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93章 洪大师!

“……唉……本来这种事是不该让齐睿知道的,谁知道那天我为什么会突然说梦话,从小到大我都是不说梦话的。”于是洪涛努力想了想欧阳清说话时状态,然后定了定神,先是长叹一声,既没对自己的超能力表示承认,也没说不承认。
这在当时是世界上的一个大话题,自己也就这个问题和很多人争论过,所以记忆才格外深刻,估计梦里也没少说,反正回忆录里关于这段的内容就有好几百字,连重新计票的棕榈滩县都记得起来。
“这孩子还真是和您有缘……”事实证明,既然很多人都在用,那就说明这个办法管用。洪涛这句废话听到齐睿妈妈耳朵里肯定就不是废话,应该有很多层意思。具体是什么意思洪涛也猜不出来,反正她是信了,真信了,语气和表情都说明她深信不疑,对自己的称呼已经从晚辈的你变成了大师的您。
按说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社会经验很丰富、见过大场面的人不应该被这种过于唯心的东西忽悠住。可事实恰恰相反,越是这种人就越容易信这些东西。
可她妈妈是个外交官,还是高层次的那种,思维不是一般的缜密,和她编瞎话难度太高了,让她相信基本没希望。如果她是能轻信别人说话的人,也就不用做外交官的职业了。
“直到那时我才想起那位神奇的大师,可惜就在睿睿病情有好转的时候他就过世了。我不知道这与睿睿的病有没有什么关系,和_图_书但我一直都从心底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的预测给了我一丝丝希望,说不定就要对睿睿放弃治疗了。”
这么详细的描述你再说是瞎蒙的,这就不是编瞎话了,而是在赤裸裸的把别人当傻子,解释就是掩饰这个词儿用在这里再贴切不过了。
反正不管叫啥吧,雍和宫的喇嘛自己见多了,广化寺的和尚也没少近距离接触,他们和信徒说话时也是这个揍性。你问啥他们就不说啥,绝对不会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而是给你一句似是而非的废话。
不过自己并没怎么帮齐睿啊,如果光是房租这点事儿也不至于专程请自己一次。难道说她还真想让自己当女婿?不管是不是吧,赶紧把口子封死,这件事儿就别继续谈了,谈深了太伤情份。
但凡这句话以后真沾边了,他们就说这是佛的旨意,需要感悟,不能太明确。不沾边也没关系,他们会说是你的佛性还不到,和佛没缘。
“当时我们都不太信,睿睿她爸还埋怨我是病急乱投医。结果齐睿的病过了半年多居然就开始好转,上小学之前所有症状都消失了。我特意带她去美国和欧洲的医院检查过,医生说一点都看不出来有后遗症,她就是个百分百的健康孩子!”
齐睿母亲在说这番话之前,还特意上下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又从单人沙发上挪到了洪涛身边,两个人几乎达到了耳语距离。
“在国外的时和-图-书候我也听说过有这样的人,能用很匪夷所思的办法看到人的前世与来生,还能预测世界的发展。您能告诉齐睿这些事情,说明她和您有缘,也是我们齐家和您有缘。这次我不能再犯上一次同样的错误,睿睿她爸也是这个意思!”
而且这个瞎话还特别难编,因为这一届美国大选很特殊。小布什在事先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情况下,最终击败了强劲的对手副总统戈尔,只比法律要求的票数多出一票。选举的前前后后更是风云跌宕,甚至还有几个县不得不最终手工重新计票。
听了洪涛的解释,齐睿妈妈终于头一次露齿笑了起来,还端起酒杯冲洪涛举了举,自己先喝了一口,这才继续说了下去。
“……还有事儿?”现在洪涛是真糊涂了,这是要干嘛啊?我都说不纠缠你女儿了,还死揪着不放!特意从国外跑回来感谢我,难不成非得逼婚?这尼玛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吧,真承受不了。现在洪涛最想去照照镜子,难道说记忆回来了,相貌也变了?变成了人家人爱、车见车载?
“你未婚妻的事情我也听睿睿说了,这都是她和凡凡瞒着我们做的。凡凡家就住四号楼,她们俩经常会做出一些让我们头疼的事情。刚才你说凡凡的哥哥,是叫欧阳天钺吧?他是凡凡的堂哥,很懂事的孩子,比你们大不少,他不会为难你的。和你未婚妻一起上学的那个女孩子也不是睿睿的表妹,她家以前住www•hetushu•com这个院子里,三个孩子从小就一起玩。”
“……您太客气了,这点小事儿不值一提。另外我已经有了未婚妻,目前正在美国上学,这件事儿我还得感谢您和齐睿的大力协助。”对于齐睿妈妈的大度洪涛倒是能理解,她肯定也在国外没少生活,很多方面会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比如在对待女儿交男朋友的问题上,她本身就和国内很多父母的思维不同。
就在洪涛心里哇凉哇凉、算计着自己是该上吊还是投河的时候,齐睿妈妈又开口说话了。如果说齐睿妈妈前面那番话是晴天霹雳,现在这番话就是天籁之音,听得洪涛立马就放弃了自裁的想法,打算继续活下去了。
“你可能也知道了,我和睿睿的爸爸都在外交部工作,我们的工作又比较特殊,与这件事儿牵扯很大。当时看起来你的选择成功面并不太大,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睿睿爸爸就多做了一种应对方案。结局我不说您也该清楚了,美国大选的结果和您预测的一样。”
靠谱!她的眼神里闪动着一种盲目的崇拜,这种眼神自己记忆里有印象,欧阳清当年忽悠的信徒就是这样的,自己在北美洲搞的太阳神教教众也是这样。到底是不是光看还不成,还得试试。
合算她并没往那方面怀疑自己,而是把自己当成所谓的通灵大师了!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洪涛特意转头仔细看了看齐睿妈妈的表情。
“齐阿姨,恕我不能在这方面和和*图*书您多说,我师父告诉我这是天条,不是闲聊的谈资,说多了对我自己和听的人都没好处。从十多岁时听到这些声音起,十多年来我连父母都不敢告诉,就是为了不给自己和别人添麻烦。”
“咔嚓!”轻微的香水味道很好闻,和齐睿一脉相承的沙哑嗓音由于年龄关系更富磁性,慌忙中坐姿也没调整好,多半条大腿也露了出来。可这一切洪涛都熟视无睹了,这番窃窃私语如同一声炸雷响在了耳边,把他的脑子差点没震成浆糊。
“是这样,睿睿和我提过你的一些事儿,比如说美国大选的结果。当时我并没真的相信,但是睿睿从小就不是糊涂孩子,也从来不说谎,她这么坚定的相信一个人,我从来也没见过,就把这件事儿告诉了睿睿的爸爸。”
“我今天特意请洪先生来家里吃饭,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儿,本来睿睿他爸爸也要亲自回来表示感谢的,只是部里临时有其它安排才不得不让我一个人回来了。考虑到这件事儿影响比较大,我就没敢贸然登门拜访,这才让睿睿把你请到家里来,这里相对来说比较适合聊天。”洪涛的话齐睿妈妈显然也听明白了,她这次有了点反应,表情更严肃了,声音还压低了几分。
“洪先生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在指责你什么,相反,我觉得你在这件事儿上很有男子汉气概。睿睿已经是成年人了,她的选择我们做父母的只有建议权没有干涉权。而且我今天请洪先生来并不是兴www.hetushu.com师问罪的,一方面是感谢你对她的帮助,另一方面也要感谢你对我们家的帮助。”
书上管这叫故弄玄虚、欧阳清说这叫若有若无,小舅舅管这种话叫神神叨叨,洪涛认为这就是装孙子,上去一顿爆揍就全老实了……
完蛋,最怕的事情发生了,齐睿居然把自己的梦也和她妈妈说了。如果她妈妈是个普通家庭妇女也就罢了,哪怕是个普通小干部也能忽悠忽悠就糊弄过去。
得,咱也当一次神棍吧,洪涛对这个玩意可以说深恶痛绝,可是几乎每辈子都会去做,不管是不是主动的。没辙啊,就这招管用,人性最大的弱点,不用白不用。
“您不要怪齐睿,当年她刚出生的时候得了很严重的肺部和气管疾病,在国内和香港的医院里都看过,结果全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当时我和她爸爸差不多已经绝望了,只能看着孩子每天靠呼吸机度日。后来我在香港一个朋友给我们介绍了一位当地很有名的通灵大师,他来家里给齐睿施了两次法,说可以看到她以后健康结婚、生儿育女的情景。”
洪涛分析了好几辈子也没琢磨透这里面的原理,只是觉得可能是这些人干的、见过的亏心事太多了,光靠自己心理调节已经不足以让他们的心态平衡,所以才乐意在这些神神鬼鬼的问题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他们也损失的起,付出点财物上的代价对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能获得心理按摩就不亏,就当是一种健身投资了。