的不错,还精通服装和服饰设计,天赋和眼光都够,至少比自己高好多层。
洗了个澡赶紧装扮起来,刚要出门,想了想不对,又跑到张媛媛的院子里,进了张媛媛的屋子,在化妆台上接着翻香水。闻一个一个不对,都是女士的,最后也没放过孙丽丽的屋子。还别说,真找到一瓶男士香水,喷上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出门了。
用大工的话讲,您这头型已经没有重新站队的机会了,除非坚持半个多月别动,然后才有改型的基础。
“呦!你今天是怎么了,用得着穿这么正式嘛!哦……我明白了,你该不是误会我妈找你是为了咱俩的事儿吧?哈哈哈哈……你可真逗,咱俩哪儿有什么事儿啊,我还没答应和你交往呢,你就先自我感觉良好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